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零凛】Cry for the moon

“你还记得那种求而不得的感觉吗?”

*凛月吸血鬼设定
*奏汰机器人设定
*私设多 虚构童年
 

“汝什么时候察觉到不对劲的?”
“原谅你的那天晚上,听完那首曲子以后。”
他故作镇定地整理了一下刘海,“早知道就不原谅你了,混蛋哥哥。”
他踮起脚,吻上了零有些颤抖而苍白的唇,零紧紧地抱住了他,眼睛里布满阴翳。
 

2.
小时候的事情,我已经不太记得清楚了呢。不过我已经是个老人家了,所以最近总是会不自觉的回忆小时候的事情。
他轻轻地笑着,仍明亮的眼睛注视着黑暗的森林。
深海奏汰坐在他对面的木椅子上,“可是凛月看起来还是很『年轻』啊。”
“前辈不也是一幅年轻人的模样吗,这么多年也没有一丝变化。”
“的确呢。”奏汰抬起双臂,上下挥舞了几下,“我是『机器人』嘛。”他歪着头看着凛月,“凛月是有『感情』的吸血鬼啊,零『死去』的时候一定会很难受吧。”
他将手放在胸前,“我没有家人,只有浸在大海里,和大海里的朋友们玩耍时,才会有『幸福』的感觉呢,pukapuka~”

那应该是电流穿过核心的感觉吧,明明这种行为会让寿命减短很多,他却毫不在意吗…
这就是幸福吗?

“幸福吗..”
他低下头。
“他死了以后我好像…”
“再也没感受过幸福了。”
 

-2.
哥哥昨天坐飞机离开了这里,听妈妈说,哥哥去外面学习,要一年后才会回来。

那个人逆光站在门口,
“凛月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吾辈会经常打电话回来的。”

以前随时随地陪在凛月身旁的那个头发卷卷的男孩,摸了摸他的头,用跟往常没什么不一样的温柔语气道别后,被爸爸送到了机场。

天又黑了下来,并没有因为哥哥的离开而停止。
虽然哥哥说我们是吸血鬼,暗夜之王..
但凛月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怕黑鬼。

他不安地在床上滚来滚去,滚到累了却还是睡不着。轻手轻脚,怕吵醒隐藏在黑暗中的怪物的凛月一路摸索到了窗户前,他轻轻拉开窗帘,睁大眼睛,注视着没有云的浩瀚星空。
因为是凌晨,四周很安静。
又或许是窗户隔音效果很好,因为凛月看到一片树叶飘到了空中。无依无靠,跟随着风的指引,去向未知的某地。
风应该很大吧,不知道哥哥那里冷不冷呢。

或许真的是因为窗户隔音效果好…

因为这个世界安静到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

哥哥一定要去吗?能不能不走?在这里陪着凛月不好吗?
他红着眼睛抱着哥哥的腰。
对不起,凛月。这件事是吾辈不能决定的。
凛月别哭啊…是哥哥的错…哥哥会陪着凛月的,吾辈哪里都不会去。
过去他拍着他的后背,轻声安慰。
如今他已经不在他身旁了。

凛月望着天上月亮,“哥哥那里也会有这么美的月亮吗?”
他伸出手,想要抓住月亮,就像想要抓住远在那一边的零一样。
如果能拿到月亮的话…
哥哥是不是就会回来?毕竟他很不喜欢阳光呢,没有月亮的照料一定会很难过吧。
他踮起脚,将手指戳在玻璃上,望着遥不可及的月亮。
手指在玻璃上留下了痕迹,渐渐,窗户外的世界变得越来越模糊,灯光在视网膜的一角晕染开来,绚烂的像一朵朵彩色的梦花火。

凛月感到有什么东西顺着脸颊流下,他有些慌乱地收回手擦了一下,是眼泪。

不能让爸爸妈妈和哥哥担心…

他抬头,注视着那轮明月。

“哥哥…”

-1.
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仿佛像是一盘录像带,明明已经放到朔间凛月的人生里转过一次,现在又从尘封已久的仓库里取出,再次播放。
熟悉的音调,画面,连伴舞的角色都没有改变。
发黄发卷的过去并没有支离破碎地离去,它们只是小心地藏匿在某人内心的角落,伺机卷土重来,再次支配他内心的恐惧与空虚。

人是会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的。

眼泪又流了下来。
他惊愕地抽回对着月亮伸出的手,像做错事却败露的孩子一样迅速地擦掉脸上的透明液体。
他又离开了,用同样的借口去逃避。
但我还是跟孩童时期一样,对着月亮哭了啊,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阻止不了他离开…

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
他义无反顾地再次举起手臂,伸向了惨白的月亮。
伸出手就能挡住的月亮,是那么渺小的存在,但流淌的月光总会穿过指间的缝隙,最后滴在地上。

你就像那月亮一样,他自嘲地笑笑,转身坐到床边,注视着空无一人的街道。

与我相隔万里,
令我求而不得。

他翻身躺上了床,将脸埋在了柔软而布满尘土的枕头上。

打了两个喷嚏后,他安然入睡。

0.

