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不知所起

零凛 ooc 写着自娱自乐的

桌子上摆着一盒拆开的小甜饼,凛月缩在沙发的靠垫上看菜谱。
他没抬起头,声音闷闷地从书里发出来。

“甜~饼~……啊~”
“不行哦,凛月。这已经是今天的第10块了,再吃的话衣服就要变得紧绷绷的了哦?”
“哥~哥~”
“叫吾辈哥哥也不行哦,这是为了凛月着想。”
“求你啦,哥~哥~凛月想吃嘛,就再来一颗,只有一颗也好……抱~♪”

零咽了一口口水,“这是今天最后一颗哦。”
“好的,哥~哥最好了~”
“啊。”
“啊~~”

嚼着小食又懒洋洋的猫换了一个姿势,他仍然悠闲的卡在沙发的缝隙里。
“谢了,最喜欢哥哥了(棒读)。 ”
“…为什么了凛月的音调一下子就冷却下来了…哥哥比不上一颗小甜饼吗…?吾辈很伤心啊…”

困倦的黑猫擦掉了嘴边的食物残渣,“小甜饼只有一块啊,吃掉了就不会再从包装袋里跳出来。下一块的甜饼虽然味道和它一样,但本质却已经是另一块甜饼了。为了纪念甜饼一号的牺牲,我暂时把它放在了心里第一位,这样也能安慰一下它的在天之灵。但是哥哥嘛…”
“再怎么冷言冷语都还是哥哥啊,就算吃进肚子里或者当作大件垃圾扔进垃圾桶,哥哥却仍是那个哥哥。对吧?”
“现在甜饼在我心里是第一位哦,掉到第二位的哥哥啊,你要怎么让自己重新变回第一~位呢~♪”

“干嘛脱裤子。”
“你这家伙一天到晚到底都在想什么工口的东西…”
“我的意思是你再给我拿一块甜饼我就考虑把你升到第一位的…你…呜…”

零捂住他的嘴,他俯在凛月耳边,“天已经黑了,吃了太多甜饼的小猫要把多余的热量消耗出去呢。”
他的手滑到某个无可描述的位置,轻轻地掐了一下,“吾辈作为哥哥,会帮助凛月做运动的哦。”




“你这家伙…嘶…全身的骨头像是要散架了一样…”
“我要认小甜饼当哥哥,你可以跳到垃圾箱里了,再也不见…”


TBC.

tbc…?也许等哪天天气好了我就把车开了哈哈哈
(上车了发现没有刷卡处是不是很爽)

评论(2)

热度(13)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