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瑞嘉金幻太可爱了不是吗

欸分身承蒙关照啦!我更新 超慢的´_>`

“相信的心就是大家的力量。”

太感动了 暴哭 小魔女学园太好了 给扳机社打call
给大家安利小魔女学园 前面单元剧后几集连续剧情 真的 好

晚安

敬启 我的分身 一

※金幻向 黑幻有 ooc 漫画动漫身+动漫尾 私设有
※一部分的剧情与BGM的pv表达的剧情相同
BGM:『敬启 我的分身』

Ⅰ.我偶尔在想,如果我身处在一个热血动漫里,是不是就能变得强大,变得能保护好所有的朋友,甚至…还能拥有一些小小的荣誉。

『你在呼唤我吗?』

然而事实上,这只是我逃避现实的白日梦罢了。毕竟我不是热血动漫里的人物,只是个不被家族认可的,没有前途和未来的废柴召唤师而已。没有实力和进步,在这个凹凸大赛里只能任人宰割吧…

我原本已经做好了预赛就被淘汰的准备。

但是事态的发展并没有我一开始想象的那样绝对——可惜,并不是我本身发生了什么改变,而是我遇到了一个人,他的存在充满了各...

跳坑!!

太遗憾了各位我要跳坑凹凸了!!ES不晓得哪年能回来了但是一定还是会回来的(短时间内不可能啦)!!栗和零生日的时候生贺还是会有的安心吧w
弹丸pa再见吧 幸好我还没写 耶(暴打自己)

凹凸紫堂幻推!!发胶组(嘉德罗斯亲和格瑞亲)推!!金幻推!!丹尼尔推和鬼狐推!!!!耶!!!还有雷卡!!!耶!!!太棒了感觉可以就着太太大大们的粮吃下三碗饭!!!(不是)

然后…
在ES待了这么久 承蒙关照 谢谢你们。

凹凸真的很不错 要不要一起来玩?真的。我还想和你们一起玩。来吧。

总之…谢啦,一直都是。谢谢啦。真的。谢谢。

晚安。

隔壁凹凸动漫真挺棒的  只是我口味清奇然后扑进了一个奇冷无比的人物身上 然后凹凸动漫的弹幕很ky 甚至还有人在黑我推 所以我就更觉得我推不被人爱了
以后可能会写点我推相关吧…大热门我还不太吃等我看了漫画再说w

我推是紫堂幻 他那么可爱  然后吃的cp是金幻  喜欢凯莉和丹尼尔 莱娜小姐姐也爱w 有同好吗www

讲真 紫糖太棒了 真的 真的没人喜欢他吗???

抽到小猫桃李啦!!耶!!!!真好!!!!!

他 可爱 大家都懂的我就不多说了prprpr嘿嘿嘿

对的!!!记错了!!!!天使之跃!!!

嘿嘿嘿刚刚给喜欢的太太表白太太也说爱我嘿嘿嘿

祝小天使们身体健康三次顺利!希望我厨的cp们好好在一起发狗粮给我谢谢!!!

看完125话了 这话真的很好 虽然对这对无感但还是感觉 啊 这么几年就在等这话了 结果 它成真了的踏实感。

在看完整版之前一直在纠结用什么BGM,兜兜转转还是选了根号A的ED季节接连死亡。事实证明效果不是一般的好,看的时候心情舒缓,看完以后感慨十分。

这对也真是起起伏伏,最后凑在一起没有什么色情的意味,找到家的温馨感倒是很足。他们拥抱缠绕,脑里或许已经抛弃了血腥悲惨的过去。受伤的猫儿凑在一起,期待着只有片刻的永恒。一切都正如这接连死去的季节。最恶的噩梦也好,流动不止的风也罢,此时此刻我们正活在这里。从被小丑改变命运到成为王,和死去伙伴之间的羁绊,大家都曾聚在这里。被苦恼缠身,哀叹不已,如此...

Jumpy Star

零凛向
BGM:Jumpy Star

Jump and jump…
空无一人的酒吧里回荡着黑发男人低沉的歌声,他倚靠着被碳黑覆盖了半边吧台,半阖着赤瞳,若有所思。
灯光昏暗,这家酒吧坐落在原来的市中心,本应该热闹无比的气氛如今却无比沉寂。被残破集装箱木板死死钉起来的窗户将外界的讯息隔绝殆尽,屋内残缺的桌椅和随处可见的弹孔在向来者昭告这里曾发生的暴力事件。

Why the snow dance…
All for the beautiful things…

他纵身越过吧台,扫视着深褐色的酒柜,不一会就寻找到了他的猎物。他取出藏匿在角落而躲过一劫的琥珀朗姆,又找到一只只有杯口碎了一半的宽口玻璃杯。青蓝...

