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凛泉】被封上的嘴

*标题可能怪♂怪的,但是信我,它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滑稽.jpg)
*设定是剧透,所以放在最后了 半同居设定
*第一次写凛泉 会ooc 请多多包涵了 (很短)

濑名泉至今仍不知道朔间凛月是否真心爱过自己。

虽然那只黑发赤瞳的熊无数次俯在自己的耳边轻声说着我爱你,他眼神中爱意与信赖让泉无法脱身。但他最近对自己莫名的疏远让泉觉得有些不对劲。尽管每当knights因为活动而开会时,凛月还是像平常一样安睡在一旁的沙发上,但他向内蜷缩起来的身子不禁让泉有了一种陌生的感觉——这只熊居然开始没有安全感了?

“喂,小熊,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啊,再不起……”
一天的活动结束了,当泉像往常一样回头叫醒凛月准备回家时,发现原本应在沙发上睡得安稳的人却不知在什么时候踮脚悄悄溜走了。
“那家伙什么时候走的?”他不满地嘟囔着。关上活动室的灯和门后,他从书包里取出一瓶碳酸饮料,“不小心多买的饮料没人给了,现在只能自己…算了,一会遇见游君时给他吧。”

游君吗…他望向窗外的夕阳。
已经好久没和他说过话了,这个哥哥是怎么当的,怎么能让自己的弟弟离开自己的身边呢?
他除了脸一无所有,只有哥哥才能保护他,只有哥哥才能明白他的感受…
可他并不接受我的这份爱。

等他明白的时候就会回到我身边了吧。
可我也许等不到那时候了。
他耸耸肩,将帽子和口罩戴上,走出了校门。

城市车水马龙,泉一个人拿着包走在路上。身边的人总是成双结对,情侣们暧昧地牵着手,他们脸上闪烁着的神情令泉感到像被岚靠太近一样恶心。
他不自觉地挺胸抬头,像高傲的天鹅一般穿过满地烂菜叶的菜市场,飞奔着越过站着衣着暴露女子的小巷,捏着鼻子一脸嫌弃地跨过垃圾收集厂。
真是的,小路就是乱啊,早知道就走大路了,但是走大路那么慢…
他不愉快地甩甩头,等红灯时,他将包里的饮料和100日元随便递给了路边的一个流浪汉,“真是的,包这么重,怎么让我背回家啊。”他使劲地按了按讯号灯上的按钮,当绿色的光芒出现时,他快速地通过十字路口,扭头又钻进一条小巷。

心脏好像不再跳动了,无论跑的多么快,胸腔中的那个玩意也没有反应。

当他打开家门时,看到鞋柜里摆着一双熟悉地棕色的皮鞋,在他换上拖鞋时,听到了来自客厅那边的某人均匀的呼吸声。

…他仿佛听到了心脏重新开始跳动所发出的声音。

切,刚刚才不是害怕呢。

不过这家伙,又在沙发上睡着了?
想到今天凛月无视自己先回家的事情,泉面无表情地打开了客厅的灯。

“…小濑?”
被灯光亮到的凛月懒洋洋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小小地伸了个懒腰,“灯光好晃眼睛啊~我做了什么事情惹小濑不开心了吗?以往小濑都会超~温柔地喊我起来,今天怎么用这么粗暴的方式了呢?”
凛月赤红的眼睛里闪烁着迷惑,泉看他这幅撒娇的样子也没了脾气。他走进自己的房间换上干净的衣服,回到客厅时已经恢复了平常的状态。

“今天下午你没等我一起走啊,笨蛋。”

“因为我看小濑工作得那么认真嘛,睡醒了去打扰小濑也没什么意思,再加上其他成员都没有在意我这里,于是我就提前离开了。”他伸手戳了戳泉的腹部,“小濑因为这个在生气?”他笑了笑,指着厨房,“锅子里有我买的关东煮,小濑还没有吃饭吧,现在还不是很晚,一会再吃可就要长肉了。”

“切,我还不至于让你提醒这方面的事。”泉走进厨房,他发现关东煮已经彻底凉下来了。开火将锅子里的东西加热,过了一会厨房里属于食物淡淡的香味就飘到了客厅。

坐在沙发上的凛月面无表情,他对着自己微微发红的皮肤发呆,直到看见泉端着锅子出来才笑着凑到了餐桌前。

泉又拿出来两副筷子和一个小碗,他轻轻搅动锅子,将一些煮成黄色的萝卜块和偏紫黑色的魔芋夹到了小碗中,然后将锅推到了凛月面前。
“我吃这些就够了,剩下的就勉为其难地交给小熊了。”

“小濑晚上还是吃的这么少啊…真健康呢。”
“可是吃的少身高长的也慢啊…”
“小濑真的不吃吗,这个福包真的很好吃呢♪”
“小濑blabla…”
“小濑blabla”
“牛肉丸的口感很Q呢♪”
“小濑我特地为你煮了几只虾呢♪”
“小濑真的不吃吗~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最好还是不要吃的太少呢♪”

…喂!

