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零凛】永别 1?

*旧文整改…其实只留下了几句话,剩下的都重写了。把这篇的第一版从小黑屋放出来了…看它真的很需要勇气。
*BGM:
1.《ぼうやの夢よ》 (真的是很温柔的一首歌,RE:0第八集膝枕处插入曲)
2.《说了再见以后》
3.《風に流離い》,另外文中的一句日文便是这里的歌词
*极度ooc,这种台词真的很ooc…


“........偶像团体....发生....事故....飞机坠海...无人生还...打捞工作正在.....”
诶?
朔间凛月盘腿坐在家里大厅冰凉的地板上,手里举着手机。
它在报道什么啊?

他的目光集中在手机发光的屏幕上,那里正显示着一条最新的新闻。平日里鲜艳的红瞳中倒映着那篇报道里冰冷的陈述句,那星点的光影透过他的瞳孔嵌在了那颗慵懒而勤劳的心脏上。
平时新闻里那些常见的描写灾祸的用词让他不禁有点想笑,事实上,他只露出了些许疑惑的表情。

你怎么就这样死掉了呢?

人生很长,因为这种事情而突然死亡,也挺愚蠢的吧~

凛月盯着不知什么时候黑屏的手机,大脑里的感情堆积成一卷一卷的线团。他一边努力地理解着、梳理着那些杂乱无章而嘈杂的脑中回音,一边将自己的拖鞋轻轻砸向头顶。
有感觉,这不是梦。

他轻轻皱了皱眉头。

这是第几次和他分开了?

人们常说,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久而久之就成为了常态,再怎么去辩解也没有人会期待了,说谎者的舞蹈就算再华丽,看多了也只会让人觉得恶心。
除非跳舞的人从舞台上跌落,摔得粉身碎骨,身首异处,从眼眶里流出的果冻状的粉红色血液显得那么滑稽,一如他诙谐的舞蹈表演。

他回想起几分钟前响起的舒缓手机铃声,向他打电话的少年声音里充满了急切。

从深海里飘出的模糊声音,懒懒散散地拉住了他的手臂。
“……是不是我太着急,说的太突然了,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去找你…”
……

凛月本来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悲伤一点,但是他说出口的语气却还是一如往常,仿佛他只是在回复真绪晚上吃了什么一样。
“这样啊,谢谢小~真及时地告诉我这条消息。”

“我…”

“没事的哦。”

拉开了厚重的窗帘,昏暗的暮色撒进了寂静的房间。
客厅的墙上挂着零和凛月的照片,从幼儿园开始,小学,野餐,第一次去游泳,中学时的修学旅行…
他的手指轻轻抚上了有些发黄的照片,真怀念啊,没想到已经过了那么久了。
在梦之咲的开学典礼,零的『DEADMAN』合照,凛月的『Knights』合照,零的『UNDEAD』合照,凛月的『Knights』合照。

凛月抬头看着照片里揽着濑名泉脖子的自己,又看了看一旁在笑的零。

明明我们的人生,还有那么长呢,我还没来得及向你说出那句话…

稍微有些冷呢。

那位少年这样想着,他低下头,离开了照片墙,墙边的柜子里摆着两把小提琴,柜子旁边的房间门打开着,透过些许的光线能看到屋子里摆着一架钢琴。



有些困倦了,去小睡一会吧?

他将沙发上的靠枕扔在地板上,人也慢慢地倒在地上。

晚安。有什么事都交给『明天』去处理吧。

『明天』,会给出最好的答案。

不过…在海水里泡着的你,冷不冷呢?

他拉开白色毯子,胡乱裹在自己身上。

嘻嘻,我可不冷哦。
他浑身发抖。



在碧涩海水中吐着泡泡,无力地向海面伸出手,黑色长发逆着身体下落的方向飘散着,眼泪混着腥咸的血丝都融进了泡沫里。
他不可置信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家里有个人还在等他回来,但是他知道。
无论如何,他都回不去了。
眼睛不甘心地睁大,指间发白,想要握紧却已经丧失了所有力量。

『原谅我。』
 

壁炉里燃起了温暖的火焰,木头在黑色的碳中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这时候就可以把插在小棍上的棉花糖伸进火里烤了,凛月要小心,别被火烫到了。

“不能烤肉哦,凛月。”
 “呵呵。”
“好吃吗,慢点哦。”
梦中模糊的人影笑了,“我也最最喜欢凛月了。”

 “永远,永远。”

“就算久到凛月已经不记得我了,就算久到我也不记得我自己了,但我还是会一直,一直喜欢凛月。”

“因为可爱的凛月是我最重要的家人。”

那炙热的温度,飘渺又虚幻,真的存在过吗?

落日写着孤寂,归入了远方的地平线。

被溢出的眼泪所惊起的人,他沙哑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可是,你已经死掉了啊…”



空气中弥散着巧克力苦涩的味道,时间扭动了漂浮在空中的八音盒,星屑一点点掉落,它们随着波纹而无规律地扩散着,飞上了散发着松脂香气的小提琴盒,飞进了黑色钢琴的黑白琴键间,飞出了开满紫色夕雾的花园,掠过挂在樱花树下的那个木秋千。

风起,天上的云伴着回忆酿成了白色的甜酒。小提琴配合着钢琴低声延续着过去的故事。

甜饼的松软口感,樱花茶的氤氲,小熊玩偶的柔软,夕雾的绚烂,念旧的蜂,最终还是会凋落的卡萨布兰卡,充满阳光味道的被子,带着红茶香气的枕头,兄长结实的后背,小兔子洁白的耳朵,小提琴尖锐的叫吼,一起弹钢琴时默契的配合,绵白糖的松软,枫叶糖浆的香甜,香料散发的异域风情,果酱和果汁的酸甜无比,碳酸饮料的清凉,阿濑手指的口感嚼嚼嚼,真绪充满回忆的黄色发卡,夏夜闪烁的烟火,国王写的曲子,粘了花粉的恶作剧抽纸,奇异果干的奇妙味道,关东煮的热气腾腾,兄长眼镜上挂着的晶莹水滴,薯条脆脆的口感,创好听的歌声,和大家一起留下的美好记忆,想要走向『永远』的梦想。

