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_ ( ˙ᴗ. )

您的好友很困 她可能已经猝
18年想出份无料给栗(小声)

Rain after Summer真好听 快去听 听完以后就有那种看过我那篇文结局以后的万物重归宁静感觉了!有什么比这种感觉更好的体验呢!!快去吧!!!因为我可能写不到结局就开新坑了(什么??不!!)

要不要我把大纲打出来让大家自己脑补一下23333

如果要写的话 ras差不多五章完结 每章3k左右 我下周期中考 考完放五一 五一结束就跟学校一路向南去湖南兜五天风 ´_>` 如果不是累得不能自已我会好好填坑的 ´_>`  如果不填这个也会填卡农的坑(对的Canon!)    没想到吧! (已经改了三版了但…orz)   这两个肯定要填一个因为我好不容易搞了个捏他怎么能不用呢嘿嘿嘿(?)

把这个坑搞定了就想开和茕讨论过剧情的弹丸pa…但是咱坑已经有个出本的弹丸pa了我再写有点容易被婊´_>` 咋办呢 我想写一个零凛薰奏敬英涉的,主视角创的弹丸pa…orz 希望外面的大家可以接受撞梗…吧?´_>` 如果被骂我 我就删掉或者不打tag了。

没什么要说的啦!最后请允许我私心安利一下ナブナ和吴青峰,我太爱他们了
ナブナ是VOCALOID的p主 吴青峰是苏打绿的主唱 他们都会写词作编曲 而且 才华横溢 真的
安利ナブナ的白雪 落花 透明哀歌 安利苏打绿的蝉想(音乐电影那版有管弦乐新编曲 好听) 是我的海 他举起右手点名 等等等等

好啦!就是这样!!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晚安祝好梦。

『呐 成为我这种人的同学 还真是不幸呐 日向君』
他的裤子被小刀划成一道一道,艳丽的液体沾湿卷曲的布条,像是最美的花翘了起来。双手都插着匕首,腹部被锋利的长枪穿透,这幅场景对任何人来说都惨不忍睹。

『真是充满了希望啊,大家。』

在意识模糊的最后时刻,他如愿以偿听见了消防瓶摔裂的声音,紫色的刺激性烟雾立即侵蚀了他的气管与食道。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全部都是谎言』

手上被锋利穿过的疼痛已然被毒素麻痹钝化了,腹部的空洞也渐渐被某种莫名的感情填满了。

希望,他的脑海里只剩下意义被扭曲的概念。

希望。

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在意,他的眼睛正死死盯着方才垂着绳子的房梁。

希望。

他连拥有放声大笑的欲望的权利都丧失了。
他的身体渐渐疲软下来,仅存的些许温存也弥散在了废弃仓库的每处角落。


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
这便是最绝望的。


你向着名为希望的绝望展露笑颜。




『呐』
『能成为这样耀眼的超高校级们的同学』
『我还真是幸运呢』

白色的花就此凋零。

啊手滑把全职打成弹丸了 姥爷们自行过滤 理会(精方)

好想和喜欢了很久的同城的太太面基啊(大哭 (还在大哭)没勇气我还是选择淘宝买新书然后请太太在扉页签名(大哭)

(哭着正经)
啊最近突然多了几fo 为了让大家都开开心心不ky不吵架 写一写我喜欢的cp方便各位选择性unfo+避雷哦w

目前我会好好的待在ES不会飞速跳坑 然后填坑是选择性的…你懂的…就…就随缘嘛(躲) 推的cp是ALL栗ALL(除毛栗毛!请注意!我不吃毛栗毛!)薰奏薰无差 兔みか兔 VK亲人向 敬英 涉北 其他没提到的基本就不吃 然后雷毛栗毛 狮心 泉真w
我这个人还特别的那啥 不写ABO不写3p经常发刀发便当 而且
不喜欢填坑( 请谨慎fo我(

说完啦!!然后我是理性栗推(除了骨科官糖和栗出新五星卡时)欢迎来找我玩啊(挥手)

关于弹丸和全职 ´_>`我有灵感的写 没灵感就…请理性考虑然后选择是否继续fo我w 弹丸我只会写最原×小吉 弹丸呸是全职 就老王相关ww同样欢迎同好来找我哦ww

关于中V
言和赛高!!!!!!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天使!!!!!!!!!!!!!!我爱她一辈子!!!!!!!!!!!!!!!!!!!!!!!!!!!!!!!!!!!!!!!!!!!!

