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我写的那个故事不是好故事 让你不喜欢 很抱歉。
但是这首歌是好歌 请听吧。

Last Night,Good Night

*零凛向 角色死亡有

朔间凛月死去的时候,正直盛夏。
玻璃被摔碎,被践踏,曾经被疯狂追捧的歌声,面容,全都因为纯白色的光芒而暗淡无比。
所谓的青春,正是潇洒地恣意而活。汗水和狂热便是最好的代言词。生活在夜半时刻的魔物因为寂寞而亲吻了人类,深爱之后又因为那份光芒而失去了所有力量。
所以当他死去的时候,没有遗言。绝迹的风吹过墓园的铃铛,没有唤起哪个人一丝的怀念。

「朔间零正沉湎于此」
「朔间零正沉眠于此」

————————
“你看,把星星全都涂黑的话,这块板子还像黑夜吗?”
“不…它看起来就单纯是一块黑色的板子。”
————————

拢着黑色斗篷侍从样的男人在唇边竖着食指,他笑了笑,从口袋里不断抽出彩色...

看到维希太太写凛月相关的同人就超级开心(抹起眼泪)

别说了 九度是周六上了一天理科后突然打鸡血的深夜产物 若不嫌弃就太好了(逃走)

零凛 偏纬度九分

“偏执可曾让你窃喜?”
“不置可否。”
BGM:Your Eyes

算是【零凛】永别 1?【零凛】永别 2 的补充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学校的天文台。这天文台隐蔽在教学楼顶的一角,地图上无处搜寻,梦之咲的学生也从来没有踏足过除了天台以外的高处——就连胆小的忍者也未曾注意过这点。
告白之日已停留在深秋,现在的他或许正在北边的公车站处流亡。海风吹拂而过,没有味道的冰凉触感像极了喜爱之人曾经因为阴阳相隔而冻在眼眶的泪。

做的梦杂乱而绵长,有樱花凋落在木质秋千,在那个梦里,死去的人是自己。
窃喜…?
因为背负一切的不是我,多余的情感多余的愤怒都是仍在呼吸的人的特权。
他抚摸...

哇有这么多人喜欢他真是太好了!!!

凛月生日快乐…真是抱歉提前发了因为实在是太懒了…哦NO
一周上六天真的伤不起 原本月初的时候开了个レオ凛的头 然后觉得这种主题实在太惨了拿出来作为生贺肯定会被骂所以就搁浅啦
但是 我最近又想好了一个レオ凛的主题,大概会用这个来当生贺 太棒了!
但是我还没写 因为实在是太忙啦!!于是生贺就跳票啦!!但是我爱凛月的心是不会跳票的!!!生日快乐凛月!!!!

哑女人就坐在那边淡紫色的台子上。她上身穿的是清荷色的针织开衫,而浅褐色长裙正随风轻盈地飘着。亚麻色的长发在纯白的头巾里挽成一朵花。因为我是远远的看着她,所以也不太清楚那女人有没有化妆,不过从她手边放着的那一小束玫瑰看来,大概是在等着谁吧。
今日走过这条街道的情侣多得非比寻常,不论是年迈的老人还是情窦初开的少年少女,他们尽数充盈着笑意——这种表情在这个优胜劣汰的城市里着实的少见。若在平常,差不多楼底下的面包房里的小姑娘喂三次鸽子后才会出现这么个人。
想得远了。
我再次将视线移回哑女人身上,她仍然坐在高台上一动不动。我咬了一口小妹给我的草莓面包,随手在草稿本上画下了哑女人坐在那里的场景。
夏天快要过去了,...

为什么我立体几何那么差啊
开学啦 大概还是会失踪吧 十一再见(挥手

没有事情的话能不能稍稍评论一下呢【比心比心ww

JuanMao:

啊我也想……基本没在lof这边互动过,就想知道光靠画能给人什么样的印象呢🤣

旳---:

好奇。明早删

STARJELLY:

想 想知道()

你饿不饿:

我..我也来(。

木木木木:

画手同理?!明早起来删。期待大家对我的印象【安详

红烧兔、:

其实我对这个问题并不好奇,只是它一直挂在我的首页里,就很让人想凑凑热闹【……】

歪??有人理我吗??