“凛月,吾辈要怎么做才能让汝原谅吾辈呢?”
“把天上的月亮给我啊。”
“……”

零一个人坐在学校的庭院里,看着天上如弯刀般锋利的下弦月,默默叹气。

心爱的弟弟对吾辈还是那么的冷淡啊…月亮什么的…
他苦笑着抬头,怎么弄到手呢。

起风了,零裹紧身上的单衣,这么坐在外面让风吹也没什么作用。明天会感冒的,头晕可不是吸血鬼喜欢的东西。

明天再想吧…今天先去睡觉。
他拿起身旁的眼镜和厚厚的精装书,走到教学楼里的轻音部活动室。他靠着角落里的棺材坐下,看着撒进活动室的月白色,有些烦恼地闭上了眼睛。

凛月想要月亮吗…
照片?月亮形状的蛋糕?
还是…

他想到了什么。

过了一会,腰部麻木了的零扶着棺材晃悠地站了起来,他扶着腰艰难地走到了钢琴边,取出了白纸和笔,踩着踏板,轻轻地按下了几个音符。
他时不时在纸上涂涂改改,随着夜色越来越深,他也越来越兴奋。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到活动室时,零起身,将画满音符的纸塞到棺材里的枕头底下,随后他满意地躺入棺材,如释重负地盖上了沉重的棺材盖子。

吾辈小时候偶尔会和凛月一起弹钢琴,不过出国的那段期间疏于练习,所以琴技远远比不上一直在练习的凛月。但是作为一个偶像以及UNDEAD的队长,梦之咲的三奇人之一,吾辈的作曲能力虽然比不上那个人,但花上时间做出的东西也不会太差。
而且这次也不是写新曲,而是翻新以前不成熟的曲子。
睡醒后的他笑眯眯地抬起钢琴的盖子,勤快的再次开始作曲。

“朔间前辈居然是醒着的!真少见啊!”
“对啊对啊,而且前辈还在那么认真的工作,果然是发生什么了吗??”
日向和裕太在一旁窃窃私语。
零没有在意他们的议论,仍然把注意力汇聚在手里的钢琴谱子。

月亮…

在满月那天,曲子写好了。

夜幕降临后,凛月坐在钢琴凳的一角,零也小心地坐在钢琴凳上。他看了一眼窗外反射着柔和光线的月亮,深吸一口气,开
始了弹奏。

刚刚弹奏了几个小节,凛月就不可置信地眨眨眼睛。
“这个是…”
“吾等小时候,为了安慰怕黑睡不着凛月,吾辈给凛月唱的摇篮曲,那首曲子是吾辈自己想的哦~”
零没停下手里的弹奏,“至今还没忘记是因为当时亲爱的凛月说,听到这首歌就像看到了月亮一样…”
他顿了顿,“有月亮在,夜晚便不再黑暗,怪物鬼魂什么的也不复存在,这样的话,凛月就不会害怕了。”
“亲爱的凛月听着这首歌就能睡着了。啊,真是有点怀念那个时候啊,那时凛月还很亲近吾辈呢…要是现在凛月能回到过去那样…”
零不再说话,他将感情全部投入到了手中的钢琴曲里。

凛月闭上眼睛,仔细聆听着钢琴清脆而温柔的声音流淌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那声音柔和而不失力量,就像很多年前,零轻声唱出的摇篮曲一样令人安心。
无数个黑暗的夜晚,沉重的夜色紧紧扼住某个少年的喉头,在他将要窒息之际,一束月光撒进他的心里,让迷茫而幼小的他找到了方向。

站在月光里的男孩笑着向他伸出了手,将他拽出了黑暗。

他的歌声很稚嫩,偶尔还有点跑调,但是从他嘴里唱出的曲子似乎有神奇的力量,那力量驱散了无穷无尽的黑暗,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绝望中,化为一束光,为凛月指引着前路的方向。