没啦!!!!!!言推我们来交朋友啊!!!!!!!!(疯狂)

出现了!文力消失之术!我又中招了!!没有文力了!!请给我灵感!我想写…铃屋什造!!没了!!

能不能不要再提过去的事了啊,我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难道你希望我们和平地坐下来,一起看你以前表演的录像吗。这我倒是乐意奉陪,毕竟看着那时候的兄长瞎折腾是一件让我感觉发自内心愉悦的一件事情呢。

我搞不清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不能随时随地地依靠哥哥了。从被身边的人讲“啊,你哥哥真厉害啊…”“零越来越厉害了…”“凛月,你哥哥最近怎么样了啊…”开始,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虽然我对除了睡觉以外的事情都不感兴趣,到还是感到了厌烦。哥哥像傻子一样疯狂地沉浸在了成为偶像的喜悦,原本默默跟在他身边的我也越发的不起眼。

哥哥?

凛月,哥哥最近挺忙的。怎么了?

哥哥。

看着他整天整夜地到处跑,我也没觉得什么寂寞。隔壁家的真绪整天都在照顾我,我也不会有什么害怕的感觉。


爱や厌?

已经无法回答。

爱や厌?

把情感掩盖掉吧。

爱や厌?

用我们这颗仿佛停止跳动的心去回答。

爱や厌?

让我们如履薄冰的感情开花吧。

我们来聊天好不好

现在正蹲在ut坑 沉迷(真·)骨科

啊这期活动爆炸

栗就是被称作“那个上天的零的不成用弟弟”“朔间前辈的弟弟”“零哥哥的弟弟啊”“友人的弟弟”之类的才会有逆反心理啊…他不想活在零的影子底下吧…

听说レオ以前跟英智曾经联手过…但是仔细想了想レオ怼宗就完全不可能啊??可能是レオ带着KN去清洗弱势力的组合了吧…也许?

上期(?)活动捏他

“这个学园需要新风,我们都是改革者啊,凛月君。”
金发病弱的皇帝这么对他说着。

他没有迷惑,顺着人群将尖锐的木刺捅进他的心脏。
他是王的骑士,是最锋利的剑,他没有反抗的意识,只是听从着命令,任凭周身的空气凝固成霜。
拔出,再机械地插入淋漓鲜血。

没有机会说再见了。

最近为了证明自己所以在有好好努力学习  更新差不多要耽误一段时间啦 大家也要加油哦w(鞠躬鞠躬)

Rain after Summer 一

零凛向 都市paro ooc 年龄操作有 试水(
BGM『Rain after Summer』


朔间零举着雨伞向自己的公寓楼走去。
雨下得不大,但是些许被风吹散的雨滴仍打湿了他的衬衫。提前挽起来的裤腿摇摇欲坠,他默默祈祷着它可以坚强地撑到他走进干燥的台阶上。

