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零凛】梦

* ooc注意 虚构童年 私设多

———————————————————————
0. Re:
醒醒,已经是晚上了。
已经不是白天了,应该起床了。
混蛋兄长,醒醒,别睡了。
快醒过来…算我求你了,兄长。
睁开眼睛啊…
混蛋兄长…
不…
不对…
请不要…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是吾辈最爱的弟弟。他在呼唤着吾辈…
但…

吾辈睁不开眼睛。

像是有刺眼的阳光照射在脸上,似乎有一种奇怪又强大的力量强迫吾辈不睁开眼睛。

凛月…是在哭吗…
作为哥哥怎么能让亲爱的弟弟那么伤心呢,只是吾辈…
真的无法睁开眼睛,抱歉啊,凛月。

他在零耳边恸哭。

四周突然响起了属于城市特有的嘈杂声。
人们的说话声,呼吸声,鸟拍打翅膀的声音,车轧过马路的声音,鸣笛的尖锐声…
蝉在浓密的树叶之间隐匿着自己的身形,但连绵不绝的求爱之声将脆弱的身体轻松暴露出来,空调运转发出的嗡嗡声,水滴滴在干涸土地上的微弱之声。
偶尔有风过境,带动了某人床边的风铃,叮叮,混入了不知名而熟悉的钢琴声。
天使在弹钢琴。专注的神情,流畅的琴音,清秀的面容…
是凛月…吗?
他的身体放松下来,任由钢琴声慢慢流淌。

“像断了线的珍珠项链。”
琴声戛然而止。
他的脑中又只剩下日常杂乱的生活之音。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零四周嘈杂的声音终于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绝望的,被水所淹没的感觉。

汝能体会到吗,那种莫名的压抑感渐渐渗透进自己的身体,慢慢地夺取自己的呼吸,从耳朵,到脸,嘴,最后是鼻子。
生命的倒计时在脑中沉重而冗长,钟摆荡起,落下,谁都不知道下一秒是否就是生命的最后。

吾辈曾经历过无尽的绝望与悲伤,因为巨大的挫折而失去了最初的信念,放弃原有的一切,前往异国他乡。回来后最爱的亲人视吾辈为陌路人,心上的隔阂远到连接近都无法顺利的做到。

后悔。

不后悔。

吾辈所做的一切已然无法改变,能做到的便是去尽力弥补缺失的爱,即便会被所爱之人伤害,即便他还是不会与吾辈亲近,吾辈也毫不在乎。
这个世界上,汝是吾辈最大的牵挂。

也是吾辈最愧对的人。

梦醒了

1.幸福
潮水退了,令人悲伤的窒息感与之前的声音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眼睛可以睁开了。
零坐了起来,他有些迷惑地整理着头发,四周很黑,但对于吸血鬼来说,黑暗是最舒服的环境。
等他恢复了视力时,他发现他正坐在家里的地板上。

突然出现的光亮让他身体一震,他恍然间发现自己的身体移动不了,像石块一样僵硬在地板上。
电视被人打开了,那人随后便拿着蛋糕坐到了沙发上。凛月的脸映着电视机发出的彩色光斑,零看不清他的表情,不知是因为光线太暗还是那人的表情太过淡漠而趋近于无。
凛月的目光没有集中在花花绿绿五彩斑斓的电视上,他没有开声音,整个屋子安静的可怕。

如果吾辈没有记错的话,这天…
吾辈和凛月确定了
『恋人』
这层关系。

仿佛像在看一部电影,主角是自己,所以之后会发生的事情,都早已经了然于心。

按照写好的剧本,那个零轻轻地进入黑暗的房间,他小心地坐在了凛月身边,望向他的脸。

坐在地上的零脸色苍白,他看着沙发上的两人向演哑剧一样,凛月别过脸,嘴里好像在说着什么,零搭上了凛月的肩膀,轻轻地摇着,嘴里在低声安慰。
……
那个零温柔地擦掉了凛月微红脸颊上的泪,他任由弟弟埋进自己怀里低声哽咽。
“别哭了…”
“吾辈爱汝哦,凛月。”
“吾辈最最最爱汝了。”
“永远哦。”

零表情复杂地看着他们抱在一起。

“兄长……”凛月将嘴唇贴到了零冰冷的唇上,他将舌头伸进了零的嘴里。零也热烈地回应他,屋子里充斥着令人遐想的水声。

“……”坐在地上的零伸手摸了摸嘴唇。
“凛月的吻还真的很温柔呢…”他这么回忆着。
“吾辈很幸福哦,有凛月在身旁。”

