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OATH

“我不认可任何因你而起的传说。”
零凛向 杀手paro 参加了120分! 关键词→西瓜
BGM:『Dount Hole』

“所以,你到底有没有接那个单子啊。”衣更看着眼前吃着红豆拌饭的黑发男人,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桌子。
“还是你终于动了情,没有收钱就帮他把那个家伙做掉了?”

海鸥在港口周围盘旋,地上成堆腐烂的小鱼层层叠叠,黑色的污泥把原本坑坑洼洼的石头填成一个光面。
坐在餐厅里的两位少年正在吃饭,他们表面上是在聊最近的新鲜事,实则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传递信息和资料的。

店里的生意冷冷清清,真绪偷笑着敲桌子,“是不是啊?”
凛月把银制勺子放在一边,摘下手套,也开始敲桌子。

“谁会免费帮他啊,那个笨蛋老哥。”


——————————————
朔间兄弟是这一片有名的杀手组合,哥哥零多半时间担任暗桩的工作,而弟弟凛月则负责动手。在外人眼里,朔间凛月极其排斥和自家的哥哥同屏出现,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身价值好几位数的凛月是和零同居的。

扎着小辫的零伸手够到一听番茄汁,熟练地单手打开后端到凛月嘴边,“喔,凛月要不要喝一口?”
凛月悻悻将刀掷向茶几上的西瓜,他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裤子。“又被发现了…什么时候才能把你杀掉啊…”
零站起身,走向西瓜,“还得再加把劲啊。凛月的呼吸声吾辈可是听得一清二楚。”他把刀拔出来,将西瓜切成一瓣一瓣的。
“还有啊,凛月,吾辈觉得汝下刀的角度还可以再精准一点。”水果刀在零手里转着圈,“比如这样。”他在空中比划了两下,丝毫没有在弟弟身上进行近距离教学的意思。
凛月拿起一块西瓜,小口吃起来。鲜红的液体顺着他摸惯了枪的手流下,滴答滴答淌在地方上。零拽了纸巾坐在他身边,帮他把西瓜的汁液擦干净。厚重的窗帘仿佛把世界与他们隔绝开来,此时外面是白是黑已经完全无所谓了。
凛月吃着西瓜,眼神随性停在屋子的一角,他的鬓角因为刚刚的偷袭而微微翘起,零刚想伸手把它抚平,这时…

啪嗒一声,灯灭了。

黑暗中,凛月沾满黏糊糊液体的手轻轻糊到零脸上。
“你是不是又忘记买电了?”



——————————
死神般的黑色身影趴在楼顶,他的目标正在和合作伙伴讨论着接下来的工作。
趴楼顶的活很无聊,幸好他不是招惹蚊子的类型,不然这次的单子会更令他厌恶。 他又一次透过十字线瞄准了目标的头,那具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身体让他恍惚到以为自己已经将其射杀。做这份工作最怕的就是沉不下心,一个手抖没准就会把子弹送进自己的脑袋了。
朔间凛月在刚刚进入这一行的时候就有过一次巨大的失误,虽然他失手后迅速逃离了现场,但是目标的手下穷追不舍,他渐渐被逼入绝境。

“然后呢?”被他带入行的紫之沏好红茶,“师傅是怎么脱困的?”

他喝了一口红茶,敲敲桌子。
“年纪大了,记不得啦。”

————————————
夜色降临,街上的人少了起来。办公室仍然亮着灯。朔间凛月聚精会神地盯着目标,期待着子弹切入大脑的那一瞬间。

『开枪。』

突如其来的指令从耳麦里传来,他下意识地按下扳机。

那个熟悉的声音很飘,『目标已死亡,走。』

提着黑箱子的现任死神边下楼边冲耳麦抱怨着,喂既然你也在盯着干嘛还雇我动手,这算是零花钱吗?
早已经在车上准备好接应的零笑着回答,这是吾辈的爱啊。
切。

车开回别墅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蹲了小半天点的凛月把衣服甩在沙发上,淋浴解乏去了。零把散落的衣服一件一件丢进洗衣机,是不是该雇个做家务的阿姨呢?他歪头想着。
从冰箱里取出上次没吃完的西瓜,零把它摆到了茶几上。他搓着手坐到椅子上,打开电脑看看有什么新的委托。

“嘿,凛月。西瓜在茶几上,还是凉凉的。现在不吃,一会就不凉啦。”
他若无其事地拍拍偷袭失败的凛月的肩膀。

“别丧气,汝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来尝试杀掉吾辈。”

——————————
随着太阳的一边出现在地平线,新的一天降临了。凛月推开真绪开在海边的餐厅的门,过来吃宵夜。

“今天也要红豆拌饭?”
“再加一份草莓布丁。”

上了菜以后凛月抱怨起零给他的这单生意,说完全是浪费时间。那明明是应该给超级新手准备的练手单嘛。
真绪听着凛月描述这次的情况,突然笑起来。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的第一单生意。”
“是跟这个情况一模一样吧?”
“那个前来接应你的人…”
真绪慢慢敲出一个名字。

“是『死神』吧。”




END.Oath
120分还是好短我写得太慢啦(被打
凛月回答创他年纪大啦记不得啦的时候敲了敲桌子,那个时候就是在敲零的名字w

评论(2)

热度(43)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