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朔间凛月生贺】星 一

*…没赶上22号真是遗憾…但还是祝凛月生日快乐!!!
*无cp+凛月中心向 有点bug请别在意x ooc


等到会场里的热度终于回归零点时,夜色已深。

“请大家保持秩序,在回家的路上注意安全,小心一点。感谢大家来参加我们的演唱会,应援相当热情,我们很感动。”
“今天,骑士也伴在您身边。”
“期待下次的见面,谢谢大家!”
“非常感谢您!路上小心!”
“真是宇宙级的珍宝喔!灵感已经疯狂的溢出了哦!大家真的好棒!最爱大家了哦!”

台上的五个人相互搭着肩膀,整齐地向观众席鞠躬,场下的欢呼声渐渐消散,幸福的观众妹子拍下了他们闪亮的身影,将相机放在胸前的她们,仿佛获得了世界上最为珍贵的宝物。
深蓝色的光海渐渐隐匿进了墨兰色的天空,明星渐渐也浮出了暗面。大家都知道,属于这群男孩们的未来一定是灿烂而光明万丈的——如果他们看见演唱会结束后躺倒在休息室里的Knights众人也许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所以说,干嘛都挤在这一个沙发上啊,旁边不是有凳子吗?大家身上都出了很多汗,这样靠在一起真是烂透了——喂睡间,你不会闭眼就睡着了吧!很沉的,别压在我腿上睡啊……”
“……笨蛋国王!说了多少次不要在我胳膊上写乐谱!”
“死人妖!别乱动!!”
“司酱听前辈的话,去那边坐。”
黑暗中,濑名泉有一句没一句的念叨着,虽然他的声音沙哑而透着些许疲惫,但他仍然在进行着无休止的抱怨。

“ZZZ…”
凛月在黑暗中闭眼摸索着,他慢慢地摸到了泉的头发,稍稍用力向上挪动身体后便整个人扑进了泉怀里。他将脸埋进泉的银发,几秒后便发出了轻轻的呓语声。

“啊啦,泉酱别这么冷漠嘛,凛月酱刚刚有在很卖力的演出,累得睡着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而且一开始是泉酱第一个扑向舒服的沙发的吧,现在却赶我们去坐硬硬的凳子,真是太狡猾了哦~”
“同意鸣上前辈的看法,虽然我也不是很喜欢和前辈有过多的肢体接触,但是不得不说,抢沙发这件事情是濑名前辈太naive了。”
“哼哼哼…就算有无数只胳膊也写不完哦!哼哼哼…♪”

“……喂你们这群家伙…”濑名泉想要把压在身上挤在身旁的同事推开,但他发现leo正紧紧地攥着他的胳膊,凛月也将头压在他的头上安然入梦,身边的岚说着那些泉认为很恶心的话,司时不时认真地附和着。

“为什么你们现在比在台上还要有默契啊…真是的…”

不过这样也不算太差,泉在黑暗中不露声色地笑了笑,他释然地放松身体,打算也好好的休息一下,但是…

“喂,睡间,你睡觉可以,在我身上睡我也忍了,但是能不能不要吃我的头发?”
“噗…凛月前辈是将濑名前辈的头发当作海带了吗……”
“喂司酱,你的语气也太兴奋了吧,还不帮我把睡间这家伙从我身上搞下去?”
“我其实已经睡着了,也祝您晚安。”
“这个时候倒是学会装睡了??”

朔间凛月细细地咀嚼着泉的头发,他紧闭着眼睛,安心地做着吃蛋糕的梦。

“话说,睡间这家伙的明天…哦不,今天过生日吧?”
没有人回应他。
喂,你们都睡着了吗?不愧是一群只点了偶像技能的傻小子们,累了以后睡得很快啊…真是的…泉感到压力很大,他自嘲地笑了笑,为什么我就不能那么快睡着呢,这群小家伙…
他顶着被凛月咬在嘴里的头发,若有所思。
睡间的生日吗…

与此同时,在寂静城市的某一处,喝着番茄汁的黑发男人正打开冰箱清点食材。他伸出手指点着一样样材料,嘴里还在重复着菜单:“牛肉,洋葱,蘑菇,昆布…”
“是不是还差了点什么…”
“味增,木鱼花…白胡椒粉和盐…”
“嗯……年纪大了记忆果然变得很差劲啊…”
男人歪着头,他轻轻敲打着装着粉红蔓越莓果酱的玻璃罐,“…是什么来着?”