神啊,这场雨要下到什么时候啊。

他摸出包里的手机,按亮屏幕后将手机贴近到眼前,费劲地点开音乐软件。现在耳机里播放的这首摇滚想必是他的新同事大神晃牙不知什么时候趁他不注意下到他手机里的,其实零现在更喜欢舒缓一点的音乐。
他有些茫然,毕竟以前他并不需要自己手动选择歌曲,也不会在下雨天撑着一把小雨伞一个人走回家。
零看着音乐软件花花绿绿的界面,叹了口气后便随便点开了某一个歌单,扫了两眼后从中点开了一首歌。耳机里传来的雨声和钢琴很配,这使他不禁感叹起自己随便点的一首歌都比晃牙介绍的更易让他接受。
零迈着步子平稳前进,公寓已经近在咫尺了。当他踏上坚实的水泥地时,暗自松了一口气。裤腿没掉下来,可以少洗一次衣服了,这就又是一笔水费,每天都这样的话一个月可以省下好多钱。省下来的钱可以用来看看电影,喝喝茶之类的。最近想买一台笔记本来着,这样就可以在家办公了,还可以做做兼职之类的,不错不错啊。
当他从背包里取出门禁卡,才发现大门边上靠着一个黑色的…
是什么啊?他眯起眼睛想要看的清晰一点。最近找个时间配一副眼镜好了,他这么想着。就这样盯着黑色的东西看了好久,他突然听见那个东西发出了声音。
“好饿…”
“哦呀哦呀?”

雨伞被放在一边,牛仔裤顽强的裤腿终究是服输地掉了下来,朔间零弯腰撩开男孩用来遮盖身体的黑色毯子,两双赤眸就这样对视在一起。耳机里的音乐正好播放至高潮,雨滴声苟延残喘着,似昭告着什么的结束。


零用钥匙打开公寓门,他将鞋子随便甩在门口,换上拖鞋后将雨伞撑开晾在阳台上。房间里杂乱无比,要洗的衬衫外套堆放在一起,书本和杂志散落在客厅的每一个角落。
将背包扔在沙发上后,他转头看向站在门外的男孩,“啊…吾辈家里很乱…先进来吧,着凉就不好了。去洗个澡,在你的衣服晾干之前就穿吾辈的衣服吧。”
男孩一动不动,他迷茫地看着零。
“啊…不好意思进来吗…好吧,吾辈抱你了进来喽?”他走到门口,弯腰抱起男孩。
“放我下去…”男孩挣扎起来,但是他过于瘦弱,零不为之所动,“好的好的…不要乱动,很快就好了。”
他将男孩放在浴缸前,指着水龙头,“这个会用吗?”
他见男孩缓慢的点点头,“好的。吾辈把衣服放在浴室门口的凳子上,一会自己去拿就好。”
零将浴室的门关上,在他听见男孩把水龙头打开后便安心走到厨房。他从壁橱里取出打折时买的杯面,将水烧热后到在里面。在等待男孩洗澡的过程中,零着手于收拾桌子,他将用不上的杂志和用过的包装袋全都塞进垃圾桶里,穿过的衬衫和裤子则按照颜色分成两堆等待接受灵魂的洗涤。
当零把两把椅子摆好时,浴室的门也被推开了。男孩小小的身形罩在零的体恤里,漆黑的头发挂着水珠,经过冲洗后他的脸也显得白皙起来。他扶着门看向客厅里的零,眼神还像刚进门时那样暗淡。
零起身走向男孩,他将男孩轻推进自己的房间,随便便找出吹风机,“吹头发了,不要乱动哦。”他按下按钮,热风伴着轰鸣声在男孩头上炸起。零明显感到这个身形矮小的男孩颤抖了一下,不过随后便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他的黑发又软又些长,摸起来很舒服。

“什么?”零关上吹风机,他低头问男孩,“刚刚你说了什么?”
男孩只是摇头。
“好吧。”

两个人在餐桌前坐好,沉默地吃着自己面前的杯面。
“你叫什么名字?”
“凛月…”
“嗯。”

随后又是一阵吸面条的声音。

“为何一个人…?”
“…”
凛月抬起头来看了零一眼,眼神空洞。
“好的。”

零看了看表,他放弃了今晚的绕着房间跑两圈的有氧运动,慢悠悠地去给凛月铺床。

“晚安。”他关上灯,看着那个背对着自己的男孩。
“…”凛月仍然一声不吭。
“…晚安。”零嘴角上挑起来。


直到入夜之前,一切都顺理成章。

“······跟吾辈来吧······仅此一晚会收留你,明天就要把你送到福利院了······”
“·····用这条毛巾····沐浴露·······晚上吃杯面可以吗····”
“·····父母呢?····好吧·····”
“····为什么用吾辈自称···因为是从过去回来的所以用这种自称吧····”
“·····今天就睡在床上吧····晚安·····”