不是更新,会删_(:з」∠)_


变态十:

那<>……那个……有没有人呀……没有人我等会再问><…(别吧)

yoyou:

那个……有没有……咳咳……(没有的不存在的)

一只君瑾:

我也要玩儿!有人给我评论吗(可怜兮兮)

姌子:

那个……拜托,有人理理我吗🙏🙏🙏🙏🙏🙏🙏

清晗:

那个……有没有……

檎遥:

再转一次。

〇〇亨利贞:

有没有小天使愿意评论一下,比较好奇自己写出的感觉和给别人带来的感觉是否一致。

檎遥:

请……请告诉我!

蛋人美:

好,好的,我也想玩一ha!

笙歌慢:

非常好奇!

真的没人来告诉我从我写的文里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有人玩吗!

没人……没人我过会删!

去年 我写了零凛的犯罪pa 刚刚终于想改改然后继续写 但是改好后马上就被lof封了(挥手)
不用等了(也没有人等好吧) 这个孩子彻底不会回来了(挥手)

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小轰×常暗这对cp 也根本不存在小轰×班长×出久这个官方组合的粮 我甚至连小轰×小胜的粮都没得吃(仰过去)小轰好温柔啊…想看他无cp的粮啊…

明明都在吸小英雄 茕茕还在产粮(看了看还没写的第二章哭出声)

抱茕 再抱一次 抱第三次(被打)他们真好wwwwwww

谢谢茕茕!【语无伦次手舞足蹈

北谷逆岚:

为 @Sti- 的医生pa【?】凛泉打call

凛泉 CITRUS 一

医生paro
BGM:『You Are My Angel』

Ⅰ.墨菲定律
“濑名医生,这边!”一名小护士匆匆让开过道,“病人就在那边,这几天一直挂着呼吸机,但是今天瞳孔已经涣散了,怀疑是脑梗发作,现在正排着CT呢,一会就送过去。”
“嗯。”泉绕过靠在墙边的家属,他拿着沾过盐水的棉签,翻开水肿得不成样子的病人的眼皮。瞳孔的确放大了,泉拿着棉签小心地触碰着病人的角膜,但是他并没有发现角膜有收缩的迹象。
不行了吗...
他把棉签扔进垃圾桶,拿出手电去刺激病人的眼睛。涣散的瞳孔慢慢的缩小了一下,他以为自己看走眼了,便又开始测验。在确认不是错觉后,他立起身对护士说:“病人全身有水肿情况,现在又处于高温,...

我曾经一度迷恋过少年郎太太,她当年跳坑的时候我特别悲伤。后来她回来了,带着她一发就是10篇左右的更新回来了,不禁让人流下热泪。她出的第一本同人志我买回来了,请她在扉页写了鼓励的话,当时我还在想这位太太字迹有些潦草。

后来,直到今天,我才发现。
她,要小升初了。(没有看不起小学生的意思,只是觉得,震惊)

肆零:诶。
(抱膝盖思考人生中)

爆肝成功(咦我每次都好像都是爆肝?)这次有好好写,喜欢这对的大家有时间时请看一看(鞠躬
纺哥生快!!!

不夜庭街区

英纺向 转校生出没 纺哥生日快乐!! (可能有些ooc
BGM:《花火》—DECO*27

——はい!来看看今天的运势吧!
深蓝色头发的少年念念有词,他翻开一张纸牌,“喔!今天意外地会有好运气?”
——要赶紧标记在日历上啊!
他拿起马克笔,在八月七号那里圈上圈。
——诶?
是我的生日?

————————————————
走在街边的青叶纺,是今天的主角。马路上疾驰而过的汽车,洒在树叶底下的阳光,就连身边挤过的行人都与往常无异。他提着书包向学校走去,脸上的表情仍是那招牌的温和微笑。
“早上好,纺。”
走到教室里,他听见天祥院在和他打招呼。英智君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吧,他这样想着。
“早上好啊,英智君。”

今天的幸...

