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ING 其二

*零凛 架空

穿过铁丝⽹时,身形较⼩的那个男孩⾛在最后。事实上,队伍的最后⼀直都是那对兄弟,没⼈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汇⼊这条奄奄⼀息的河流的,也没⼈知道在这战⽕喧天的世界,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才活到现在。
这对⿊发的兄弟拥有鲜红的眼睛,从幼⼩的身形不难看出他们还是⼗⼏岁的⼩孩,如果他们的⽗⺟知道在这对兄弟降⽣后不久就会迎来世界末⽇,那么他们的命运也不会如此悲惨。
将思绪拉回现实,⼤家该出发了。停留在废弃停⻋场看似安全,⼀旦开始空袭,所有⼈都躲不掉。

“⾛了,醒醒,该出发了。”

我将睡在⼀旁的⼈拍醒,⼀路⾛过去,直到看到那对兄弟。弟弟正靠在哥哥身上沉沉睡着,他的脸上沾满了灰尘和碎⽯⼦,⿊⾊的头发稍...

2018-06-20

TURING 其一

*零凛 架空

Ⅰ.天气
“来试试他吧,奏汰。”
⿊发男⼈招呼奏汰坐到主机前,他指着屏幕上的输⼊框,“只要对着他说话就⾏了,随便提些问题。”
“虽然不太懂,但是我猜零在做很「重要」的事情呢?”
奏汰想了想,“你喜欢今天的天⽓吗?我觉得很⼲燥…⽪肤似乎会擦出「⽕花」。”
输⼊框上出现他刚刚说出的话,⼏乎是下⼀秒钟,⼀⾏字就传输过来。
“五⽉⼆⼗⽇,晴。东⻛转南⻛3--4级,⽩天最⼤湿度30%,夜间最…”
奏汰低声读着这串类似机器⼈做出的回答,“感觉像是我的同类…?零,我能和他⼀起puka吗?”
朔间零注视着屏幕上的字,“很遗憾,这位并不能和奏汰⼀起puka…他出局了。”
合上评估报告书,他和奏汰⾛到花园露台。午夜...

2018-06-17

关于Jupiter

520快乐!我又来写正文的补全啦w
Jupiter是个简单易懂的故事(我觉得)
木星看起来是个非常可怕的气态行星 但是它保全了地球使得地球免遭于难。
朔间零一直保护着朔间凛月 替他挡下风雨 无论是凛月生前死后 零都一直守护着他。关于吸血鬼一族的覆灭 是自然的选择 在零凛讨论族长权归属问题时这族已经不行了 不管谁来都救不了了。成为族长要承受很大的压力 凛月觉得零已经伤痕累累而自己还处于上升期 于是放倒了零自己成为族长。虽然朔间凛月很努力做出斗争,但一族还是走向覆灭。除了朔间零以外所有的吸血鬼都被人类处死,朔间零作为在搜寻城堡中获得的意外收获保存进地下实验室,之后被送进博物馆度过百年被观赏的时间。
小男孩...

2018-05-20

Jupiter

零凛向 私设吸血鬼设定

尾声
今天是Z国吸血鬼博物馆开张的第一百年。第三代馆长在召开完发布会后,引领着市长与记者进入了位于地下的中心展厅——那里生活着世界上最后一只存活的吸血鬼。一排排蜡烛顺着走廊燃烧着,馆长擦擦汗,向来宾解释着场馆新规划的区域与收藏品。市长摆手,他刚升职不久,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利才特地参加什么博物馆的开幕式。
“好了,前面就是了。”
打开厚重的铁门,空旷的场馆出现在众人面前。人群中传出疑惑不解的声音。

“吸血鬼在哪里啊?”



男孩推开博物馆的大门,这是他第三次在夜晚偷偷溜进来了。在一周前的晚上,他做了个梦,梦里有人呼唤着谁的名字。那人呼唤着呼唤着,声音就弱了下来。...

2018-05-20

大家看到日服新的卡池了吗 四舍五入就是零凛对卡。
开放零凛点梗 性转/ ABO除外 从评论里选一位哦
好想看剧情啊 好想吸零凛啊

两人之间的事 我磕爆
如果栗开花前卡是哭哭颜(开始幻想起来

2018-05-13

Dionaea Muscipula

*画家凛—模特泉

R15预警 角色私设多 性描写有 NE 作者并不是角色黑

是茕茕 @北谷逆岚 的点梗!!能想出这么棒剧情真的太妙了!!!虽然我写着写着就偏离轨道了。




反复确认过邮箱里的信息后,鸣上岚扶着额头靠在自家柔软的沙发上。

“什么啊,人家最大的金主突然不租房子了…人家以后该怎么过活啊?”

话虽如此,他仍然飞快地将空出房子的信息发布到网络上,“这可是凛月——朔间凛月曾住过的房子哦?”

风风火火叫车去了郊外,鸣上岚到达别墅时已邻近黄昏。他按照短信的提示从落满灰尘的花架上摸出备用钥匙,用湿纸巾擦拭许久后才打开房门。厚重窗帘...

2018-04-29

凛泉限定点梗 下周考完试就写
如果评论区就一位评论的话 就写那份梗
(如果)有两位及以上 就挑选其中一位的梗写
请 请不要零评(搓搓手
*我会写刀

*加上零凛/朔间凛月个人向/月组

截止日期到4月26日晚上十点哦。

2018-04-22

关于TRACE

trace 这里以回溯的意思作为标题
TRACE没有参考作品 单纯是一个独立的故事 写的特别快特别草率基本怎么爽怎么来orz 以下是为了完善阅读体验而做出的说明w

TRACE是怎样一个故事?
是一个关于献祭的事故。
有天,人们杀掉一只羊,将它作为贡品献给神明。另一只羊因偶然被神附身 它很愤怒 于是把那些上供的信徒献祭给神明。
(关于第一句 这个是史实 我记得人们还会向被开膛的羊淌出的肠内吹气)
凛月生前在酒馆里弹唱时真的帅气,有很多穿洋裙的小姐姐都熬夜来听他唱歌。甚至他在被献祭的那晚,小舞台上还摆满了女士们扔的玫瑰花。

我个人觉得电很有神的感觉 所以加入了输电线完整了故事。实际上我在普吉岛真的遇到了...

2018-03-29

TRACE

零凛 短 私设 R15

你爱的只是我的影子。
徘徊在酒馆外的人影悻悻笑了,撑住额头的左手惨白地渗人。他从四层窗台上一跃而下,绕着朔间零转了几圈,嗤笑着这麻木的无神信仰者。
“兄长啊,兄长。”暗红色的玻璃结晶闪烁玩味的光。朔间凛月在零身边撒着娇,他拍打着哥哥黑色的布外套,踩住地上不透光的影子跳起爵士舞步。
“四步,三步。”
独自回旋的身影穿梭在爆珠香烟散发出的薄烟中,他身边的零只是注视着路灯下一块黑色的石头。目不转睛盯着黑点的人点起第四根烟,因为酒馆里禁烟,所以零总是在进入前一口气把整夜需要的烟气吞入吸收。

“九倍的重力。”
脑海里突然蹦出的这个词让零疑惑。
为什么是九倍?
掐灭吸食了不到一半的香烟,零裹...

2018-03-28
1 / 17

© STI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