“忘记买蛋糕了…凛月又生气该怎么办呢~♪”


“我肚子饿了…梦到自己在吃蛋糕,如果现实中我也在吃就万事大吉了~♪…”
黄昏将至,凛月才慢悠悠地从沙发上爬起来,他将睡得歪七扭八的表演服胡乱扯正,又抚了几下睡得翘起的头发,“诶…大家都走了吗?”
他揉着眼睛站起来,四下寻找着那些熟悉的身影。当他再三确定过不大的休息室里没有队友时,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

“算了…也不是第一次了,总之先回家好了…”凛月想着某件事情,他没有留意桌子上摆放的纸条,也没有打开手机,简单收拾了一下背包就踏上了回家(睡觉)的路。

“嗯…凛月还没起床吗?”真绪靠在梦之咲的校门旁,他看着天上发红的云彩,想象着凛月的进程。
“啊…再不起床天就要黑了,凛月快点醒过来啊…”
白色的飞鸟绕着高耸的塔尖盘旋,扑簌下的洁白羽毛掉落在了真绪的脚边。

“喂,凛月,你在哪里呢,还有多长时间到学校?”
“嗯?”
“你已经快到家了?不知道要来学校?”
“…你去那边拉面馆等我,一会我去找你…”
一头雾水的真绪飞奔着离开了学校,按照他和Knights的计划,醒过来的凛月应该先来学校找他,趁着他带着凛月去吃拉面庆祝生日时,Knights的大家在凛月家里准备蛋糕和派对——但是凛月并没有看到桌子上给他的留言,一个人慢悠悠地回了家。

在等待红绿灯的时候,真绪想给岚打电话,告诉他这件事情,但电话那边除了无休止的滴滴滴声以外,什么都听不见。
……牙白…

他发送了简讯以后,继续向目的地前进。

当他路过一个小巷子时,一个花盆从天而降,掉了在他的脚边。突入而来的飞溅泥土和破碎的锋利红瓦片让他大吃一惊,有些害怕地向上张望了一眼后,他看到在居民楼最高层正大开着一扇窗户。窗户里伸出了一只手,那只手上沾满了红色的液体。
真绪向后退了几步,他惊魂未定地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在将具体情况报告给警察后,他抱着胳膊,脸色苍白地蹲在巷子里。

破碎的花盆里有一张纸条。

“喂,零前辈吗,凛月在街边的拉面店里,请去找他,谢谢了。”
“我有点急事,走不开,今天不能陪他一起了过生日了,请替我祝凛月生日快乐。”
真绪一边扶着墙爬楼梯,一边对着手机讲话。
“到了…”顺着微微的血腥味,他停在了一扇黑色的门前,深吸一口气后敲了敲门。

那张纸条上写着『救救我』。

你能找出隐藏在这事件背后的真相吗?




“所以说,怎么是你来了。”
凛月看着通过后门走进小房间的零,他用筷子绕起一束拉面,塞到嘴里后口齿不清地问兄长,“真~君呢?”
“衣更君说他有急事不能陪凛月了,所以才叫吾辈过来找汝。”零拉开凛月旁边的椅子,他挑了一碗拉面,按上了服务铃。过了一会,一份卖相诱人的味增拉面就被安放在了零面前。

“吾辈开动了。”
他闭上眼睛双手合十,稍稍祈祷了一下便开始用筷子搅动面条。
凛月捧起碗喝掉了醇厚的汤汁,热乎乎的拉面吃下去让他的脸上出现了小小的红晕。
不知是不是因为昨天太过辛苦的缘故,零看到凛月有些不太开心地趴在了桌子上。他咽下嘴里的面条,招呼服务员买了一杯冰镇的碳酸饮料。
饮料被放在凛月眼前,而那个黑发的男孩却只是望着饮料里不断上浮的细小泡沫,静静地发着呆。

“凛月为什么不太开心?”零向凛月转过头,他看着凛月将手指放进饮料里,不停地搅拌着。
“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真~君和Knights的队员都不在身边。虽然我不是很特地的和组合里的队员搞好关系,但是他们不在还是令我觉得怪怪的。”
“真~君也是,以前兄长不在的时候,都是他陪我一起过生日的,以前从来没有离开过,但是这次…”
他的声音逐渐被饮料吸走,最后的几个字,零也没有听到。
“别担心,吾辈亲爱的弟弟。吾辈相信,他们一定是深爱着汝的。”
零将筷子摆到了碗上,他抽出了几张抽纸,轻轻地将凛月嘴边粘上的海苔擦了下来。

