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失忆的金鱼

※雷卡向 私设有 ooc 短打 同设定:《不久以前》《敬启 我的分身》
※有梗取自Undertale
BGM:《PULSES》
↑配合BGM食用更佳w

Ⅰ.卡米尔想回到过去,回到他和雷狮还在雷王星修炼的时候。


“卡米尔,你看这个是什么。”雷狮摊开手,向卡米尔展示他刚刚发现的小玩意。

是两只摇头摆尾的蚯蚓。

“额啊…是虫子。”卡米尔皱着眉头移开视线,“哥哥又在捉弄我了。”他拍掉一块岩石上的青苔,坐了上去,“是带回去给金鱼的吗…两条不够啊,哥哥,还得再来几条。话说哥哥,咱们没有带收集虫子的器皿,那这些要怎么弄回去,手捧着吗?”
雷狮挠了挠头发,他将自己的透明水壶扔给卡米尔,指挥他将自己的水倒进卡米尔的水壶。
“好了,这样就可以了。”雷狮将蚯蚓投进卡米尔手中的空水壶,“我再去抓一点,你就在这里休息吧。”
“要看好它们哦!”雷狮丢下这句话就闪进了树林。坐在岩石上的卡米尔面无表情,他将内部扭动着蚯蚓的水壶放在脚边,不动声色地向旁边退了退。

…歪 哥哥 你不用回来了。


当卡米尔把炉子点燃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雷狮悄悄地蹭到火堆边,被卡米尔发现后又赶到了远处。
因为雷狮手里正抱着一大瓶黏糊糊的蚯蚓。
“不要这么冷漠嘛卡米尔,我的水还在你那里。至少给我喝一口嘛。”
卡米尔叹了口气,乖乖将自己的水壶扔了出去。雷狮接过来便随意喝起来,完全不在意这是别人使用过的水壶。

因为是他啊。是卡米尔。




Ⅱ.卡米尔抱着膝盖坐在火堆边,今天雷狮捉蚯蚓太起劲了,起劲到忘记了他们狩猎的目标。这表示他们今晚要饿肚子了。

咕噜咕噜。

“哥哥,肚子饿了。”

咕噜咕噜。
他的声音正好遇上了雷狮肚子响起的声音。

“要不烤烤蚯蚓?”
“不要。”

两人又盯了一会火苗。
森林里很安静,他们只能听见木棒被火舌舔舐时发出的噼啪声。夜越来越深,卡米尔裹紧了围巾,他转头,“哥哥,回来吧。火这边还暖和一点。”雷狮听见卡米尔的召唤,掸了掸裤子就小跑到他身边坐下。
“冷不冷?我这里还有件外套。”雷狮从包里拽出一件衣服,抖开后披在了弟弟身上。“哦,对了。”他又在包里翻起来,“前几天那个拉面馆的大叔送了你几颗糖。”
他就像变戏法一样,又给卡米尔弄出了糖。雷狮选了一颗蓝莓的,剥开包装后伸向卡米尔,“啊。”
卡米尔乖乖吃下了糖。
“哥哥呢,只穿了短袖,不冷吗。”
雷狮把卡米尔揽在怀里,“卡米尔是暖乎乎的,我抱着卡米尔就不会冷。要不要再吃一颗?”
“不用了…想睡觉了。”
“那就睡,有我呢。”

卡米尔闭上眼睛,他感觉到雷狮温暖的吐息扫过脖颈,被他圈在怀里是真真切切的有着十足的安全感。隐蔽在树林中的萤火虫渐渐释放出能量,淡黄色的光点缀在森森绿叶中。
雷狮感觉到怀里的孩子正因本能而渐渐蜷缩起来,他活动了一下手脚,让卡米尔枕在他肩膀上。星星点点的光混合着跳动的火苗闪烁着,闪烁着,雷狮就这么一直圈着卡米尔。

那个孩子突然在他怀里动起来,柔软的头发因为静电贴在了他身上。衣料之间的摩擦为雷狮带来了温暖,他将脸埋进弟弟的围巾里蹭来蹭去。
卡米尔发出微小的梦呓,他咂咂嘴,像是梦见了自己在吃东西。雷狮觉得好玩,将手指伸进他的嘴里。

他忘记了自己在下午刚刚抓了一大瓶蚯蚓,虽然用河水洗掉了土,但是那个味道仍然残留在手指上。
他忘记了卡米尔的味觉相当敏感。

唉。
雷狮的惨叫穿透整个森林。





Ⅲ.他们回到宫殿时,雷狮的手指已经不肿了。

卡米尔走出浴室时正拿着毛巾擦头发,下一秒那条毛巾就飞到了潜入他房间此时正拿着蚯蚓喂鱼的雷狮脸上。

“反应好大啊。”被抓了个现行的雷狮坐在卡米尔床边,抹着一脸的水,抱怨着弟弟刚刚没经过大脑的动作。
“对不起,哥哥。”卡米尔给他递了张纸,声音里毫无一丝后悔之情。“还有,下次进我的房间请敲门,得到我的回应再进来。”他拉紧浴袍的带子,把露出的伤疤遮起来。

两人默默盯着放在眼前的鱼,彼此心照不宣。金鱼彩色的尾鳍拍着透明的水,飘散在迷雾中的是它瞪大的眼睛。


“那个啊,哥哥。”他打破了不平衡的沉默。

雷狮绷劲了身体,他隐隐察觉到一丝不祥的预感。

“金鱼它,好像不吃蚯蚓的啊。”
“哥哥是专门抓来吓我的吧。”

卡米尔听见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从那时候开始』
『变得讨厌的东西 就是明天与梦想』
『已经不会再被任何人期待』

