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零凛】Dream Lover

对结尾进行了些许修改。

“会忘记吗?梦总有要醒来的一天。吾辈深知如此,再怎样铭记深爱,记忆也会被出卖吧。说做山盟海誓有些不太恰当,因为凛月…”
“凛月?”

———————————————————————
黑猫说过,晴天最适合睡觉了。

“凛月,已经是晚上了,该起床了。起床哦。”
有什么在轻轻推着他。
凛月往被子里缩了缩,没有管在推他的人。那个人的声音很耳熟,虽然隔着厚被子听起来朦朦胧胧的,但仍让人感觉到了暖意。
“凛月…”
“凛月…”
“快起来哦,哥哥要把被子掀开了?天气可是很冷的。”
“一,二,三…嘿咻…”
被子纹丝不动,那人只能无奈的叹气,“凛月再不起来,吾辈就自己去学校了?”
不,等我一下,虽然不太愿意和你亲近,但自己去学校还是有点孤单的…我会努力爬起来的。
“吾辈要走喽?凛月还是不起来吗?”

啊啊,麻烦了,被子在不舍地挽留我。小东西,不用想我,吸血鬼是不会轻易抛弃他喜欢的东西的,所以放开我吧…
眼睛睁不开…好像被年糕粘住了一样?

“吾辈真的要走了,真的哦,没有骗凛月。”

奇怪…手也动不了…怎么了? 我要和那个家伙一起去上学的…
和哥哥一起。

熟悉的声音终究是消失了,随着轻轻的一声门响,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房间里没有时钟滴答的摆动声,没有轻柔纺织物摩擦交织在一起的静电声。留声机安静地藏匿在阴暗房间的一隅,天好像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朔间凛月身体紧绷着,他试图活动一下僵硬的手指,但结果却不尽人意。温暖的被子此时像一堵厚实的墙壁,压得他呼吸困难。
突然,他的耳边传来尖锐的蜂鸣声,那蜂鸣声划破了诡暧的寂静,却丝毫不能使被冷汗浸透的少年心安。
耳鸣了…什么啊今天…年纪大了以后连床都不能起了?以后一辈子都要在被子里待着了吗…嗯…

好像也不错吧…呼…

深陷囹圄的时间并不长,差不多半刻钟后,朔间凛月就恢复了感官与身体的控制权。他用手将自己撑起来,等到呼吸平稳了以后光脚踩上了地板。地板的温暖让他感觉不错,轻轻甩了几下麻木的胳膊后,凛月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抛弃在了脑后。如他所料,天的确已经黑透了。他将厚重的黑色床帘拉开一条缝隙,观察着花园里的白玫瑰。即将开放的花苞在浓稠夜色中挺立,尖锐的刺仍然忠心地守卫着香甜的叶子与花。

“嘛嘛,这么晚了,哥哥去什么学校啊…真是个奇怪的老头子…”
他拉上窗帘,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下楼走向客厅。客厅的茶几上放着零泡给凛月的挂耳咖啡,因为咖啡的享用者赖在床上迟迟不肯下楼,所以咖啡也被空气掠夺走了温暖的力量。凛月看着咖啡,微微抿嘴笑了笑。他拨弄好翘起的头发,打着晃进入了厨房。打开壁橱,取出一小袋低脂燕麦,转身打开碗柜,取出奶白色的小瓷碗。瓷碗上画着两只趴在一起的绵羊,它们的毛缠在了一起,只剩下两个黑色的脑袋可爱的露在外面。
凛月摩挲着他所喜爱的花纹,一边哼着Knights的歌,一边按下了烧水的按钮。白色水壶发出了可靠的咕噜咕噜的声响,他比划着编排好的舞蹈,旋转着将麦片倒进了碗里,“看来你们两个要洗个麦片浴了,哼哼~♪”
他一边念叨着麦片浴,一边用热水冲泡好了早餐。燕麦吸水后便不再那么干瘪,他将咖啡用奶锅热好,搭配着低热量的饱腹食物满足地塞进肚子里。

咖啡的甜度刚刚好——或者说这杯咖啡根本就没有放糖。众所周知,红茶部的朔间凛月喜欢制作甜点,但人们不知道,热爱甜食的他却意外的欣赏苦涩的黑咖啡。高级红茶的氤氲香气可以完美中和甜品的微微甜腻,浓烈的黑咖啡则会让蛋糕的甜美展现至极限。对于不喜欢苦的人来说,他们永远无法理解苦的美,但对于真正理解苦涩的人来说,黑咖啡的苦涩,就是他们孤独的高贵。
然而凛月并不在乎什么孤独啊,高贵啊,他只是因为在小时候用过黑咖啡来颠倒昼夜。一开始的时候,他的身体非常的虚弱,眼睛红肿,记忆力下滑,掉头发,浑身无力…但经历过暗无天日的一段日子后,他的身体终于乖乖向白天妥协。身体听话了,黑咖啡便也不再那么难以下咽了。他爱上了那种令人窒息的美,他贪恋着从深棕色杯子里飘出的咖啡的清香。