“他们对于汝来说就像星星那样,汝以为他们疏远了汝,没有陪伴汝,但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好好的去体验天空,就算是只有零落飘洒的星星,整片夜空也可以闪闪发亮的。”

零笑着看了看表,时针已经指向了七,“吃好了吗?吾等回家吧?”
“这么着急干嘛,慢悠悠过日子不也是兄长的信条吗?”
凛月看向笑眯眯的零,“不过在这里待着也没什么好做的,走吧,我好像已经听见冰箱里巧克力的召唤了~♪”
他推开小小的木椅子,伸了个懒腰后便跟着零出了拉面店。

然而他并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

“喂!王!现在可不是用面粉在桌子上写乐谱的时候!很难收拾的!”
“知道了知道了!濑名不要再啰嗦了,赶紧给凛月做蛋糕喔!!我去弹一会凛月的钢琴!”
“好好好,您不在这里添乱就让我很省心了。”

“司酱可不能再吃巧克力了哦~会长胖的~如果凛月酱知道你吃了他的巧克力,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呢~”
“没关系的鸣上前辈,(嚼嚼嚼)我给凛月前辈带了更高级的巧克力…他会喜欢的(嚼嚼嚼)。”

“…所以你们两个别凑在一起吃零食了!快点来打发奶油!真是的…这么多活睡间是怎么一个人搞定的!”

朔间家的厨房并不算小,泉、岚和司分别在里面工作也不会打扰到对方。美中不足就是那里已经一片狼藉,一块一块的扁黄油,撒在地上的红色果酱,满天飞舞的抽纸,满桌子都是的白色面粉,巧克力的包装盒和破碎的鸡蛋壳在垃圾桶里混合,白胡椒和盐被混在了绵白糖里。

泉打开了一扇柜门,他皱起眉头看着里面长得像人参果一样的娃娃,“这都是什么…睡间做的东西真恐怖。”
他看到柜子里还有什么,伸手够了够,发现那是一天粉色的小围裙。围裙的带子被人提前打好了蝴蝶结,它就安静的待在那里,没有灰尘也并不醒目。

“切…所以这家伙和他哥哥的关系也没那么差吧…什么时候游君也能接受作为哥哥的我的爱呢…”他将围裙放回原位,嘴里低声地说到。

“啊啦,蛋糕好了~♪接下来就是装饰了,真期待凛月看到这个蛋糕时的表情呢!”
“话说要不要模仿凛月前辈制作粉色的奶油呢?只要把果酱加进去就好了吧?”
“喂你们不要瞎搞,万一他食物中毒了我们Knights就要强行休息一阵子了。话说王安静了这么久,他不会已经把钢琴给拆了吧?”
“…王对乐器还是挺上心的…应该不至于吧…”

“诶,真绪给我发了简讯,他说自己来不了了,让我们好好陪凛月酱呢…真是遗憾呢…”岚打开手机,发现了几个来自真绪的未接来电,他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情,将信息传达出去后便将这事抛到脑后。

在手忙脚乱地给蛋糕涂上弹丸血颜色的奶油后,泉终于着手开始打扫厨房。在一切都安定后,他们将蛋糕摆在桌子上, 关灯后静静地等待着零和凛月的到来。

脚步声渐渐变得清晰,随着钥匙插入扭动的声音,黑发的两人终于出现在了大门口。

“生日快乐!”
伴随着喷花的巨大声响,细碎的亮片飞到了空中,突然变亮的空间让凛月不由得将胳膊举到眼前,“啊…什么啊…”
“小凛月生日快乐哦~为了给小凛月过生日,我们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哦?”岚笑眯眯地伸出手将凛月拉到自己身边,“我们还亲手制作了蛋糕给小凛月哦~♪”
“真是辛苦你们了,我有点期待哦~但愿吃了不会出什么事~♪”
“喂,朔间,生日快乐。我还以为你会一直在休息室睡觉呢。”
“谢谢小濑,其实直接坦诚地祝我生日快乐就可以了,不用再加上后面的那句话~”
“凛月前辈,忠心祝福您能够一直开心。”
“只要司酱不打扰我睡觉,我就心满意足了,但如果司酱愿意做我的抱枕,我会更开心的哦?”

