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敬英】午夜的街 三 【犯罪paro】

多想和你一起踏入那充满鲜花的阳光之地啊。

*ooc预警 第一次写敬英
*真的ooc!!

0.
“公主已经被放入高塔了,请leader放心。”红发的男子靠在阴暗的墙角,他一边观察着四周是否有人在监视,一边小声地对电话那边的人说明情况。

“恶龙也到位了,这次一定没问题。”

“好!太谢谢了——计划展开的很完美呢,不愧是有趣的你哦!”
坐在椅子上转圈的男人踩着头发被染成红紫色的警察愉悦地笑起来,他扭头看了一眼躺在门边昏迷的仁兔后,继续转着圈对朱樱司发号施令。

“把那个『执事』引进塔里,然后…”
他举起沾满液体的空闲之手,比了一个炸开的手势,“然后就随你的意愿喽,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只要结果达到了就没问题的。”

“不过,可以做的张扬一点哦,毕竟是司嘛,没有刺激就没有特点了,这样就不能和我一起去那个绮丽的世界了哦?如果能做到宇宙级别的华丽……”

“我明白了,leader。您就等着赞美我的performance吧。”司深吸了一口气,充满尊敬地回复着leo,不久后他挂掉了电话。

伤口稍微有些痛呢…他这么想着,但是我还不能停下,他是不会留下弃子的。
司放下电话,在原地休息了一下后,勉强地扶着墙起身。他擦掉额头上的冷汗,摇晃着走入更深处的黑暗。

在城市那边昏暗的小房间里,闪烁着莹绿色的光芒。
“好了,该处理眼前的事情了呢…”
leo取出阿多尼斯手中沾满了血液的枪,“兔子小兵,你没有替我挡住凶猛的野兽呢,如果『国王』被干掉了,要你们还有何用呢?”
“我不需要你这种既不忠诚,又没用处的士兵哦。”
“像你这样无力的士兵,还是回家玩过家家游戏吧,这里可不是什么幼儿园哦…”
他举起枪,枪口对准了仁兔。

没有能力,就要死。

小楼在这夜响起了第二声枪响。

巨大的响声惊扰到了森林里的乌鸦,那些黯淡羽毛的生灵汇聚在一起,发出了难听的哀嚎。

在黑暗中穿行的执事随着枪响,表情淡漠地停在了小楼前,他皱了皱眉头,不太妙呢,那位大人心情似乎不太好啊…
那又如何。
他迈开脚步,黑色的皮鞋稳稳地落在地上,手中的餐刀交叉在一起,没发出一点声音。

他是黑暗中的狩猎者,被绑起来的獠牙终于迎来了自由之时。

1.
天祥院英智坐在港口旁的咖啡厅里,坐在他面前的男人正搅拌着香味浓郁的咖啡,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他们沉默着,个怀心事。

他看着伫立在不远处的灯塔,昏暗的海岸线上没有任何人在意它是否孤独,是否害怕黑暗。
他看着眼镜上氤氲而起的白雾,坐在对面的人明明伸手就可以触碰到,但他的灵魂脆弱得仿佛被海风吹过就会分崩离析。

夜很深,整个店铺只能听见咖啡与咖啡杯杯壁相互碰撞的声音,灯光并不明亮,在这不算暧昧的光线下,英智的脸显得更加模糊了,他正看向窗外,消瘦的脸庞上挂着让人看不透的悲伤。

“怎么了,在这个时候叫我出来。你想在海边吹风但又讨厌一个人所以就叫上了我?”莲巳开口了,他推了推脸上的眼镜,声音还是那样的严肃正经。
“晚上天气很冷,海风吹在身上可不是一般的‘凉爽’。就算你不在海边走路,这么晚了还不睡,身体也是会受到很大伤害的。”喋喋不休的他,和往常没什么区别,但以往向他撒娇着解释的金发男人,此刻却没有开口。
英智仍然看着窗外,他像是没有听见敬人的唠叨,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有在听吗?真是的,又是这样啊。”

咖啡渐渐见了底,直到敬人叫服务员上两杯红茶时,英智才将思绪拉回到咖啡厅里。

“真不好意思呢,明明是我在这么晚叫你出来的,可是又将你晾在一旁…我最近总在想自己的葬礼,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往我的棺材里扔炸弹呢?”他眯起眼睛,喝了一口装在精致白色陶瓷杯里的红茶,有些抱歉地对敬人笑笑。

“到了那天我会守护好你的棺材的,不会让任何陌生人靠近。话说你真感到抱歉的话就赶紧去休息,别让我担心你。”敬人没有动红茶,“是要出什么事情了吗,你刚才看起来好像很兴奋…”
他也向窗外看去,只见一辆小型货船正停靠在岸边,工人们正在黑暗里搬运着普通的木头箱子。