他盖着他的薄毯子,一双赤瞳里流转着月光。明明周身充斥着的味道让他觉得陌生,但脑海里回响着的话和怀里抱枕的柔软让他不自觉放松下来。

入夜了。

踢掉毯子,挽起过长的袖子,他将自己的身影藏匿在他眼神的阴翳中,悄悄靠近,没有犹豫地低头吻向他的颈部。

梦醒之前 说一声——

“呦~咻~”
凛月飞快地跳到房间一角,他睁大了眼睛,“什么啊…你也是吸血鬼。”他摸摸苍白嘴唇上挂着的三两血滴,嘁了一声。
客厅里滴答作响的钟表声烦人不已,“吾辈的确收留了凛月,但是这并不代表吾辈就是凛月的面包啊~”躺在沙发上的普通白领甩甩破了的食指,“好痛啊,凛月真是毫不留情啊,明明吾辈方才对你那么体贴?”
“因为你察觉到我们是同类,才帮助我的吗?”他声线冰冷,证实着白天零对他施舍的一切的不单纯性质。
“差不多吧。”零坐了起来,头发有些凌乱。他在茶几上找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喝了几口,“吾等之间的关系不止是同类哦…”
他疲惫地站起身,环顾着四周,像是在寻找着什么。目光锁定在了挂在墙上的邪恶之眼项链后,他伸手取下来后将其中某只眼珠冲着凛月摆出来。
身形幼小的吸血鬼眯起细长的眸子,他努力地抑制住想要探身察看的冲动,当他尽全力看清蓝色眼球上雕刻的家纹时,刚刚还在沸腾的血液全部归于冰冷。
他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他面前这个头发乱蓬蓬,在这座城市里混不出名堂的社畜,『温柔』,『友善』的杂志编辑…

“邻城的兄长大人,欢迎来到这座城市。”

TBC.
那个 吸血鬼设定orz
我在写什么??

和茕讨论脑洞开心!!茕超棒!!!为了圆设定我尽力了…但是后半段明显…´_>`
哈反正是试水请大家多多提建议和意见
感谢看到这里ww



约会

王喻向 我记得我曾是坚定的王右党啊´_>`
ooc预警

春假,这个喻文州闻所未闻的假期突然在联盟中流行了起来。
作为豪强战队的蓝雨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松懈,古人说的好,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微草,微草不争春,蓝雨比花俏……
作为队长的喻文州对这件事情并不抱什么希望,他知道微草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这个假,如果蓝雨放了的话,他就要在宿舍里听着黄少天在他耳边说着的三倍废话了。
结束一天的训练,等到喻文州吃完晚饭回到宿舍时,天已经黑透了。正当他喝完酸奶打算上qq跟王杰希说最近种草了什么零食时,只听见隔壁宿舍传来重重的摔门声。
他打开房门,伸头看着从另一个屋里伸头的徐景熙,“刚刚是…少天?”
卢瀚文应声从黄少天屋子里跳出来,“黄少去替咱们争取假期啦!队长你就等着黄少的好消息吧!”
喻文州心里苦,喻文州想咆哮,喻文州沉默、流泪、喻文州想骑上皮皮虾去呼伦贝尔大草原奔腾几十圈。但最后他还是露出了他的招牌微笑,看起来很欣慰。“这样啊…春假啊…休息休息也不错呢。”
其实他心里苦。

他打开冰箱,翻出一根冰棍后坐在床上打开了qq。
“杰希有没有想我啊?”
“什么时候的飞机,要我去接你吗。”
不是,杰希,你怎么这么熟练啊?我只是想给你安利零食啊?
但喻文州还是笑着将行程发给了王杰希。
“杰希果然很懂我啊。微草也放假?”
“大家都想放假,既然联盟里响应热烈,微草也就顺应潮流了。”小别他们一听到放假可开心了。
“哦哦,这样啊。”屏幕前的喻文州叼着冰棍笑得温柔。
在他身旁邀功请赏的黄少天撇撇嘴,队长就知道去北京找王大眼。
少天乖,喻文州眼睛都没转动一下。

