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レオ凛】 猫咪尾巴有多长呢?

“如果我为你作一首曲子,你会喵喵叫一声给我听吗?”
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猫咪不自觉地眯上眼睛,垂下了尾巴。

*月组那么美好…但是冷到北极了!
*ooc  爱丽丝レオ×柴郡猫凛(爱丽丝??)
*大概是杏找到レオ了但レオ还没回学校的那段时间里发生的一个小小的梦。



レオ睁开眼睛时,太阳才刚刚升起。云还有些许陈旧,那些拼接在一起的灰色像极了一块块非自然凝结的霾絮,即便如此。天空却已经澄澈且透明了。
レオ发现自己正靠坐在一颗梧桐树下,这里的气候并不潮湿,围绕在他四周的是被人精心打理过的、整齐的矮灌木丛。

“嗯?这是哪里?我记得睡觉时天正下着雨呢…难道这么快地就干了吗?不对不对,昨天我是在家里的床上睡的,不是露宿街头。”

正当レオ想要起身观察一下四周的情况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鼻子上好像落着什么东西。

“唔啊…”レオ盯着自己停在自己鼻子上的蓝色蝴蝶,轻吸了一口气,“轻柔的蓝色羽毛居然会落在我的鼻子上?”
他一动不动,想要不惊动蝴蝶,“真美啊,小家伙。ruka也一定会喜欢这么漂亮的精灵的。”
蝴蝶突然抖了抖翅膀,些许深蓝色的鳞片被抖落在了レオ脸上。レオ并没有在意,他仍然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那只蝴蝶。

直到…

“阿——啾!”

他莫名感到鼻子一痒,一个喷嚏之后,小蝴蝶已经飞到了千里之外。

レオ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诶?为什么我会在那时候打喷嚏呢?是神让我这么做的吗?为什么那个时候鼻子会痒呢?”
他揉了揉鼻子,“刚刚是有什么东西扫过我的鼻子了吧?是什么呢?我竟然没有注意到!真是太迟钝了!”
他不开心地挥着手臂,直到有些累了才将手臂垂下,“唔啊!好吧好吧,天才有时候也会很笨呢,就算曾经是伟大的国王,也奈何不了一只小蝴蝶啊……还是好烦!”

这时レオ才注意到附近并没有零散的行人,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后说到,“我记得…”,他伸手拍了拍草坪,草屑自由烂漫地飘到空中,“咳咳…我是在床上睡着的…难道说…嘘…不要报出答案,让我猜猜…”

碧绿的眼眸闪过一丝光芒,レオ举起左手,指向了天空。

“是『宇宙人』把我带到这里的吗?它们终于找到我、想带我一起到宇宙吗?真好呢!不过…”

他爬起身,拍了拍腿上的草屑,“咳咳…嘿!宇·宙·人!请出来和我交流一下!我虽然已经想到了你是谁,但是还是想和你面对面交流哦!”

风轻轻撩起他的衣服下摆,腿部奇妙的触感让他觉得很新奇。这时レオ才发现自己正穿着一条蓝白色的小洋裙。裙子不是很短,洁白的蕾丝边正好盖住了膝盖。

“诶?这是?”レオ摸了摸自己腿上的白袜子,又拽了拽头绳上的蝴蝶结,“是女装吗?我居然穿着女装?这真是太奇怪了,如果被可爱的妹妹看到的话…啊啊!那就太糟糕了!”
“欸…居然是高跟鞋啊!走起路来肯定不舒服…”
“衣服是谁帮我换的?真是恶趣味!我是国王,不是公主!”

レオ愤愤地想要脱下身上有些碍事的蓝色披肩,正当他低头认真地研究胸前的纽扣时,一个毛茸茸的黑团子悄悄蹭到他脚边。

“好碍事啊,这件衣服!”

“…呼呼呼”

“咦?”レオ发现了那只团子,他看到那团子正在咬自己鞋子上的穗。
“喔!黑漆漆的小家伙,这个不能吃哦,就算你再厉害,吃这个也会生病哦。”
他将那只团子抱了起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是一只可爱的猫咪。小猫的胡须不是很长,它在レオ怀里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后,轻轻舔舐起レオ的食指。

“喔,好痒!”レオ没有抽回手指,而是任猫咪玩耍。黑猫的牙齿很锋利,但它只是轻轻地咬着レオ的手指。不知道是因为开心还是怎样,猫咪的尾巴一直在扫着レオ的脖子,弄得他很想笑。

“你很亲近我呢,真好!我也很爱你哦!”レオ用脸蹭了蹭猫咪光滑的皮毛,“你真是个可爱的美人呢,要不要跟我一起找宇宙人?”