人将爪子伸进毛线球 搅啊搅啊 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喵呜的声音 即便细小的头骨被安置在圣彼得十字架的顶端 血逆的五角星底埋着痉挛的长尾巴   弥赛亚的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她也充耳不闻 一心想着将毛线球塞进头颅里
内在已经开花 无法寻求解答

『呐 成为我这种人的同学 还真是不幸呐 日向君』
他的裤子被小刀划成一道一道,艳丽的液体沾湿卷曲的布条,像是最美的花翘了起来。双手都插着匕首,腹部被锋利的长枪穿透,这幅场景对任何人来说都惨不忍睹。

『真是充满了希望啊,大家。』

在意识模糊的最后时刻,他如愿以偿听见了消防瓶摔裂的声音,紫色的刺激性烟雾立即侵蚀了他的气管与食道。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全部都是谎言』

手上被锋利穿过的疼痛已然被毒素麻痹钝化了,腹部的空洞也渐渐被某种莫名的感情填满了。

希望,他的脑海里只剩下意义被扭曲的概念。

希望。

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在意,他的眼睛正死死盯着方才垂着绳子的房梁。

希望。...

啊手滑把全职打成弹丸了 姥爷们自行过滤 理会(精方)

好想和喜欢了很久的同城的太太面基啊(大哭 (还在大哭)没勇气我还是选择淘宝买新书然后请太太在扉页签名(大哭)

(哭着正经)
啊最近突然多了几fo 为了让大家都开开心心不ky不吵架 写一写我喜欢的cp方便各位选择性unfo+避雷哦w

目前我会好好的待在ES不会飞速跳坑 然后填坑是选择性的…你懂的…就…就随缘嘛(躲) 推的cp是ALL栗ALL(除毛栗毛!请注意!我不吃毛栗毛!)薰奏薰无差 兔みか兔 VK亲人向 敬英 涉北 其他没提到的基本就不吃 然后雷毛栗毛 狮心 泉真w
我这个人还特别的那啥 不写ABO不写3p经常发刀发便当 而且
不喜欢...

能不能不要再提过去的事了啊,我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难道你希望我们和平地坐下来,一起看你以前表演的录像吗。这我倒是乐意奉陪,毕竟看着那时候的兄长瞎折腾是一件让我感觉发自内心愉悦的一件事情呢。

我搞不清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不能随时随地地依靠哥哥了。从被身边的人讲“啊,你哥哥真厉害啊…”“零越来越厉害了…”“凛月,你哥哥最近怎么样了啊…”开始,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虽然我对除了睡觉以外的事情都不感兴趣,到还是感到了厌烦。哥哥像傻子一样疯狂地沉浸在了成为偶像的喜悦,原本默默跟在他身边的我也越发的不起眼。

哥哥?

凛月,哥哥最近挺忙的。怎么了?

哥哥。

看着他整天整夜地到...

我们来聊天好不好

现在正蹲在ut坑 沉迷(真·)骨科

啊这期活动爆炸

栗就是被称作“那个上天的零的不成用弟弟”“朔间前辈的弟弟”“零哥哥的弟弟啊”“友人的弟弟”之类的才会有逆反心理啊…他不想活在零的影子底下吧…

听说レオ以前跟英智曾经联手过…但是仔细想了想レオ怼宗就完全不可能啊??可能是レオ带着KN去清洗弱势力的组合了吧…也许?

上期(?)活动捏他

“这个学园需要新风,我们都是改革者啊,凛月君。”
金发病弱的皇帝这么对他说着。

他没有迷惑,顺着人群将尖锐的木刺捅进他的心脏。
他是王的骑士,是最锋利的剑,他没有反抗的意识,只是听从着命令,任凭周身的空气凝固成霜。
拔出,再机械地插入淋漓鲜血。

没有机会说再见了。

最近为了证明自己所以在有好好努力学习  更新差不多要耽误一段时间啦 大家也要加油哦w(鞠躬鞠躬)

Rain after Summer 一

零凛向 都市paro ooc 年龄操作有 试水(
BGM『Rain after Summer』


朔间零举着雨伞向自己的公寓楼走去。
雨下得不大,但是些许被风吹散的雨滴仍打湿了他的衬衫。提前挽起来的裤腿摇摇欲坠,他默默祈祷着它可以坚强地撑到他走进干燥的台阶上。

神啊,这场雨要下到什么时候啊。

他摸出包里的手机,按亮屏幕后将手机贴近到眼前,费劲地点开音乐软件。现在耳机里播放的这首摇滚想必是他的新同事大神晃牙不知什么时候趁他不注意下到他手机里的,其实零现在更喜欢舒缓一点的音乐。
他有些茫然,毕竟以前他并不需要自己手动选择歌曲,也不会在下雨天撑着一把小雨伞一个人走回家。
零看着音乐软件花花绿绿的界面,...