“嗯嗯,果然还是敬人懂我啊。”英智笑了笑,“今天我一直都保持着这幅表情,下属们以为我出了什么大事,一天都小心翼翼的,十分好笑呢。”
“但是他们这么拘谨我也很苦恼,毕竟和属下搞好关系是一个完美的『皇帝』必须要做的事情,现在的我,对这个还是没有一丝头绪呢…”

英智将茶杯里的小勺子举起,贴到了敬人的嘴唇上,“嘘,别再对我说教了哦,我已经不是那个病弱的小孩子了。”
“虽然我感到胸腔里的震动已经不再有力,但这并不妨碍我前进。”
他湛蓝色的眼睛里充满坚定。
“从小时候起,我的周围就围着一堆的黑衣服的人,祖父说他们会负责我的安全。的确,他们很忠心,我至今已经数不清有几百多甚至几千多的血花绽放在眼前。”
英智无奈地摇了摇头,“从小时候就一直被暗杀的我,不久后就会死于疾病,真是疯狂啊,被那样保护起来的我,到最后却没有一丝利用价值。”
“我不想一辈子碌碌无为,生命的长度不能由我掌控,想要被所有人记住,想要成为真正的『皇帝』,就只能选择在还剩下一口气的现在,用尽所有力量,放手一搏。”

“敬人过去的梦想,是成为漫画家吧,可惜为了照顾、帮助我,最后还是继承了家业。”英智回忆起过去那个小小的严肃的孩子,“如果那个时候,敬人坚持了自己的梦想,想必现在就应该成为有名的漫画家了吧。”

“我说过很多次了吧,我的未来是我自己选择的,跟你没关系。”敬人闭上了眼睛,“就算成为了漫画家,家里也会逼迫我接受家业的,现在的我只用管理莲巳家,比起身兼两职、矛盾的生活着要好很多。”

他将轻轻抿了一口面前的红茶,“天快亮了,你要做的事情应该马上就要开始了吧…”

他不可置信地闻了闻茶香,
“这杯茶的味道很香,特别像小时候,你捣乱将树上刚摘的花没洗就泡进热茶里,那些花瓣所散发出的味道…”
“那个时候…天空是那么高啊,街道每天都很安宁,邻居家的小狗真的很可爱,可是因为我是寺庙里长大的孩子,所以爸爸不让我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春天到了,你又因为突变的天气而住进医院,我将花田的景色画在纸上,想要为你带入那里的温暖和光明。”

墨绿色头发的男人摘下眼镜,他将喝了一半的茶杯放下,温柔地注视着眼前病弱的皇帝,眼眶有些发红了。

“因为你看到我的画以后,很开心,所以我决定,要好好学画画,一直为你画出这世界上美丽的风景。你看不见的,有我替你去见证,你无法走到的,有我替你出发。”

“春风真的很温暖呢…”他流下了眼泪,“黄色的花,粉色的花,大家簇拥在一起,是多么的亮丽、多么富有生机啊。暖暖的风吹过脸颊,那份馨香的,春晓的味道,搭配着飞散盘旋在身边的花瓣雨…”

“那种温和的感觉,真是太令人沉醉了呢…”

“想和你一起去看啊…抛弃埋在祭坛后的大量军火,抛弃遗产的纷争和无谓的信仰…”
“血肉飞溅的日子,真是太令人恶心了。”

他握紧了拳头,无力地砸在桌子上,“想用这双沾满了鲜血的手,去紧紧地握住自己想要拥有的未来,不是一个人的、孤独的、冰冷而不被期待的未来…”

“如果在这件事情结束后,好好赎罪的话…”

头真的好晕啊…

“一定会有更好的结局吧…但是…”

“但是你还是要抛下我吗,提前一个人去那个没有春光、没有星河的地方吗…”

“没有人陪伴,没有人跟随的天堂。”

他感觉自己沉重的身体被人扶起,随后头就枕在了不是很柔软的地方。
很硌,他太瘦弱了。

“没办法啊,我决定的事情,可不是那么好挽回的哦。”熟悉的声音在面前响起。

“花田吗…那张画敬人画的真是烂极了。”天祥院英智闭着眼睛,他温柔地抹掉莲巳挂在脸上的泪,“红色的,粉色的,花花绿绿,凑成了一大片,让人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坐在医院里的我,因为除了学习没事可做,除了和过来探班的你聊天,我什么有趣的事都干不了。”

“一开始我捉弄你,把你吓的两天没来找我,那两天真是太让人感到寂寞了,于是等你下次再开始我便不敢再捉弄你了。”

“现在想想,你在医院里陪了我那么久,我却往你头上扔虫子…哈哈…”