うそつき,さよなら。

仿佛就我一个人喜欢面露凶光的不优雅不矜持不胸有成竹的不骄傲的凛月。 我想看到他大哭或愤怒,拿着机关枪也好拿着我送给他的狙也好,我想看到他强烈的情感。
日日日的三次追忆 提线人偶中的宗 仁兔 みか 三人魔法使中的 英智 纺 这次追忆的零  都是极其具有感情的人物 正是被赋予了这些情感才使得人物的魅力大大增加

我欣赏你 你是我最美的人偶 我想一直保护你即便那对你对我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禁锢一种枷锁 但是 我最喜欢你 这是我最不同于人偶的地方 我拥有感情。你走了 被赋予了新的生命 而我则一无所有。但是那只乌鸦,吵闹不止的乌鸦还不愿意离开。好吵啊,玛朵莫塞尔,是吧。
所以我喜欢宗みか,也喜欢和み...

零凛剧情捏他 ooc 我流凛月 被剧情吓怕的我写出来的什么鬼玩意儿

“你为什么不回来?”
他抱着头,将自己塞进狭窄的衣柜。电池被甩出去老远的手机正躺在他的床上,黑暗的屏幕已经碎成了好几块。

“你为什么不能回来?”
他哭得没有一点声音,紧紧掐住脖子的手剧烈地颤抖。赤色的双眼瞪得很大,他仿佛是想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看清现实接受这一切。

在狂风暴雨击碎了所有山岩的悬崖,他站在中心,四顾茫然。双腿突然失去了力气,他脸着地地摔倒,血疯狂地涌出来。

他突然觉得自己被什么扶了起来。
那是一具骷髅,悲伤地,流着泥浆般眼泪的,支离破碎的骷髅。
他甩开骷髅支撑起他身体的手掌,狠狠地冲他头上打了一拳。霎时骷髅灰飞烟灭,只剩下暴戾乖厌的他站在悬崖边。

风停了,雨停了。
他看着身前的万丈深渊...

OATH

“我不认可任何因你而起的传说。”
零凛向 杀手paro 参加了120分! 关键词→西瓜
BGM:『Dount Hole』

“所以,你到底有没有接那个单子啊。”衣更看着眼前吃着红豆拌饭的黑发男人,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桌子。
“还是你终于动了情,没有收钱就帮他把那个家伙做掉了?”

海鸥在港口周围盘旋,地上成堆腐烂的小鱼层层叠叠,黑色的污泥把原本坑坑洼洼的石头填成一个光面。
坐在餐厅里的两位少年正在吃饭,他们表面上是在聊最近的新鲜事,实则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传递信息和资料的。

店里的生意冷冷清清,真绪偷笑着敲桌子,“是不是啊?”
凛月把银制勺子放在一边,摘下手套,也开始敲桌子。

“谁会免费帮他啊,那个...

你看这只茕茕是神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认识你真好呜哇茕茕是我在同人圈里最亲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画了麻雀这个孩子真是想不到 幸福愉悦爆炸想不出什么形容词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说了!!!!!!!!!!走我们去吃紫薯【喂这个梗已经用烂了欸

表白茕茕(递花

北谷逆岚:


给 @Sti- 的生贺w!算是给《麻雀》这篇的配图吧虽然不知道画的感觉是不是像你想的一样!【顺便给大家安利这篇真的好看ww】

偷偷告诉你哦其实我们认识之前就很喜欢你的文了当时就视奸过你lof主页然后给很多篇都点了红心蓝手来着 麻雀应该也是我们认识之前你写的吧w我印象一直超深刻的时...

三人魔法使 不说了 回坑了 写英纺

『零凛』绝不忘记约定的人

一周年纪念  魔法师零×牧羊人凛月 ooc
BGM:『砂の惑星』
『YUBIKIRI–GENMAN』

——————
“在异邦的街道与你擦肩而过,你陌生的脸庞让人觉得害怕。”
“我握着原本想送给你的花束,默默咬紧嘴唇。你正和身边的那人聊着什么,丝毫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

牧羊人少年坐在山谷边生闷气,他瞪着红红的眼,拽着身边的草。
他好讨厌,我再也不写信给他了。
白色的羊在草地上凑成一团一团的云,它们或讨论今天的天气,或低头闷闷吃草。一只小羊朝凛月跑过来,它扑进凛月怀里,撞了个满怀。
“啊…乖乖吃草,吃得胖我才会开心。”
少年将羊放在地上,继续生他哥哥的气。
小羊叫得奶声奶气,咩咩叫动了凛...