约会

王喻向 我记得我曾是坚定的王右党啊´_>`
ooc预警

春假,这个喻文州闻所未闻的假期突然在联盟中流行了起来。
作为豪强战队的蓝雨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松懈,古人说的好,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微草,微草不争春,蓝雨比花俏……
作为队长的喻文州对这件事情并不抱什么希望,他知道微草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这个假,如果蓝雨放了的话,他就要在宿舍里听着黄少天在他耳边说着的三倍废话了。
结束一天的训练,等到喻文州吃完晚饭回到宿舍时,天已经黑透了。正当他喝完酸奶打算上qq跟王杰希说最近种草了什么零食时,只听见隔壁宿舍传来重重的摔门声。
他打开房门,伸头看着从另一个屋里伸头的徐景...

青雨 『和风AU』

零凛向
跳票到可以当做2018年的生贺给茕了 ´_>`而且这篇一点都不刺激(绝望
BGM_2027年

一、青雨

屋外的雨仍是淅淅沥沥的,水珠顺着苍木的屋檐汇进沟槽。歇山顶的间隙里藏着一处燕子窝,雨时,幼燕便扯开嗓子发出啼叫。成燕站在巢边,无助地四处张望,它偶尔也会轻鸣几声以安抚饥饿的雏鸟。
雨并没有要停下的势头。
庭院里的松树在朦胧的雨雾中轻轻晃动着,坐在榻榻米上的黑发少年无精打采地将捡来的白色石块扔进雨里。石块敲在青石板上的声音穿过雨声已经不再清脆,少年自讨没趣地将剩下的石块扔在房间角落,随后起身走向房间一角。名叫鸦的黑猫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朔间凛月蹲在它面前,轻轻戳着它柔软...

闲着没事干的时候对产粮理都不理
作业快写不完的时候灵感噗噜噗噜地向外冒

Canon

零凛向  ooc
BGM:Canon

Ⅰ.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低沉的钢琴声回荡在偌大的音乐教室。墙上挂着的音乐大师们注视着月光,他们脸色阴沉,像是被悲伤的乐曲感染一样。

坐在钢琴前的少年面无表情,他按动琴键的手指本柔软灵活,但钢琴发出的音色却是冰冰冷冷的。

作为梦之咲七大怪谈之一,深夜时音乐教室里传出的钢琴声的始作俑者,朔间凛月并不忌讳半夜巡回的老师和所谓会让他吃苦头的规定。每当钟表时针扫到3这个数字时,他黑色的身影就会悄然出现在音乐教室。

今天也是一样。

在大部分时间里,朔间凛月会先和音乐大师们聊会天,他随心所欲地说着今天练习了哪首曲子,那首曲子可以怎样去练习。
“对了,队...

Ⅰ.冬
影片みか的诞生日是12月26日,是圣诞节的后一天。因为大家都在忙着庆祝圣诞节,所以没有人记得他的诞生日,也没有人给他礼物。
梦之咲每年都会在圣诞节前后展开规模华丽的星曜祭演唱会。每当这时,みか的朋友都要忙碌地准备演唱会。即便如此,他也会经常问みか今年想要什么,然而みか每次都回答一样的话。
“不用为我准备什么东西的,实在要送的话什么都可以。所以今年圣诞节送给你我织的手套吧。”
“诶诶?小みか每年都这么说啊,姐姐我都不知道送你的礼物会不会让你开心呢,真是的。”
“虽然小みか织的东西都很可爱,但是每次小みか的手都会受伤吧?没感觉也不行,你可是偶像啊,要好好爱惜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呢。人家心疼你呢,所以今...

我深爱着世界 也深爱着你 我的咖喱小姐

我曾用双眼触碰到天堂 它炙热
又散发着咖喱的浓浓香气orz
答应我 明天白天带我去吃咖喱吧 求你了 粉色尾巴的狐狸小姐 毕竟我是那么的深爱着你 深爱着将我的眼球剖出 舔舐着我灼烧胃液的你啊

好了我们不把自己带入剧情里 我只想求我爸明个送我去万达的日料店orz 我真的想吃咖喱了 你懂那种感觉吗 饿红了眼

原点

*最吉向 

*参加弹丸之前的小吉出没 性格私设请注意

*BGM:http://music.163.com/song/139730/?userid=261258486

Ⅰ.原点.