黑色的棋子被那只白皙的手握在掌心,带着王冠的皇子微微一笑,将棋子落在棋盘上。
“最近有什么烦心事?感觉你的脸色都不太好。”
“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大哥。”

“只是觉得最近老是没来由地想起过去的事情。”白棋子在空中晃了晃,毫无破绽地落在格子内。
穿着红袍的人笑了,“那就好,有事的话就跟我说,我绝不会放过欺负你的人。”

棋子一颗一颗地被拾起,皇子思索着如何吞并更多的领土。他歪着头观察对面的一举一动,脚尖一下一下地点着地面。
淡紫色的尘埃在他身边飞舞,宫殿里只有一盏蜡烛发出微弱的光。
被掠夺来的宝藏堆在阴暗的墙角,被安置在财宝最顶端的,是一颗有裂缝的骷髅头。泛黄发卷的藏宝图被随意插在精美的壁画上,成为王的少年并不在意这些,他只是微微皱着眉头,期待对手的下一步动作。
不紧不慢,按部就班。
他逐渐看出端倪。





Ⅳ................
『Stargazer』
『Gives me space and time』
『For a little while』

碧蓝色的回音花开在这个星球的每一个角落。只要向它们说一句话,这句话就可以被下一位来者听见。

他们背靠背坐在蓝色星星汇成的海洋,一望无际的光华淹没了他眼里的迷茫。

『我们为何深陷此处』

远处响起原住民举行庆典欢闹声,火把的颜色混合进幽暗的金粉,热烈地宣告着温暖燥热的到来。
他一如既往抱着膝盖,身后的人有着宽实温暖的肩膀,那是可以使卡米尔安心的魔法的主要来源。

雷狮正小声对着一朵回音花说着什么。

“他的声音喑哑,血液喷溅而出。”
“他将他护在身下,不管身后发生了什么他都不曾将他暴露在空气中。”

一朵花掉到卡米尔头上,他拿到手里,发现是一朵回音花。
小心翼翼地凑在耳边,他拉紧围巾来掩饰发烫的脸颊。

“卡米尔,我最最喜欢你。永远喜欢你。喜欢你。”

“我爱你。”
转头,是一个温柔的吻。




——————————————
是最高贵的落魄。

“他没有出声,只是大大地睁着眼睛,似乎想要把这一刻永远烙进心里最深处的角落。”
他的血滴在他的脸上,顺着脖颈滑下,漫上无数伤疤。

是冰凉的雨抑或泪。

“那是一颗用血画成的心。”
“他的声音从左耳穿到右耳,反反复复重合了无数个来回,最终来自心脏的刺痛告诉他这不是梦。”
——————————————

Ⅴ.闪电点燃氧气,最艳丽的绿色和紫色跃动在黑洞的掌心。祂握上拳头,将粉尘挥洒上凹凸的大地。无数畸形的怪兽挣扎着跳跃冲出牢笼,嗜血的通红眼珠注目着过往而不停驻的缔造者。暴虐的执行人不屑一顾,他们肆意践踏着无趣的一切,即便破坏了规则也置若罔闻。

卡米尔想微笑。
卡米尔想得到拥抱。
卡米尔想咧开嘴。
卡米尔想把塞入胸腔的子弹挖出来。
这是一种祭奠。
祭奠我们未曾拥有过的恋人。
缅怀我们热烈却不暴露的爱。

它在某天晚上,恶作剧似的摘掉他的帽子。它注视着他空洞的蓝瞳。
“——想知道无定之躯的秘密吗?”




Ⅴ.他在反复做噩梦,在梦境的尽头一直是那片回音花。一身血衣的雷狮站在那里,伸出手想要拥抱他。
可是卡米尔身上的尖刺把他戳漏了。他开始喷血,回音花触碰上血液开始生出诡异的触手。触手摇啊摇,摇啊摇,杂草开始疯长,攀爬上他的小腿。
他就像生了根动弹不得,任由荆棘撕破他的血肉,揉碎了草药招引来一团团蚯蚓。

“选择来自出题人的恶意。”
“被规定好去路的死亡没有任何意义。”
“我思索着,思索着。”
“究竟什么是神。”



?.雷王星前第五位皇子赢得凹凸大赛的冠军,作为第八位神使登顶。
他的愿望,是创造一座存放记忆的宫殿。

点染着鲜红唇色的少年带着王冠,将自己锁在空无一人的圣殿。他终日披着长袍进行着自我博弈,时而面无表情,时而喜怒形于色。
穿插在颅内的记忆压迫着他的神经,他只好将神经全部取出,杂碎后塞进角落。
是日不落的爱。雷狮的头骨正安睡于万物之上。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了。”
他笑得宠溺,将黑色的棋子尽数掷于红毯。
“卡米尔又赢了。”

黑白交错的记忆在不断重组更替,从蚯蚓到手指,全部美好都在眼前一闪而过。

“好的,大哥。”
他俯下身来,做出跪拜的姿势,“大哥也下得很好。多谢大哥陪我玩了。”

失忆的金鱼摆摆尾鳍。它一直目睹着那个男孩自言自语,殊不知自己也是投影后的存在。
反正它也只有7秒的记忆。

“没人能看到金鱼的泪珠。”
“只有包容它生命的水知道。”

金色的灯光熄灭了。
卡米尔笑着倒在黑暗中。
鱼缸破碎,鲜红的碎片沾了卡米尔一手腕。



END.失忆的金鱼。


写的太乱 不知道有没有那种记忆错乱的感觉
欢迎捉虫(粗心大意

评论(8)

热度(40)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