和零和好后,凛月又爱上了温暖的白天。他喜欢开放在庭院里的白玫瑰,喜欢种在旁边山坡上的蓝色小花,喜欢邻居家别墅尖尖的砖红色屋顶,喜欢上了和零一起坐在摇椅上喝晚茶。
说是晚茶,其实是凛月喝红茶,碳酸饮料又或者是咖啡,而零喝番茄汁罢了。吃晚茶怎么能不嚼一点点心呢?凛月喜欢吃县城那边的水信玄饼,可惜哥哥和自己都太懒了,水信玄饼的售卖时期又是闷热多雨的夏季,所以一般只有在零开心的时候去请学弟买来给自己吃。
除了珍稀的和果子,凛月还喜欢街角的那家从童年时就有的那家粗点心点店里的零食。 樱花棒,口哨糖,黏黏的纳豆…每次凛月就着热红茶吃麻薯时,总会因为心急而噎到。从小时候起就是这个样子,因为那时候零总会从他的嘴里把麻薯抢走,长大后的零便不再去抢凛月的零食了。虽然现在零再三强调自己不会抢亲爱的弟弟的食物,但每次凛月吃麻薯时都会飞快的咽下去。

然后脸就因为被麻薯噎到而变得通红。

每次出了这种在朔间家排的上top3的急性事件时,零都会不辞辛苦地抱住凛月,将难得乖巧的他靠在自己身上。他轻轻地勒住凛月的腹部,等到凛月的脸不再通红后便安慰似得摸摸凛月的头。虽然凛月嘴上说着不要再将自己看做小孩子,但他仍然会低下头小声地说,谢谢哥哥。

哥哥,多么陌生又熟悉的称呼啊。

——————————————————————
黑山羊说过,再美的梦也有破碎化为灰烬泯灭的时候。

刷碗时,凛月突然愣了一下,他看着碗上的一个小缺口,用手抚摸了几下。
这个缺口是怎么弄得…不记得自己将它磕在了哪里啊…真奇怪呢。

日常练习完小提琴和钢琴后,凛月心情不错。他刚刚弹奏过零和自己都喜欢的《卡农》,手指有些发烫。正当他想要去拿罐冰镇的碳酸饮料冷却一下兴奋的灵魂时,发现眼泪不住的流下。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他呆呆地捧着自己掉下的泪水,想要去思考却发现自己什么异样都察觉不到。
早餐的咖啡虽然凉透了但却是自己喜欢的口味,每天都有在吃的麦片在快吃完时都会有新的一包出现。钢琴每天都被人很好的护理着,连垫在脚下的垫子每天都被吸尘器洗的干干净净。
不是我做的,那一定是恋人做的。

是哥哥做的。

摇椅边的小桌子上总摆着我喜欢的点心和零食,红茶和碳酸饮料从来都不缺。
白玫瑰马上就要绚丽开放,寒假也快要结束了…啊啊…完全没有头绪啊…

回想起起床时零的问候声,凛月冷静了下来。最近没有休息好,所以身体不太对劲吧。
是时候睡一次十八个小时的觉了。他告诉自己。
好的,晚安。
他不被人察觉地向门口瞟了一眼。
醒来之前还需要吾辈为你泡一杯咖啡吗?虽然它在汝喝的时候早就凉了,一点都不好喝了。
嗯,泡一杯吧,谢谢了。


——————————————————————
黑色知更鸟说,它被人掠走了。从此它便杳无音讯。

朔间凛月爬到床上,盖好了被子。他闭上眼睛,期待着梦的降临。梦里他和零正永远的生活在一起,他们一起演奏乐曲,他们一起种植白玫瑰,他们一起坐在阳台上喝饮料,他们接吻拥抱相互寻求温暖。

——————————————————————
被黑风衣包裹的零对凛月说,忘了吧。

冬天很快就过去了,春天很快就降临了。哥哥毕业了,他放弃了偶像的工作,和我约好了,等我毕业一起去国外的大学深造。他笑得很温暖,把他织的黑色围巾围在了我的脖子上。
凛月戴上去很好看呢。他温柔的眉眼看得他脸色微微发红,别扭地低下头。

晚春已至,樱花也要开了。
在某一天,我们坐在躺椅上,他望着落日的地平线。喃喃说到。
对啊,樱花。现在还不到吃塞着樱花的水信玄饼的时候。现在应该吃樱花麻薯了。
我拽了拽哥哥的长发,“樱花和果子和麻薯都想吃…哥哥现在应该很闲对不对啊~♪”
他总会答应我所有的要求,“对~♪”
零转向我,他低下头,轻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
映衬着夕阳,他的头发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柔和的背影挡在我的身前,温热的呼吸让我感觉到我们的距离是如此的近。他眯起眼睛,对我作出誓言。
“吾辈最最亲爱的凛月,汝想要什么,吾辈都会为汝呈现。”