一曲终了。

零在不知不觉中流下了眼泪,当他敲下最后一个音,双手离开钢琴时才发现自己的脸上早已布满泪痕。
“这首曲子叫《moon》,不知凛月是否满意呢。”他揉了揉凛月柔软的黑发,“吾辈真的没有办法把天上的月亮取下来,请凛月原谅…”
他将下巴抵在凛月的肩膀上,“凛月想听吾辈唱摇篮曲的话,可以随时来找吾辈。”
“没有陪在凛月身边的两年,吾辈能不能用一生偿还?”
他小心翼翼。

“随便啦…勉强原谅…”他闷闷的声音传到零耳内。
凛月用头发蹭了蹭零的脸,“说好的哦,兄长一辈子都不能离开我身边了。”
“嗯,说好了。”
凛月擦掉流下的眼泪。

零看着月亮,将嘴凑到他耳边,
“今晚的月色,真美丽呢。”

0.5.
“兄长…”凛月趴在零身上,他眼里无神却透着渴望。

“终于…饿了吗?”零拉开领口,将颈部暴露在面前饥饿的吸血鬼眼前,“没关系,吸吾辈的血吧,但是约好了哦,汝只能吸吾辈的血,不能伤害其他人。”
凛月没有回答。他没有丝毫犹豫地咬住了零的脖子。
零没有抵抗,他感到自己的灵魂渐渐脱离了身体,直到灵魂还差一点就要全部与身体分离时,凛月才恢复了理智。
他慌乱地退后,胡乱地用手擦着嘴上的血,零的头歪在一边,但是能看出他还有呼吸。

……我干了什么?
兄长他……
“我去叫救护车…兄长你坚持一下!”

“没关系哦,凛月。”零微弱地开口。他因为体力不支而趴在了地上,“叫救护车来的话,凛月的事情可能会暴露,自己亲爱的弟弟要被拉去做研究的话,作为哥哥的吾辈怎么会同意呢。”
“吾辈只要好好休息,吃凛月做的饭,很快就能恢复的…只是不能去上学罢了。”
“不过吾辈的出勤率也不怎么高…这下…”
他脸色惨白,但此刻还不至于那么狼狈,应该没太大问题。
凛月松了一口气。
他走到零身前,想要将零抱起来送回屋里,但是…

“吾辈亲爱的弟弟啊,汝力气不够抱不动吾辈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请不要拖着吾辈移动啊,头敲在地板上可是很痛的,哥哥还是个伤员,这下更想吃凛月做的布丁缓解一下了。”
看来没多大事。
“布丁什么的再说,兄长能坐起来吗,我背着兄长回去吧。”

背一个身高比自己高,体重比自己重的一个人,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朔间凛月背着朔间零走出钢琴房,他一步一步缓慢地移动着,背上的人已经晕厥而发不出声音了。
凛月将零放在客厅的沙发上,他跌坐在地板上,想要擦擦头上的汗,但额头上冰冷的触感无时不刻地提着着他,他是吸血鬼。

这么下去可不行,他这么想着,接触不了阳光,容颜不随时光变化,肚子太饿迟早会伤害到别人…

他起身去房间拿了自己的毯子,盖在了发抖的零身上。
先不管那么多,凛月晃晃头,要给他做点东西吃…

零再次醒来时,天还是黑的。
“…凛月?”他闻着毯子上熟悉的味道,轻轻地唤了一声。
凛月正蜷缩在沙发前的地上,听到零的呼唤后他立马起身,看到零没什么大碍后放松下来,“你醒了啊,兄长,请把这个喝了。”

他将桌子上的淡红色饮料递给了零,零接过,疲倦地微笑着,“这个喝下去不会死掉吧…不过凛月做的食物虽然卖相平平,但是味道从来都很好。”

他喝下了一口,皱了皱眉头,这种味道说不上好喝,但是总有一种熟悉的味道。

“是兄长喜欢喝的番茄汁和酸奶的混合体,一开始我查补血品时也吓了一跳,不过是给兄长喝,就没有犹豫地制作了。”他从厨房里端出五杯一模一样的饮料,“请兄长好好喝下去,全部喝完了就可以吃布丁了。”
???????
零无奈地笑笑,伸手接过一杯,仰头喝了下去。

1.
靠在零身上睡觉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
住在城市里太容易暴露了,被吸过两次血后,零终是抵不住这压力倒下了。
凛月不愿再吸零的血,但时间拖的越久,他就越来越压制不住体内的欲望。