实际上,当王杰希领着他走进玉渊潭公园时,喻文州仍像是活在梦里。
北京的天很蓝,风并不像广州那里的那样温和,但据王杰希解释,它已经温柔很多了。
他今天穿了一件棕色长款外套,白色帽衫配上深蓝牛仔裤显得他青春无比。
其实王杰希也只是个青年罢了,只是平常作为微草队长,他需要承担起很多事情。
毕竟还没到他可以潇洒撒手的时候。

他们从门口走向湖边。靠近南边的桃花已经开放了,层层叠叠的花瓣堆叠在一起压低了细长的枝丫。路边的迎春三两片的开放,映着阳光的黄色小花生机勃勃,洗掉了冬日的枯萎沉重。

王杰希步履轻盈,他时不时停下来看看立在路旁的指引地图,一边看一边拉着喻文州认东南西北。
樱花园在北边,北是哪边?
那边?喻文州犹豫了一下,随便一指。
是那边。王杰希握住喻文州的手,轻轻地将手指的朝向移到北边。
他突然笑起来,看起来很开心。
文州还是分不清东西南北啊?
反正认得清的杰希会一直陪着我的,我认不认得请就无所谓了。

风真的很温暖。

他们走到了湖边。王杰希指着一边在挖坑想要植树的工人。你看,他们在挖博多。其实玉渊潭地下隐藏了一个可以随意穿越时空的大阪城。一会石切papa就会从这个坑里飞快地跳出来。
诶?
他们顺着湖边前进,王杰希指着一涌一涌的水纹。你看,像不像饥荒海滩里的海。没准一会咱们就可以用斧头砍黄色的水母来填饱肚子了——得捡草和树枝生火。文州要小心蛇。
哈?

其实不瞒文州,我父母以前就在这里约会的。没想到现在我也还在这个地方约会…果然跟许斌说的一样,是我年纪大了吗?
最后他们并肩坐在湖边的椅子上,王杰希一边吹着泡泡一边跟喻文州聊天。水纹反射阳光闪闪发亮,晃得喻文州好像忘记了当时王杰希为什么笑得那么开心。他只记得他将头靠着王杰希身上,昏昏沉沉地在阳光下睡了过去。

还没到结束的时候。
喻文州隐约听见了这句话。

他被王杰希推醒时,天色已经暗淡了。
然后王杰希就带着迷糊的喻文州走进了军事博物馆……旁边的麦当劳。
喻文州想点奶昔,无奈这家麦当劳并没有。他只好举着甜筒喝着可乐,看着王杰希吃下第三个正在促销的巨无霸汉堡。

电子竞技不需要健康饮食。

他用眼神向喻文州表达着这一点真理。

…但是需要省钱。北京房价越来越贵了。

喻文州突然感觉到了绝望。

什么?

回到公寓时,天已经黑下来了。王杰希洗漱之后就赖在了沙发上。他打开电视,随便找了个美剧看了起来。喻文州则是翻箱倒柜想要找到一些可以吃的东西。这时,他突然在橱柜里发现了一袋零食。那个零食是他以前给王杰希种过草的,口味则是他自己喜欢的。喻文州撕开包装袋,将零食塞进嘴里。嚼着嚼着他突然笑着流下了眼泪。

诶……

属于他们的光辉终要落幕,但无论是在那之前,又或是那之后,他都会一直陪在他身边。大阪城总有挖到100层的时候,饥荒总有结束的那一天,再长久的荣耀也会消失在灰尘中…
但是在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就像指方向时你手心的温暖,不曾温凉下来过。
永远陪在你身边。

他笑得还是那样温柔。


END.

许斌:我没说过队长年纪大啊??
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