新的一岁,继续努力。

明天就过生日啦 然后22号的时候投发零凛纪念一下一周年!半面刘海撩上去的凛月一定很帅对吧hshshs

一周年啦估计要发一大串感谢辞www谢谢大家啦!!

失忆的金鱼

※雷卡向 私设有 ooc 短打 同设定:《不久以前》《敬启 我的分身》
※有梗取自Undertale
BGM:《PULSES》
↑配合BGM食用更佳w

Ⅰ.卡米尔想回到过去,回到他和雷狮还在雷王星修炼的时候。

“卡米尔,你看这个是什么。”雷狮摊开手,向卡米尔展示他刚刚发现的小玩意。

是两只摇头摆尾的蚯蚓。

“额啊…是虫子。”卡米尔皱着眉头移开视线,“哥哥又在捉弄我了。”他拍掉一块岩石上的青苔,坐了上去,“是带回去给金鱼的吗…两条不够啊,哥哥,还得再来几条。话说哥哥,咱们没有带收集虫子的器皿,那这些要怎么弄回去,手捧着吗?”
雷狮挠了挠头发,他将自己的透明水壶扔给卡米尔,指挥他将自己的水倒进卡米...

不久以前

※雷卡向 过去捏造有 角色死亡有 ooc?
BGM:《Alone On The Way》请一定搭配这首纯音观看 谢谢

Ⅰ.你听说了没,在不久以前,放弃王位继承权的雷三皇子在凹凸大赛里陨落了…真是可惜啊,明明他是兄弟姐妹中最有狠劲的那个,如果真是想要,王位估计就是他的了…结果做什么不好,非扔了身世去当什么宇宙海盗,还参加了那个凹凸大赛…你看看,现在变成这幅模样,唉,说什么好啊。

身处星球背面的人们指指点点,他们终年都唠叨不止。

“多可惜啊,那么身世显赫的皇子,最终只落得个草草收场的结局。”

雷狮死在凹凸大赛这件事情火速被传回了雷王星,皇族们都对此事嗤之以鼻,“切,叫那小子不知好歹,现在在外...

成年快乐啊 杰希先生☆
我独一无二的魔术师啊 愿星辰为你加冕 你前进的方向便是我等追逐的远方
即便一路荆棘密布 也阻挡不了你即将闪烁的光芒——为了冠军。

是明亮的星星 是最显眼的花 是最纯净的露水 是坚毅的淡漠
是责任 是背负的职业 是对荣耀的热爱

即是你的荣耀。

水花 玻璃草 火纹

BGM:『罪の名前』

推着杂货小车的吉普赛巫女正唱着刚刚从本地孩童那里学会的歌谣,她不慌不忙地穿行在人群中,鹅黄色瞳孔中闪烁着愉悦的火花。

『我…想要那个…』
一个女孩拉了拉她挂在车上的黄金铃铛,巫女顺着女孩指的地方看去。
那是一板波板糖。
巫女笑着将彩虹色的糖果够下来,“这个啊,要用十朵蓝色的蜡花作为交换哦。”
穿着破旧衣服的女孩眼睛亮了起来,“真的可以吗?不用金币就可以交换?”
她迫不及待地闭上双眼,轻吟着古老精灵留下的咒语。原本漂浮在她周身的透明水滴开始凝结交汇成纯白色的絮状结晶,它们渐渐汇聚在女孩指尖,在女孩精巧地指挥下有序地融合,最后变幻成了一把小小的花。
这一切都被异邦的巫女看在眼里,她温...

欸分身承蒙关照啦!我更新 超慢的´_>`

1 2 3 4 ————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