即便现在吾辈只是一个看电影的观众,但这份记忆,这份情感,是真的存在的,炙热的,令人安心的。

画面扭曲。

一场电影结束了,可人生不止只是一场电影。

2.赤红
他的眼神迷离,咬在嘴里的口/球限制住了他的抱怨。
赤红色的麻绳紧紧束缚住白皙而无力的吸血鬼,他做不出任何有效的反击,只能任由绳子勒紧在身上。

从光洁的颈部,延伸到胸前,缠过细瘦的腰肢,一直绑到了胯下以及大腿。
粗糙的麻绳肆意刺激着凛月全身的每一条神经,他想要挣脱这红色的恶魔,越挣扎便越难脱离。

身后的吸血鬼为他戴上了眼罩,凛月浑身颤抖,在黑暗中,身体的感官系统变得更加灵敏,身上传来的酥/麻让他不禁有些害怕。
说不出话,看不了东西,不能活动。
就像一只可以被随意摆布的小吸血鬼娃娃。

身后的零将他抱在怀里,他温柔地咬住凛月的耳垂,细细感受着怀里的手足细微地颤抖。
“不用害怕呢,凛月。有哥哥在呢。”

激/烈地碰撞,无法抑制住的爱,他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床单,喘息声混合着粘稠的水声,屋子里独特的雄性荷尔蒙的味道。

紧紧的包容,富有弹性,大腿间白色的浑/浊,被汗水淋湿的床单。

在最后的时候解开眼罩,取出口球,他赤红的眼里含泪,
“…兄…长”
“轻…一点…”
“混蛋…很痛的…”
凛月最后一下的喘息声已经接近于哭号,零发泄般填满了白色的浑/浊,他将手指点在凛月咬的鲜红的嘴唇上,感受着凛月像猫一样一点一点的舔湿了手指。
“帮我松开…”
“还有一次哦~凛月不要着急哦。”
小猫乖乖的舔/舐变成了用牙咬,零的手指下一秒便见了血。
“我可不喜欢你这种有霉味的血,”凛月还是将手指含进嘴里,“这次太累了,就不嫌弃那么多了…”

结束时,凛月已经闭上了双眼。零为他解开红色的束缚,心疼地看着他身上留下的痕迹。从头发一路摸到了脚,心满意足的零抱起凛月进入了浴室,他轻柔地为凛月清理着刚刚留下的痕迹。
擦干净头发,凛月便开始发出小小的梦呓,零抱着他躺在棺材里,一下一下地摸着他的头发,慢慢入睡。

在一旁观摩的…另一个零,他脸色难得有些发红。
“啊…看着吾辈自己和凛月在一起做/爱还是真是恶趣味啊…”
他想无奈地耸耸肩以掩盖下身的粘稠,却想起自己还是不能动。

“凛月…”
他低语着。

汝是吾辈最痛的伤。

3.秋千和樱花

汝喜欢樱花吗?
在吾辈家的院子里,有一颗很大的樱花树。从吾辈有记忆开始,那棵树就已经立在那里了。凛月和吾辈小时候很喜欢在那棵旁玩耍,所以父亲为吾等做了一个秋千挂在了树枝上。
零伸手比了比。
大概这么高吧。
他笑得很温柔。
凛月很喜欢那个秋千,所以每次都是吾辈推着他,看着他开心,吾辈便也不觉得无聊或是累,这样玩上一下午也不会觉得累。
然后…

那天,天气很好。
黄昏时候的太阳将云染成了鲜艳的颜色。
零打着伞站在路边。

吾辈最讨厌阳光了。

鲜艳的樱花撒满了路边,零零散散还混杂着几片机械零件。
刺鼻的气味宣告着主权,路边的行人冷眼匆匆而过,偶尔会有几个好事者停下来旁观两眼。

警笛声,爆炸声,惊呼声。
混合在零离开的背影以后。

                      『坠入深海的刺骨寒意』

拿到那个小小的罐子后,零不禁有点想笑。

吾辈最亲爱弟弟,生前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在这个罐子里?