过了一会,那只团子松开了レオ的手指,它从レオ怀里挣脱,轻盈地跳到了地上。

“喵---”它回头看了一样レオ,冲他摆了摆尾巴后便迈开了爪子。

“呜哇,猫咪大人是在指引我吗!”レオ拽了拽裙摆,快步地跟上了猫咪。

“一时间发生了好多新鲜的事情啊,我的灵感快要突破天际了哦!要想办法记下来呢…”他摸了摸自己的裙子,“没有口袋!说明我身上没有马克笔!真是糟糕!”

“啊…不过现在记录下来也没什么意义了…吧?”レオ稍稍停顿了一下,苦笑了一下后便重新迈开步伐。

“喵~”猫咪回头看着四处寻找它身影的レオ,确认他看到自己了以后,挥了挥尾巴便继续扭头前进。

“啊!请等我一下!”レオ大步流星,想要追上猫咪。裙摆因为他的动作高高的飞起来。
“呜哇…这样不太好呢…”他伸手压住裙摆,“原来穿裙子不能跑步的吗?不会吧!好麻烦啊!猫咪大人请慢一点!”

就这样,レオ一路姿势怪异地跟着猫咪奔跑在灌木丛围起的小路上。渐渐的,用来隔开道路的绿叶中开始出现了鲜艳的蔷薇。

“喔!真是漂亮的花呢!”レオ感叹于花的精致与华美,他追逐着猫咪一路向前,身边的花种也悄悄发生了变化。红色仍然是那样的鲜艳,只不过那繁复而层层叠叠的花瓣变成了一圈,中间的白色与外面的艳红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这个是罂粟花吗?居然会在花园里出现!”
猫咪听到了他的声音,回头瞪了一眼レオ后加快了四条腿交替的频率。

“等等我啦!”

就这样,一人一猫行进在安静的花园迷宫里。灌木丛中的花变了又变,从馨香的百合变成了绚烂的夕雾,从白色的星星点点转换为了蓝灰色的朵朵绣球。扶桑开的耀眼,夜昙则蜷缩待放,粉红的夹竹桃吸引了来着的眼球,但下一秒那柔弱的花枝就被异样地折断。

在レオ觉得脚疼得要掉下来之前,猫咪终于停在了花门前。它转身冲着レオ摆摆头,示意レオ把门推开。

“嘿咻!”


木门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沉重,它仿佛像是在等待着レオ将它推开,就像一把锁终于等到了属于它的,独一无二的钥匙一样。

映入レオ的眼眶的,是一张铺着白色桌布的大桌子,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呃…造型古怪的甜点。因为他们的造型太过奇特,就算是有古怪的国王之称的レオ也被这猎奇的一幕所震撼到了。

“这些东西…真的是茶点吗?吃掉了会有什么不良反应吧?”

レオ睁大了眼睛,他看着那只纯黑色的猫咪舔了舔爪子后便趴在了桌子底下的阴影里。不知从哪里升起了紫色的烟雾,它慢慢地扩散在空气里,慢慢地将レオ包裹起来。那烟雾浓稠却带着一种甜甜的奶香,闻久了会让人有种陶醉的感觉。レオ并没有捂住口鼻,他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等待着某阵清风将烟雾吹散。

“是你吗,凛月?”烟雾还没有完全散尽时,レオ平静地开口了。
“那些卖相吓人的甜点是你做的吧?这个烟雾也是,我喝过你做的紫色油漆!呃…不对…嗯……是紫甘蓝奶昔,它就是这个好闻的味道,我是不会记错的,吼吼!”
レオ拨散开烟雾,注视着桌子底下,他发现原本趴在那里的猫咪不见了。

“我猜到了哦,这里是我的梦境…不…”他眼神里闪烁着光芒,“这里真的是幻想乡!说是宇宙的最深处也无可厚非!”
他叉腰环顾着四周的树,“如果那只猫咪是凛月的话,这一切就更说的通了。”
レオ从桌子上的盘子里挑出了一个曼德拉草样式的蛋糕娃娃,他提着娃娃头上的绿叶子,将娃娃整个扔了出去。
不出他所料,娃娃果然没有摔到地上,露出它体内鲜艳的馅料。
那土棕色的人形面团停在了空中,レオ静静地看着它所发生的变化。娃娃的头像是被什么撕扯掉了,随后四肢也被一一拆解了下来,最后,它的躯体连残渣都没有剩下,所有的部分都被深渊一点一点吞噬了,原本浮在空中的吓人娃娃就这样消失在了虚无中。

“啊,被『王』猜中了呢,不过王还真是胡来啊~”慵懒的声音响起,化为人类的猫咪解除了隐身,他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甜点被制作出来是供人食用,而不是用来扔的。别看它外表不怎么样,其实可是相当美味的哦,好吃到让你停不下来地吃,直到叫喊着再也吃不下东西为止~♪”

“而且它可是曼德拉草娃娃呢,王对外国文化那么了解,应该知道如果它头上的草被拔掉了,就会发出人类无法描述的可怕的,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吧?难道是想要和我这种只想睡懒觉的猫同归于尽吗?”

