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月五星CD飞上天了 奶一口最近两期月组对卡

2018-08-04

信使

零凛向
BGM: Tokyo Love Theme

朔间凛月打开鞋柜,将塞满狭小空间的粉色信封一股脑扔在地上。室内鞋又被拿走了,这种事情仿佛理所应当。

顺着楼梯走到班门口,众目睽睽之下走向自己座位的朔间凛月刻意忽略掉来自周围异样的视线。

那些热烈的倾慕,冷淡的陌生,不怀好意的蔑视,他全见识过。

摆在教室最后的那张桌子,明面上没有什么异常,拉开抽屉,又是一堆写满了粉红辣鸡的泡沫情书。他捏着一封信的边角轻轻提起,书信向一边歪去,露出了用爱掩饰起的恶。死老鼠身上贴着标签,这是施舍给你的晚饭,红眼睛蝙蝠。

没有和管家说自己离开学校的事,朔间凛月只身来到博物馆。付过门票钱,他跟在一位女士身后走进...

2018-07-29

我是肆零/硝,怎样称呼我都没问题。
ES朔间凛月中心。
目前使用的头像是向胶条老师约的铃屋什造。
想向每位喜欢或喜欢过我的人道声谢谢。
谢谢大家。

2018-07-28

笼中鸟相关

“吾辈一直深爱着凛月。”
@龟梨千郁-爱甜点爱岚岚 点的《笼中鸟》相关信息补全。

笼中鸟是我写的第一篇零凛性转,其实朔间姐妹打桌球这个画面我脑补过很多次,每次眼高手低后就放弃了。这次二周年,想呈现给大家更多不同的我写作的存在,毅然决然挑战了性转。

ES不玩很久了,所以有些设定都忘得差不多了,人物之间的关系与相处模式都是参考我脑海中的形象,简直是在OOC的深渊大鹏展翅orz

回归正题

“黑色的发丝因为凛月不安的扭动卷在一起,她低声啜泣,正如昨天,前天——乃至曾经的每一夜。”

笼中鸟是都市设定,朔间血脉是精英家族,零作为长女接受家族的调配与指示,而作为次女的凛月在商业战场上露面的次数远...

2018-07-28

河水逆流之夜

非常私人的一篇原创。

雨停时,我顺着白藤从阁楼滑下。入夜后街上没什么人,路过空未的冰激凌店时发现她正哼着歌吃掉没售出的产品。为了不被她发现,我踮起脚尖,匆匆从窗前走过。

今晚,我想去看那条河流。

空气很潮湿,这几天都在下雨,白色的天空既没有闪烁光点,也没有阴沉堆积,它们只是碰巧凑在一起,因美味的邂逅哭泣。向上望去,天空仍是苍白一片,握紧手中蓝色菠萝印花的阳伞,我加快了脚步。

总有人嘲笑我在夏日还穿着冬鞋,此刻我正飞奔在如星点密布的小湖泊中心,飞扬的泡沫沾到小腿和手臂上,但鞋子里还是干燥温暖。

平日叠成一堆的褶皱布料此刻正与我一起飞舞,穿越过湖泊和海洋的它在夜空的倒映下闪烁着星光。音符...

2018-07-25

笼中鸟

零凛双性转 ooc 大纲文 没头没尾没深意 二周年快乐
点我看一周年贺文

朔间凛月像只吸附在深褐色墙纸上的蝙蝠,她支着下巴,出神地盯着躺在地板上的女人。

这家伙在做什么呢…

她离开墙壁,走到零身边蹲下,伸手戳了几下她的脸颊,“醒醒?”

昨天,从家宴上提前溜出的两人,叫了辆车便直奔市中心的午夜桌球店。接过老板给的房间牌,两人边解束紧的裙带边商议一会要点的饮料。朔间凛月说今晚喝了太多红酒,应该点碳酸饮料醒酒解渴,零则说那她点杯番茄汁,补充一下最近和凛月一起吃芝士外卖流失的营养。

黑发瀑布般倾泻,用刁钻动作击球的朔间凛月差不多躺在了球桌上,零点点桌子示意凛月这样不文雅,就算没有别人在看也要保...

2018-07-22

再遇

意识流 酒开 大量不可考/私设

我以前总不明白,为什么人们向往天空。直到我登上高塔,触碰天空,听见底层人们愤怒的惊叫时,才发觉。
正因为人们觉得触碰天空是无法做到的事,于是便可以将“天空是无人踏足的净土”纳为真理。因为他们做不到,于是不再争抢不再嫉妒,他们归顺在天空之下,做着成为英雄的美梦。
他们做不到,普通的人类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所以我登上塔尖,伸手摘下缝补在深色幕布上的星星时,他们的美梦被打破了,他们是一群庸俗而无理的人群的这件事,宛如红铁烙下的伤疤,深嵌进慵懒的心脏。
所以,你知道的。我为什么要登上塔顶,为什么要向你证明这一切存在的意义——我想让你看看,这不是梦。
永生,永生。...

2018-07-01

TURING 其二

*零凛 架空

穿过铁丝⽹时,身形较⼩的那个男孩⾛在最后。事实上,队伍的最后⼀直都是那对兄弟,没⼈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汇⼊这条奄奄⼀息的河流的,也没⼈知道在这战⽕喧天的世界,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才活到现在。
这对⿊发的兄弟拥有鲜红的眼睛,从幼⼩的身形不难看出他们还是⼗⼏岁的⼩孩,如果他们的⽗⺟知道在这对兄弟降⽣后不久就会迎来世界末⽇,那么他们的命运也不会如此悲惨。
将思绪拉回现实,⼤家该出发了。停留在废弃停⻋场看似安全,⼀旦开始空袭,所有⼈都躲不掉。

“⾛了,醒醒,该出发了。”

我将睡在⼀旁的⼈拍醒,⼀路⾛过去,直到看到那对兄弟。弟弟正靠在哥哥身上沉沉睡着,他的脸上沾满了灰尘和碎⽯⼦,⿊⾊的头发稍...

2018-06-20

TURING 其一

*零凛 架空

Ⅰ.天气
“来试试他吧,奏汰。”
⿊发男⼈招呼奏汰坐到主机前,他指着屏幕上的输⼊框,“只要对着他说话就⾏了,随便提些问题。”
“虽然不太懂,但是我猜零在做很「重要」的事情呢?”
奏汰想了想,“你喜欢今天的天⽓吗?我觉得很⼲燥…⽪肤似乎会擦出「⽕花」。”
输⼊框上出现他刚刚说出的话,⼏乎是下⼀秒钟,⼀⾏字就传输过来。
“五⽉⼆⼗⽇,晴。东⻛转南⻛3--4级,⽩天最⼤湿度30%,夜间最…”
奏汰低声读着这串类似机器⼈做出的回答,“感觉像是我的同类…?零,我能和他⼀起puka吗?”
朔间零注视着屏幕上的字,“很遗憾,这位并不能和奏汰⼀起puka…他出局了。”
合上评估报告书,他和奏汰⾛到花园露台。午夜...

2018-06-17
1 / 17

© STI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