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讨论,大家再一次的回到了原点。谁都不知道死在液压机下的人是视频里的百田,还是那个说谎不眨眼的王马。黑白熊似乎也迷茫了起来,“但是我们还有超高校级的侦探最原同学啊。最原同学,就拜托你了哦,赶快找出凶手吧。”

最原盯着面前播放那段录像的屏幕,试图找到什么隐藏的线索。他留意到液压机在挡住百田的身体以后停顿了一下,随后才飞速地落下将某人碾压。

既然不能剪辑录像,那么那个停顿一定...

怎么道歉看起来比较诚恳呢´_>`
教教我好不好´_>`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实在对不起【土下座】
我有在好好反省 当时实在是太冲动了 完全没有考虑后果 只想着麻痹自己 赶快逃开现实
冷静过后就GG了 一直在后悔 真的真的 请原谅我´_>`
我还会好好的产粮 希望大家还是可以接纳我。
那么就这样啦 作为反省这条不会隐藏起来的

抱歉。谢谢。

麻雀

『如果要给这个故事起个名字,就叫麻雀好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正如麻雀一般。』

架空 零凛向=写了个故事里面的cp倾向为零凛
BGM:《vanilla flavor piece》

1.故事开始于一座高塔。

2.那座高塔上住着一位点心匠,他在太阳初升的清晨通过一只小篮子把做点心需要的食材钓上来,在太阳落幕的黄昏把做好的点心放下去。

3.那座石头铸成的塔实在太高了,没人知道那位点心匠是如何上去的,也没人知道他是在何时上去的。人们只知道,只要早上把写着想要吃的点心类型的小纸条和食材放在小篮子里,到了傍晚就会吃到可口点心而已。

4.那位孤独的点心匠从未要过什么报酬,但是他总能在篮子里找到一...

大前提:po主不吃零晃毛栗子 吃骨科凛泉

日日日推一对cp总是做得太过头了…零晃也好绪凛也好泉真也好…orz
诱宵(嗯怎么翻译来着?)剧情太推绪凛了…凛月几句话就把泉和他之间的关系拉的很远,对零态度也不能再恶劣…好气啊

凛月说自己翘掉了kn的时装秀来弹钢琴,他说他不想听小濑超长的说教。真绪问他小濑是不是kn的濑名泉,凛月这么叫他,他们感情想必应该很好吧。
“不知怎么说,有点寂寞。毕竟从前是我一个人的凛月嘛。”

然后凛月说,“哈哈哈,什么玩意…笑死了。真绪这次的玩笑还真好笑…”

喵喵喵??

不过到了后期凛月和泉都不再那么偏执了…这也是事实…看来杏和レオ对王子组影响很大啊…

什么,你说骨科?是那个活在回忆里的cp吗??
再不来骨科追忆...

电车

零凛向
BGM:黄昏之时

“尊敬的旅客,列车马上到站,请拿好您的随身物品,注意安全……”
坐在站台边的朔间凛月睁开闭目养神的眼睛,他再一次核对了电车的信息,确认无误后拿起了背包。

远方响起了电车入站时打出的铃声。

穿着黑色风衣的男性混在人群中,四周安静的只剩下风卷过的轻声。
电车门在面前缓缓打开。迈进电车里,凛月快速地寻到了一个靠窗的座位。他整理好风衣后,抱着包坐了下来。

“…列车即将开动,请您坐稳扶好,保管好自己的随身物品…”

随着一声沉重响声,电车缓缓开动了。窗外的风景也同清风慢慢地移动起来。
电车开的很慢,匀速行驶起来后乘客都放松了下来。

朔间凛月从包里找出手机,他看着手机里新收到的...

【凛晃】我们仍未知道那天凛月君为什么会睡那么长时间orz


ooc
论假酒凛和无论恋不恋爱都傻傻的可爱的狗狗【

1.
“柯~基…几点了…放学了吗…?”他迷糊地向后一仰,后脑勺轻轻撞到了身后那个人的银色头发。

“嗯…”

窗外依稀传来操场上学生们玩闹的声音,晃牙迟疑地回答了凛月。

阿凛,还没放学…

哦。

听到这消息的凛月又昏昏沉沉地陷入黑暗。

柯~基晚安。

然而晃牙却极速的清醒了起来。
昨晚和阿凛打了一晚上游戏,搞得今天一点精神都没有…那家伙到睡得心安理得…切,真是个自我主义的吸血鬼混蛋!

“可恶,脖子好痛。下次本大爷再也不会像你一样趴在桌子上睡了…”
“像本大爷这样潇洒的狼,立着睡才符合我高贵的形象!”

“嗨…?柯~基还在做梦吗?中二的自我...

人们总是把冰水滴在粘米粉里 将滚水注射到心里呢

1 2 3 4 ————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