白色的世界,真的是安静到听不见一丝弦音,胳膊抬不起来,腿也动不了,呼吸的时候肺像火烧一样疼着。当时想着能早点死去就好了,结果现在却像祖父一样贪婪的想要再多活一会。

少年的梦境快要结束了…
你可以好好休息了,接下来的路…

我要一个人走了。
金发男子喝下已经失去温度的茶,他看着枕在自己大腿上睡得安稳的幼驯染,笑得那样纯真。

通过狙击镜看着他们的蓝发杀手,脸上面无表情。
英智…
你能幸福就好了。

我会让你在最幸福的时候死去的,别怪我。

他将枪对准那个人暴露在露台的后脑勺,用力地按下扳机。

一切都结束了,晚安,我的皇帝。

阳光突破了阴暗的海岸线,它挣扎着,翻涌而出…
天亮了。

日日树没看到那个人隐藏在暗面的表情,坚毅的神情,闪烁的眼神,一切才刚刚要开始,涉。

皇帝拿着金色的笔,他稳稳地写下新的结局,将过去的自己涂抹得看不出任何存在过的痕迹。

早安,新世界。
我还不想那么快就安享美梦呢。

2.
泉蜷缩在墙角,他捂着不断向外冒血的脖子,轻微地颤抖着。

什么啊…怎么突然就被炸弹袭击了…真当我是吃素的吗…混蛋…

泉掏出手枪,单手不流利地拉开保险栓。

“出来吧!我已经看到你的身影了!”
他尝试着发出声音,但是被割伤的喉咙除了冒出更多的血以外并没有达到震慑的效果。

『好痛』啊…

灰尘在空中飘飞着。

“泉!好久不见啊,你这里的小妹还是那么的难看!”张扬的声音划过满大厅的烟尘,毫无阻挠地传达到了泉耳边,“头发不柔顺,眼神不纯净…”

男人用欠揍的语气说出欠揍的话。

“真是连个男人都比不上啊!”

几枚子弹打在他脚边,薰一跃而起,抢占了视野宽阔的高地。

“想要尽情地打我就来吧,不过我要温馨提示一下你——如果你不饶过我的话,姬宫家一会就会把你和你的店铺碾压得看不出原型哦!”

『姬宫』家…那毛头小鬼?

子弹果然停下了。

“对对对,这样才是明智的选择,看来你还没完全丧失理性啊,真好,这才是正常人。”薰直起腰,他咳嗽了几下,“作为信用代价,我将自己暴露在了你眼前,你可以一枪打死我,然后咱俩一起死在压路机下。或者…”他笑着挥挥手,“咱俩一起努力,把那姬宫家的小子救出来,这样咱俩还能多活一会。”

“这次就姑且相信你一下。”
泉嘟囔着穿出灰尘,走到薰附近,“那小鬼在哪里,是谁把他带过来的?是你吗,轻浮的黄毛蠢货?”

“喂喂喂,灰色海带头,你还说我?”薰跳下吧台,“小鬼是朱樱家绑过来的,他们还威胁我,让我守着着小鬼,结果不知道为什么,我刚进门,这地方就炸了。我说,哪有老板往自己家店的墙里安炸弹的啊,是想不开时作死用的吗?”

“我说你这语气很欠揍啊!这里可是我最大的收入来源啊!谁没事往自己的金库里放炸弹啊!”

“那为什么这里突然有炸弹爆炸啊!”

“我怎么知道啊!”

泉突然感觉背后一凉,这栋楼,是朔间家产业区的一部分,他在这里已经待了很多年了,也就是说…
这些年,他一直在悬崖边上起舞,稍有闪失,他便会和这栋楼一起灰飞烟灭。
好狠啊,零、凛月。

泉抬起头,“走吧,黄毛大猩猩,我们赶紧去找那个小东西,快点。”

“什么鬼称呼!!——我知道了!不用你催!”

3.
凛月苏醒时,发现自己被绑住了手脚,胶带将嘴巴封住了。眼前一片漆黑的他有些慌神,不过在适应了一会后他便冷静了下来。

被绑架…了?
他尝试着移动自己身体,随后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小小的容器里。

“这里面就是公主?”
“我知道了。”

他听见外面的某个人在打电话,声音不大所以不能听得太清楚。

明明记得昨天应该是和兄长一起睡的啊,怎么现在成这个棘手的样子了?

“又被卖了啊…”凛月顺其自然地闭上了眼睛,“兄长还真不怕事大啊,明明昨天为了骗过监听都装成那个样子了,结果今天我就被绑架了…”

应该被搜过身了吧,他这样想着,不过我身上也有应急的刀片,不着急。
等到了目的地再说。

他安稳地沉入睡眠。

tbc.
强行换cp233

评论

热度(28)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