别开玩笑了。

零将那个罐子埋到了后院里,他们年幼时最钟情的游乐场。
他坐在秋千上,轻轻地晃着,随后从兜里找出一根烟,点着。
烟在黄昏中渐渐化为灰烬,他处在樱花树下的阴影里,望着光秃秃的墓地,眼神淡漠。
烟雾绕上了樱花树的树枝,与零散发出的孤独混合在一起,编进了秋千摇晃着的绳子里。
零将烟掐灭,双手紧紧握住秋千旁的两根绳子,他双脚蹬地,高高地荡了起来。

荡着荡着,眼睛就进了沙子呢。

零这么想着。

第二天的凌晨,有些憔悴的零走到了街上。他找到了街角的一家小花店,因为时间太早了,花店还没有开门,于是他就坐在店门口的石阶上等待着。

吾辈第一次这么期待会令吾辈死亡的黎明。

“哦…小伙子…这么早干嘛坐在这里啊。”天还没亮,花店的老板,一位老奶奶便打开了店门,“虽然还没开始营业,但请快进来,外面风寒,吹久了会感冒的。”

“谢谢。”

零坐在花店的藤蔓椅子上,喝着老奶奶泡的玫瑰花茶,他看着奶奶慢悠悠地给各种各样的花草浇水,在清晨的第一缕光照进透明的落地窗时,奶奶将门框上的牌子翻到了写着『营业』的一面。

因为时间还很早,所以花店里没有客人来到。

“所以说,”奶奶微笑着坐在零的对面,“小伙子你想要什么样的花呢?”
她指了指还带着水滴的红玫瑰,“送玫瑰给爱人也许会很庸俗,但总是管用的。”
一团团白色的花在水里安静地浸泡着,“木绣球可以送给家人,它的花语是美满团聚——当然也有『希望』的意思,可以送给你认识的正在努力拼搏的学生。”
“或者说,”老奶奶轻轻起身,取来一把蓝色的小花。
蓝色的花小小的,每朵有五瓣花瓣,它们紧紧的靠在一起,小而耀眼。

“这个是『Forget me not』,勿忘我。”

“可以给家人也可以给爱人。”她给零的杯子里重新倒入热水。

“即便『死亡』,这份深深的羁绊、所留下的回忆…”

“即是永恒。”

她拍了拍一身黑装的零的肩膀,“小伙子,你深爱的人去世了吧。”她叹了口气,“这束花算是奶奶送给你,去带给你想要送的人吧,去告诉他,你不会忘记他,他也不会忘记你的。”
“奶奶还有工作要做,所以小伙子,这束花带不带走是你要做出的决定。”

零开口说了些什么,随后他便从兜里掏出钱,放在了桌子上,把杯子默默洗干净后,带着花束离开了花店。

汝还记得汝曾经说过什么吗?
抱歉,吾辈不记得了。

黑色头发的男人坐在了蓝色的花前,他仔细地将花整齐摆好,双手合十。

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因为太久没有哭过,所以眼泪的味道陌生而苦涩。

“凛月…”男人在心里默默叙说着思念,他紧闭双眼,表情淡然而温柔。

“…所以,请别忘记吾辈对汝永远的爱。”
他轻轻吻上这片对他熟悉不过的土地,他亲爱的弟弟,唯一的爱,如今亦回归于尘土,回到了拥有过无数美好记忆的这片土地。

微风吹起男孩耳边的短发,他手里举着一朵蓝色的花,那朵花开放的极尽灿烂,男孩温柔地笑笑。
他轻巧地跳下了秋千,走到了跪在地上的零身旁,伸手揽住他的脖子,悄悄将那朵勿忘我卡在零的耳后。

“请不要忘记我,兄长。”

他的微笑、声音,随着风消失在天空中,只留下零一人,守护着这片净土。

在远处观望的人,捂住了胸口。

0.待来年风起
那个男孩最后的声音还在零的脑海里重复
那声悲伤的
『醒来』

零苏醒了。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片白色中。
淹没了自己的深海已经消失,汹涌的悲伤已经从心上逝去。

吾辈好像梦到了过去的自己呢。
吾辈…梦到了汝,凛月。

是梦吗?
那灰白色的场景?
是梦吗?
那样疼痛的爱恋?
是…梦吧
因为…
汝已不在。

                      “Forget me not”

吾辈会永远守护这个约定。

如果那片深海是吾辈永远的心魔,那么汝,吾辈所深爱之人…

汝是吾辈一生都无法戒掉的毒。

独属于吾辈一人的佳梦。

亲爱的凛月

晚安



END
写的很乱
其实我觉得这篇还挺有意思的233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趴)

最后一段的第一句是接第一段的最后一句的…
栗子死了 他在地狱(天堂?)看到临近死亡的零(零在现实醒来时眼前一片白色,在医院),他下意识的呼唤零,想让零醒过来,后来发觉自己已经死了,零如果在这里苏醒就证明零也死了,他不想让零死,于是就改口,让零别醒过来。
凛月遇到车祸所以死亡…
不虐吧´_>`中间还有一小截婴儿车
还是一样大家能喜欢
…凛月是零的家人也是恋人…他死了零一定会超级痛苦吧´_>`
双重打击…
´_>`

评论(5)

热度(51)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