凛月每吃一样食物都会向泉形容那鲜美的味道,看着他因为吃掉烫口食物而微微发红的脸,泉心一横,抱着就这一次,一会一定好好运动的心理,抢过了凛月手中的锅子,将里面的虾、竹轮和福包都夹了一个到碗里。
“还有这个,这个,这个,都很好吃~♪”
“知道了,不用你提醒。我吃过这家的关东煮,这可是我家楼下的店啊,我过去可是超喜欢带着游君去……”

吃呢。

泉下意识地停住了嘴,停顿了两秒以后还是装作无所谓地说了出来。凛月的表情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发生什么变化,他只是微笑着盯着泉吃掉碗里的东西。
最后泉在凛月的教唆之下,不仅将碗里的吃完了,还吃掉锅里剩下的关东煮。

“吃饱了,好久没有吃得这么爽快了呢。因为担心会长痘或者长胖之类的,所以我都会限制自己的饮食,不过这家的关东煮很清淡,吃多了也没什么长痘的问题,一会多运动一下,把热量消耗掉就行了。”

“话说,”泉抬起头回望着凛月,“小熊为什么要一直盯着我的脸看?还有你吃的这么少不饿吗?”
“因为小濑长的好看啊,所以我才看得入了迷,”凛月伸手整理了一下泉的刘海,“我不怎么饿呢,小濑吃饱了就好。”

好想说出来啊。

两个人都感觉到气氛不太对,他们同时张开嘴,却在第一个字出口之前将嘴巴闭上。

好想问啊。

他们突然陷入了沉默。
泉默默地起身,将锅碗筷子洗好,放回原位。在黑暗的厨房中,他皱起眉头,望向窗外。
窗外一片漆黑。

当他回到房间时,凛月已经躺在了床的那边,他穿着印有熊图案的睡衣,脸对着墙,身体仍然像白天一样蜷缩着。
正当他想要退出房间让凛月好好睡觉时,那只背对着他的熊发出了模糊的声音。

“小濑还像以前一样喜欢游木君吗?”

是个明白人都应该回答 不,我不喜欢他了。

泉愣了一下,随后脱口而出,“嗯,我还是超~喜欢游君呢。”

凛月轻声笑了一下,“这样啊。”

“挺好的。”

从那天以后,凛月就再也没去过濑名泉家。

不止如此,过了几天以后,他便不再去参加组合活动。
当濑名泉想要去2-b找他时,岚摇摇头,“小凛月已经很多天没有来上课了。”
他去一年级那里,找到了一个叫做紫之创的学生,“凛月学长他很久没有来过社团活动了…是学长出了什么事情吗?”
真绪什么都不知道,他说他去叫凛月上学,凛月却怎么都不出家门。
最后他去了3-b,得知朔间零请了病假,很久没有来学校了。

喂,开什么玩笑?
活人也能这么凭空蒸发吗?
当他站在朔间家门口时,突然失去了敲门的信念。
如果他开门了,让我进去了,我又能干嘛呢?
因为旷课骂他一顿?
向他道歉?
不,我没什么可道歉的,我真的…
还在喜欢游君。

“下雨时重新开始”
回到家后,泉收到这条来自凛月意味不明的简讯。
他没有回信,打开了天气预报,后天有雨。

第二天他回到家时,有个造型奇特的蛋糕摆在餐桌上。
泉尝了尝,味道还可以,按照造型来看,应该是他烤的,但是可以明显感受到这个蛋糕的味道不如他以前的手艺。
他沉默地将那个不小的蛋糕吃下。

第三天的雨,如期而至。

当他打着黑伞来到朔间家附近时,正好看到一辆黑车停在他们家门口。
过了一会,雨势不减,泉半身湿透地站在雨中,一动不动。
零拖着黑箱子出现了,他将箱子放到后备箱里,人没有进入车内。

凛月出来了。他举着黑伞慢慢离开屋檐,当他快要走到零身前时,突然回头注视着那栋房子。
随后他毫不犹豫地转头,走向了零。

当他进入轿车的一刹那,泉觉得他冲自己温柔地笑了一下。

嘴像是被黏住了一样,明明想要呼喊,明明很在意,想知道他所隐藏的秘密,明明不想让他离开。

再一次被人抛弃,泉最害怕的就是不被喜欢的人接受。

当凛月不再组合会上冲着他睡觉,晚上没有等他一起回家时,他很害怕。

当凛月开始对他隐瞒事情,疏远他,不愿再见到他时,他想起了过去与现在的他和游木真。

一切都太熟悉不过了。

离开所爱之人的痛苦。

这张被封住的嘴,已经无法将感情传达了。

泉跪在雨中,双手捂住了脸。


濑名泉至今仍未知道朔间凛月是否爱过他


小濑的表情变了呢。坐在车上的凛月这么想着。

既然我不能陪小濑,小濑又喜欢游木君,这样的话倒不如我离开,给小濑机会,让他去追求获得我不能给他的幸福呢。

这张嘴,凛月摸了摸苍白的嘴唇,除了吸血,什么都做不到。

被扼杀的感情,不需要传达。

END.

各位老爷应该没看懂吧 ´_>`
我写的好乱´_>`
如果您喜欢零凛的话请戳我的头像,看一下《Cry for the moon》,这样基本就懂了。

栗子喜欢泉,泉也喜欢栗子,但他傲娇说自己还是喜欢游君。
栗子本来想一直待在泉身边的,结果因为零的钢琴曲使他恢复了血统成为了吸血鬼(??),他不想伤害别人,于是零让他吸零的血,让凛月勉强熬过一段时间,最后零凛搬家,栗子单方面放弃泉,并且希望且祝福泉能够得到幸福。(他发的简讯重新开始,本来是想让泉忘了他,开始新的生活,结果被泉理解为凛月要和他和解。最后泉目送凛月离开后精神崩溃)

小设定:1.吸血鬼尝不出人类食物的味道。
ps:栗子在吃关东煮时已经是吸血鬼了。
所以凛月给他送的蛋糕也没以前好吃了。
2.吸血鬼本身没有血液,因此皮肤苍白。在吸入大量的血后,他们的血管里会流着被吸的血,使得他们的皮肤看起来更红润。
ps:栗子吃关东煮时脸红是因为下午吸过老零的血,是老零第二次被吸,自此零的身体就垮了,向学校请了病假。

总结:你们不能好好说话吗??

好了,写完了。
这个设定很扯……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谢谢(鞠躬)
晚安

评论(14)

热度(46)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