被水淋湿的头发,被兔子咬伤的手腕,磕到桌子角的腰,蜷缩在狭窄地方的安睡,刺入心里的红宝石戒指,搂着灰色头发男人的黑发男人,他绝望地掉下了大楼,没有回头再看我一眼,种下的蓝色小花被雨连根拔起,属于我们的羁绊被杀手拆散,没有实现的梦想,坠入海底的刺骨悲剧,被打破的约定,说不出口的再见,无法再延续的爱情。

一件事情只要重复十一次,就可以成为习惯,我想你了十一万次,是不是再也无法忘记你了?

减少了糖分的蔓越莓果酱,变得腐烂了。就算再怎么加入香料,它也不能放进嘴里了。

『月が夜空に 余裕で浮かび,
早く朝よ来いと願うばかり。』

月亮从容地浮在夜空中,
他祈祷着清晨快点来临。

『我梦见了你偷睡我的床,吃掉了我做好的蛋糕,拿走了冰箱里全部的碳酸饮料,大摇大摆地抚上我的钢琴,弹奏那些我不熟悉的音调。』

『我梦见你对我微笑,熟悉又讨厌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因为知道是梦,所以我也回应了你一个微笑,可是眼泪还是擦不掉。』

『我梦见你浑身湿透回到家里,紧紧地抱着我。』

『我梦见你说对不起,以后会一直陪着我。』

『我梦见我,好像同意让你待在我身边了。』

阳光撒在他脸上,他轻轻眯起眼睛,身体不自觉地蜷缩起来,想要躲避开温暖的阳光。

“喂,兄长,我原谅你了,回来吧,拜托了。”

“我有点想你,只是一点而已…真的。”
“如果你可以回来…”
“我可以给你做蛋糕,陪你喝难喝的番茄汁…”
“我会让你整天粘着我,就算是拉我的头发、打扰我睡觉也没关系。”
“我会邀请你和我一起拉小提琴、弹钢琴——怎么都好,你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的,就像以前那样,开心地举办一场小型的音乐会…”

“回来…”

“就算你骑着巨龙,大吵大闹,放弃爵士投奔摇滚,我都会接受。”

“就算你抛弃了过去和我一起的所有约定,忘记了和我一起的所有记忆,变成了一个真正的陌生人,我也不在乎。”

“拜托。”



葬礼如期进行,为了避开那些我懒得应对的人,就没有将兄长埋葬在UNDEAD的其他成员身旁。虽然这可能不是他的意愿,但为了让我方便一些,还是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把他安置在了这里——一个小小的、石碑寥寥无几的小墓园。
虽然墓园不是很大,但因此更显得静谧而寂寥,环境还算不错,除了价格有些昂贵以外,其他的都很好。
不过这点钱又算不了什么,父母从国外打了一笔钱过来,通过简讯也表达出对这件事的惋惜——怀念之情都快突破手机屏幕溢出来了呢,呵。

凛月穿着纯黑的西装,举着伞,站在墓碑前。
“你死掉了以后,我都没有哭,我早就不喜欢你了,你知道吗?”
他笑着蹲下来,将手中的白花放在墓碑前,“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束花,因为我觉得这个味道不错,于是就给你带来了。”
他抬起头,看着天上的云,“今天天气不好,太晴朗了,就算打着伞也觉得很难受呢,如果是你的话,如今应该不再害怕这种东西了吧?”
“晚饭我想吃鳗鱼饭,你呢?”
“哦哦,我是不会给你买的。”
“呜呼~♪”
“啊,好烦,别再提过去的事情了,好吗?”
“我知道,所以我没哭啊。”
“嗯嗯嗯,我知道了,唠叨的兄长。”

真绪站在墓园门口,他看着凛月蹲在墓碑前摇摇晃晃。因为四周没有什么前来扫墓的人,所以他能听到一点那人有些兴奋的说话声。
对着空气谈话,听起来很开心。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了?老人家体力可是很差的哦,那么我就走了。有什么喜欢的花,告诉我,如果碰巧在附近看到了,下回带给你。”

他站了起来,眼前一片目眩。

“再见~♪”

形成一个习惯只需要十一次的重复,我已经想念了你一百一十万次了,足够把你留在我心里了吧。





tbc.

『主题』:适应

节奏感炸了。

回顾剧情时我的脸一直在抽搐哈哈哈过去的我内心戏太足!!太能演戏了我的哥…
哈哈哈这篇写的好水啊因为作业很多要背的玩意也很多所以写不完!!这个就当中秋贺文好了!!!
下一节或者一篇新的文章应该会当做凛月生贺!!(如果写的完!!)

王骑啊…太痛苦了…
改文啊…太痛苦了…
看着自己慢慢的成长…
就像泉的ipod吧。
晚安

前思后想,有些不安,于是打算再写点东西。

重制这篇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所以只写了这么多,不过还是挺有感慨的。
从7月到现在,我经历的很多也改变了很多,有大家给我小红心,真的很感谢。感谢那些从第一篇就支持我的大家,感谢大家没有因为第一篇写的很烂而放弃我,真的很感谢。
我会继续努力,为这对我发自内心喜欢的cp产粮,谢谢大家。
晚安

评论(9)

热度(85)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