“话说,王呢?”凛月用洗完的手抹了一点奶油放进嘴里,他眯起眼睛,“他没来吗?”
泉耸了耸肩,“他可能在楼上搞你的钢琴?小提琴也说不定。那家伙什么都会,天才果然是天才啊。”
“这样啊。”
凛月切下了一块蛋糕,直接用手送进了嘴里,他细细地咀嚼着,然后皱起了眉头。
“…有辛辣的味道…还有一点咸味…果然不应该轻信你们吗?”
“胡椒粉和盐是不是被混在糖里了?”
“哦,我吃到了一块蛋壳…”
“呜呼,巧克力的一点包装…嗯…这个像是我冰箱里的那种巧克力——末子你做了什么?”
“我给凛月前辈带了更好的巧克力,请原谅我吃掉了您冰箱里的那种!”
“没关系的哦…末子以后想吃就告诉我,我会让兄长去买的。”

说到零的时候,凛月稍稍向一旁偏了偏头,他发现原本站着零的地方变得空空去也,想必他又去哪里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吧?

“啊,总之做的还不错~♪谢谢大家了,我很开心喔…”夜幕完全降临后,凛月难得保持着精神向大家表示感谢,他勾着泉的脖子,对着司开心地笑着,岚时不时会跟着应和两句,他总是笑眯眯地说着那些让人容易起鸡皮疙瘩的话。


leo一人站在二楼洒满月光的阳台上歪头拉着小提琴。他神情哀伤,似乎在为不远处陷入麻烦的酒红发少年祈祷。有些凄凉的音符抖动而出,它们细腻地围绕着leo飞翔,不杂乱而井然有序。一曲终了,他叹着气将小提琴放回盒子,仔细塞回原位后便蹦跳着下楼为凛月庆生了。

“凛月。生日快乐哦!”

派对结束了,夜已经很深了,Knights的大家都被朱樱家的车送走了,路上应该十分安全。
蛋糕很好吃,除了一点奇怪的味道,其他的都没什么大毛病?
这个生日凛月很满意,除了一直陪在他身边的真绪不在,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模样。

午夜十分,凛月吃到了零亲手制作的牛肉乌冬面。他吸溜吸溜地咬着乌冬,浓郁的汤汁加上鲜嫩的牛肉片使得这一小碗面看上去十分精致。
“好吃吗?”零歪头看着凛月。
“好吃…谢谢兄长…一会我会去案发现场看一眼,请兄长不要担心。”他说完便又将头埋进碗里。
氤氲的水汽凝结在了他眼里,星光混合着油花在他的瞳孔里肆意绽放。
“知道了,凛月一定要注意安全。”零向后顺了几缕长发,他有些担心,但他并没有说出来。
“生日快乐,吾辈很开心能在和好后给汝过生日,汝能不嫌弃吾辈真是太好了。”
“以后吾辈也会一直一直地守护在汝身边,请放心。所以凛月,一会一定要小心,千万别弄伤自己,拜托了。”
零向他伸出了一根小拇指,“拉钩。”
“好,我知道了,拉钩。”他眼里带着笑意,用手指勾住了另一个人的手指。

“不用你提醒我也会毫发无损地带着真~君回来的哦。那时我还想吃兄长煮的面条,最好不像今天一样甜甜的,谢了。”他起身换好衣服,回头对着零发表了他的真实看法。

“一路小心。”
“知道了,再见。”
他推开门,裹着黑色风衣拿着棕色小包融入了夜色。晚风微凉,它轻轻地刮起,让凛月的衣服膨胀了起来。
再快点,一定要等我…

“英智,请让凛月获得权限去参与调查衣更君杀人的这个案件,谢谢了。”零缩进了沙发上的毛毯里,他看到简讯发送成功后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
“另外,请派人保证他的安全。这份人情吾辈日后必定会好好报答。”

他打开看新闻的app,在首页上占据了最大版面的新闻是——
『学生偶像衣更真绪被当做杀人案的第一嫌疑人???』
…唉。
原本想和凛月多谈会心的零,有些忧郁地看向窗外。他手机摸着想要送给凛月的小熊玩偶,一边在心里担心着凛月——一定要小心啊。



TBC.

稍微解释一下,这篇是无cp的栗子生贺,不过接下来的剧情就是偏绪凛的了…填坑好累orz
这个系列应该是将栗子破案的故事233
好久没写过这种文风了,感觉怪怪的,节奏感还是很差,希望大家能喜欢。因为个人比较忙,所以下次更新应该在十一了,请大家谅解,谢谢!
最后祝大家晚安!

凛月生快哦!

评论

热度(27)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