紫黑相间的尾巴,微笑着地表情,眯起的红色眸子,优雅又得体的礼服…レオ肯定了自己在做梦,因为他记得自己走之前,凛月根本就不会好好穿衣服…欸?这个关注点错了吧?应该更在意他的尾巴和耳朵才对?

“它不会发出那种声音的,我知道哦。”
レオ挥挥手,并不在意那个娃娃。
“你真的是会隐身的柴郡猫…那么我也就是童话里的爱丽丝了?濑名也在这个梦里吗?鸣呢?他在吗?大家都在一起吗?”
レオ东张西望,他想要发现那些家伙的踪迹,他的knights的身影。

“他们不在…这个地方是我独有的休息区哦~只有我一个人和爱丽丝可以进来吃东西和睡觉,闲杂人等和大件垃圾是不可以入内的~♪”凛月端起白色的精致茶壶,对着空茶杯做了一个倒茶的动作。澄澈的红褐色液体并没有从茶壶里流出,但杯子里却慢慢冒出了高级红茶特有的馥郁香气。

“喝杯我亲自泡的红茶吧?这可是很难得的哦~我一般都不会自己去做这种事的~”
下一秒钟,他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レオ身后。他将嘴凑到レオ耳边,一边低声说着话,一边将茶杯边抵在レオ的唇上。

“张嘴,要都喝下去哦~”

“诶…不愿意喝吗,为什么?这是红茶又不是我做的饮料…而且我做的饮料喝起来也不差~”

レオ拉住了拿着茶杯的手,他取过茶杯,吹了吹茶水,“凛月变成猫咪以后还真是调皮啊,那么烫的水我根本喝不下去啊!”

“松手…”凛月想要抽回他的胳膊,“我不喜欢别人碰我哦,小爱丽丝~”
凛月消失在レオ身后,下一秒钟便挂在了附近的某个树枝上。他低垂着尾巴,耷拉着耳朵,“困了…爱丽丝酱可以到处看看哦,让我睡一会…毕竟是猫咪嘛…多睡肯定是理所应当的~♪”

“喂喂!凛月!”レオ将茶杯放回桌上,他跑到树下,抬头望着那只慵懒的猫咪。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倾泻而下,透过闪耀的光斑,レオ的头发是透明的黄昏色。他向上仰望着,撒在脸上的阳光,是温暖而细腻的。
庭院里有风吹过,树叶相互不经意间的摩擦,沙沙的声响配着一阵阵的碧浪汹涌而过。附近没有鸟清脆的鸣叫,想了想,这里是猫咪的地盘,如果有迷失在花田里的鸟儿途径此地,想必都应该被某只只会睡觉的柴郡猫咪吞进肚子里吧。

レオ屏住呼吸,他听见树叶的争吵声,听见茶水发出的喧嚣声,听见树底下蚂蚁辛勤的走动声,听见了,凛月平稳的呼吸声。


他近在咫尺,仿佛伸手就可以触碰到。

这是梦。

他远在天边,那不知何时才会迎来破晓的彼岸。

那是值得期许的未来。


レオ暗中攥紧了拳头,他低下头,在心里唾弃自己的无能。

“作为被废弃的『王』,我,没有资格再回去见原本属于自己的骑士了。”

他抬起头,伸出右手去接阳光。阳光从指缝掉落,细细的金黄色碎屑流淌过他的眉眼,那碧绿的双眼写满了淡漠。
淡泊又冷漠,这不是应该属于他——一个曾经是出色偶像的,发光发热的星星应该有的眼神。
他的眼神应该是坚毅而充满信心的,可惜,生锈的刀无论怎样都无法再发出那样锋利的光了。

“这样可不行啊,王~”
凛月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他从细细的树枝上翻滚而下,稳稳地落在レオ面前。

『你的光芒 怎么能消失呢。』

“坐下,这次就破例让你摸我的耳朵和头发~要轻柔而摸哦,猫咪可是需要细心呵护的~♪”

レオ茫然地坐在树下,他愣愣地看着枕在自己大腿上的凛月。
“啊?你不是很在意这个吗?”凛月抖了抖耳朵,他释然地注视着茂密的树冠,“已经好久没有枕过王的腿了呢~这感觉还是很棒啊…只要歪头就可以看到王的内裤了呢…不过我知道是印着白色兔子图案的那种款式…很适合这身装束的王吧~♪快夸我~”

“所以这身衣服是凛月给我换的?真羞耻!好烦啊!!”レオ终于缓过神来了,他也放松了下来,将手轻轻抚在了凛月柔软的头发上。

“上次见面,在现实见面是什么时候了呢?”他喃喃自语。
凛月的耳朵毛绒绒的,小小的。レオ轻轻地拽了一下,惹得腿上的猫咪愤怒地抖动了一下。

“欸嗨?好有趣啊,凛月!”レオ慢慢地揉搓起凛月的耳朵,“能不能『喵』一声呢?”