想要『进食』。

零托熟人在深山里买下一栋木屋,不久后带着凛月离开了城市。

离开的那天有雨,凛月举着黑伞站在朦胧的雨雾中,他静静注视着这栋陪他很久的房子,直到零提醒他车来了,他才轻叹一口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森林里的动物很多,虽然兔子等小型哺乳类动物的血远远比不上人类,但对凛月而言他已经很满足了。
木屋与世隔绝,但零总保持着半年去城市里购买必需品的习惯,除了凛月出门觅食时,他们都待在一起。
零总是在看书,他一直在寻找让凛月复原的方法,但直到烛火燃尽的那一天,他也没有找到。

天黑了,凛月紧紧握着零的手。那人安静地躺着,看上去就像入梦一般。他的发丝仍青,正当成熟而有力量的年纪,却因为过去的经历提前踏入沉睡。

“答应凛月了,之后的一生会一直陪在凛月身边,虽然可能会被凛月嫌弃,虽然可能会惹凛月生气,但吾辈…”

“有凛月在身边,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他在那个月夜许下承诺,并且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即使后来他知道自己的寿命不久,而凛月永生,他也没有违背过诺言,一直守护在他身前。

“吾辈要比凛月先离开了…真是对不起凛月啊…明明敞开心扉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结果现在就要提前结束了吗?”

“凛月别哭哦,吾辈也会伤心的…”

“过去伤害汝的事情,吾辈万分抱歉,虽然之后一直陪在汝身边,却仍不能心安。”

他虚弱地开口,声音颤抖。

在最后,他闭上眼睛,轻声哼唱着那首童年时创作的歌,月光撒在他身上,温柔却不带着一丝温度。

吾辈亲爱的凛月,
晚安。

“在那一天,我的月亮消失在了太阳之后,自此,世界充满了可以轻易杀死我的灼热阳光,再没有一个温柔的,可以包容我的夜。”
“眼泪刚刚从眼眶内剥落,还没有流到脸上,就被那刺人温度抹消。”
“无论再怎么哭泣,也唤不回天边的月亮了。”

2.

过了多久呢?

因为时间不在他身上留下痕迹,渐渐的,他便失去时间的概念。
原本以为这辈子就独自一人待在木屋里的凛月,在某一天,因为某个契机,他从零的笔记里得知,过去的某位前辈,是一个机器人。
他写信邀请前辈来访,并在信里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请求。

坐在面前的那个机器人曾无数次将自身浸没在水中,任由寿命减短却毫无怨言,甚至在讨论这件事时露出天使般的微笑,说出自己很幸福。

兄长也是吗?
被凛月吸过两次血,因此寿命骤减,但他并没有表示出什么负面情绪,仍然陪在他身边,给他想要的爱,说着他很幸福。

不是骗人的吧。
你真的很幸福吗?

“前辈,你还记得我提出的请求吗?”

“当然,毕竟是零的『家人』嘛,我准备好了哦,pukapuka。”

『幸福』地沉睡吧,他在『等你』哦。

银色的光钻进凛月的腹中,他长叹一口气,“多谢了,前辈。”

“请把我埋在屋后的那个墓碑旁…”

他最后笑着陷入了安恬的睡眠。

月光打在他的笑脸上,苍白的容颜渐渐化为灰烬飘飞在了空中。

一滴眼泪滴到了地板上,渗透进粗糙的木头,干涸的灵魂终得到解脱。

迎来了『死亡』。
祈求了无数次的『死亡』。
得知他很幸福后,释然的『死亡』。

久等了。
终于可以笑着得到你了,
我的月亮。

深海将灰烬一点一点收在印着蝙蝠的布袋子里,他守信地将布袋埋到了零的墓碑旁。
他将零墓碑前有些发黄的白花换成新鲜的,又采了一把放在了新立的墓碑前。

晚安,祝你们有个好梦。
愿着月光照亮你们前行的路。

晚安。

END. Cry for the moon

姊妹篇,凛泉的《被封住的嘴》

我文风好磨叽啊x
时刻提醒着自己点题真是痛苦orz
『Cry for the moon』是求而不得的意思。
幼时凛月想要零回来
零想要凛月回到过去那样
零死后凛月想要死掉(此处有bug请不要在意)(最后凛月的请求是让奏汰杀死自己,奏汰拿银剑捅了凛月´_>`哦莫这是啥鬼剧情)
三次求而不得(叹气)
希望你能喜欢。

晚安
我的月亮
 
给我小红心的大家
我真是感激不尽
太谢谢了
【抱

评论(13)

热度(79)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