好。

凛月也笑了出来。
他揽住零的脖子,看着那人和他一样鲜艳的赤瞳,信赖地开口。
“我想和你,永远永远在一起。”
“永远永远都不分开。”

“约好了哦~♪”
“约好了。”
他俯身,那个吻竭尽了他的温柔。

当零睁开眼睛时,凛月的眼睛却还在紧闭。
“凛月?”
他摸了摸自己心爱之人的头,叹息之余仍不免心痛。
他抱着怀里的温顺小家伙,回到了温暖的屋里。在温柔地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后,零带着不舍,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要照顾好自己啊,凛月。吾辈最最可爱的,独一无二的,吾辈的弟弟。

愿星辰伴汝入梦。



————————————————————————————————

世界线终究不会一成不变,在某一天的早晨,他再次疲惫地苏醒,环顾四周想找寻他的身影,费劲力气后却仍是无终无果。

清醒的他捂住额头,朦胧中不断思索。

是梦吗?

他质问自己。

毕竟再甜美的梦境,都有苏醒的一天。沉迷在甜酒的香气中,总有一天会枯萎在寒风中。

冬天就要来了。





—————————————
不知在某一天,他又在梦里发出了感叹。

“会忘记吗?梦总有要醒来的一天。吾辈深知如此,再怎样铭记深爱,记忆也会被出卖吧。说做山盟海誓有些不太恰当,因为凛月…”
“凛月…”
还是那么不舍,却只能遵循命运将怀里的孩子放入那个温暖的巢穴。

汝应该睡觉了哦。他点了点凛月的鼻子,转身走向门口。

“不会忘记的,我发誓。”
零愣住了,不可置否,那声音是凛月发出的,但他应该已经睡着了…
不,是在那个世界里醒来了才对。
他转头看向床上那个紧闭着双眼的孩子。那孩子发出的声音微弱却坚定。

“你是我最重要的哥哥,最喜欢的人。”
“无论是在梦里,还是梦醒之后,我都不会忘记。”
“因为是你。”
“因为是对我最好的你。”

因为你是我的哥哥。
是最无悔的爱恋,永不会遗忘的记忆。

“就算再现实中消逝了,我也能感受到你在我身边,和我一起吃饭,看夕阳。”
“弹钢琴时你在用小提琴为我合奏,给小绵羊洗澡时你在给他们哼歌。”
“白玫瑰的枝叶有你修剪,偶尔吹过衣角的风是你不舍的回眸。”
“明明已经不在我身边了,但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

“约好了,永远在一起。”
“就算是只有一刹那的梦境,我也愿意。”
“再多陪我一会吧?哥哥。”

这是我的梦啊。
他睁开眼睛,看着零。

“明明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对吧。”
“不过没关系,我不会再任性了,因为梦总有消失在记忆尽头的那一天。”
“人生就像坐特快列车,从出发点到目的地似乎只在一霎,梦境只是偶尔瞥向车窗时看到的转瞬即逝的风景一般,独一无二又难以让人再次回忆起那份美好。”
他低头摸了摸自己微微发红的脸颊,深呼吸了几下后抬起头,发烫的眼泪却还是从眼眶里滴下,“所以没关系,我会像以前那样,再次把你忘掉的…没关系的…”
零把头扭向门口,不敢再看凛月一眼。

“呐,可不可以最后一次抱抱我?”
零还是没有忍住,奔过去将凛月紧紧拥在怀里。

“哥哥。”
他的嗓子有些沙哑。

“永别了。”





——
我问过你,你明知道这是梦却不愿苏醒的理由。
你笑我幼稚,笑我疯狂,我笑你看不穿。

但那毕竟是他所期待的,属于我的未来。
彻底的抛开过去,温暖地活在阳光下。

我怎么敢不幸福,梦早就到该醒过来的时候了。
是时候坐上下一趟特快列车了。

再次起航。






END./梦中情人


梦魇/自我暗示/ooc/私设多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大体上来说这又是一个关于梦的故事。零在的世界是凛月梦里的世界,零走掉的世界是凛月的现实世界。在现实里发生的他所不记得自己做过的、以为是零做的事情其实都是现实人格在睡觉时,另一个保护人格为了暗示现实人格现实中零还在他身边所做出的保护和自我暗示。在梦的世界里睡着后,凛月本该会在现实醒来。但因为他最后接受了零已经不在他身边的现实,所以最后在梦里对零告白,回到了现实世界,去迎接他的必然。
他更加精彩的未来。

评论(12)

热度(109)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