“不要。”凛月蜷缩成一团,他的尾巴软塌塌地扫在レオ身上,“我是不喜欢喵喵叫的,只爱睡觉的猫咪~♪”

“如果我为你做一首曲子,你会喵喵叫一声吗?”

“不…呃…好吧。”

“我可是可以控制梦境的柴郡猫,会一直作为猫咪骑士保护你的梦。”

说到骑士…

凛月起身面对着レオ,他懒洋洋地趴在レオ上,“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回到我们身边,让我们继续守护你。”
“作为真正的『Knight』守护你。”

那双总是笑着的眸子渐渐阴沉了下去,在那段时间里,他整个人宛若行尸走肉。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你了。倒不如说,这是第一次清晰的记住你。”
レオ开口了,他的声音有些干涸了。
“梦做过了那么多场,但到头来,只有这次才让我记住。”

为什么呢?

“难道是因为那个女孩吗?”

那天在街边找到レオ的,来自梦之咲偶像科的转校生。

“也许吧?毕竟她可是跟阳光一样耀眼的存在啊…有她在,就没什么不可能呢…♪”

凛月没有将レオ放开,“她会作为胜利女神而迎接凯旋的王的,所以…”

梦境开始破碎了。

树被连根拔起,狂风呼啸,花瓣飘飞在漩涡中心,洁白的茶壶碎成了一片又一片的瓷器碎片。
曾经在一起欢笑过的回忆,曾经在一起拼搏努力的回忆。
他大笑着在舞台上唱歌跳舞,那精神的样子…レオ曾经也是闪闪发亮的偶像呢。
他微笑着,退出了舞台。
拼尽全力,赌上了自己的一切。

换来了Knights的存活。

“王大人?”他有些木讷。

对不起,我…

“不再是王了。”


柴郡猫用尾巴重重抽了一下レオ的脸,凛月松开了他。
他的尾巴和耳朵也渐渐化为灰烬而消失在了飓风里。得体的礼服渐渐变得看不清,等レオ再次回过神来时,凛月已经换上了他所熟悉的Knights的演出服。
凛月后退了几步,留下了站在原地的惊愕的レオ。

“让我们…”

凛月骄傲地笑起来,那是属于过去每次演唱会结束后的,给レオ和泉的奖励。

“继续下一场战役吧。”

那笑容下一秒便淹没进了白色的巨浪中,无影无踪。

过去的回忆涌了上来,レオ睁大眼睛,他疯狂地向前奔去。

“凛月!濑名!鸣!”

.
.
.
.
.
.
“哥哥?请醒醒…”
レオ听见了ruka的呼唤,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抱歉呐,ruka…哥哥有点累呢…”

虽然他在下一秒就精神饱满地问ruka出了什么事。

“这个…今天早上有人将这个蛋糕放在了门口…上面写了,是给哥哥的…于是我就自作主张地拿给哥哥了…还打扰到了哥哥休息…呜…”
“啊啊啊!没关系!谢谢ruka帮我收下了它!而且我已经睡够了,非常感谢特地来叫我哦!哥哥很开心呢!”レオ轻轻拿了抽纸擦掉了ruka脸上的泪珠,“别哭了哦!”

蛋糕是一个王冠的造型…只是很难让人联想到皇冠罢了。
レオ一边喂着ruka吃蛋糕,一边读着附在蛋糕底下的信。

“嗯?哥哥笑了,ruka好开心!不过…哥哥为什么要笑呢?”

“因为,属于哥哥的时代,又回来了。”レオ将信塞在抽屉里,他将ruka粘上了奶油的嘴擦干净,并对她说一会要出门买马克笔。

“那么,接下来,就是属于Knights的时间了。”
背上背包,レオ走出了家门。

Knights的『王』,月永レオ,将再次铸造辉煌。

Knights,将再次登顶,不可阻挠,全力待发。

藏在某处的猫咪伸了个懒腰,他舔了舔爪子,随后便又回到了树上,再次进入了清凉的梦。

下次见面时什么时候呢?

喵~喵~

我也不知道呢…

就算谁都不知道我的尾巴有多长一样呢~♪

什么?你说故事还没讲完?

因为,他们还在写着这个故事,这个故事呐,还有很多东西没写上呢。

他们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对吧。

就像这场梦一样,永不结束。


END.


写完感觉自己一身正气333

评论(19)

热度(135)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