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麻雀

『如果要给这个故事起个名字,就叫麻雀好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正如麻雀一般。』

架空 零凛向=写了个故事里面的cp倾向为零凛
BGM:《vanilla flavor piece》


1.故事开始于一座高塔。

2.那座高塔上住着一位点心匠,他在太阳初升的清晨通过一只小篮子把做点心需要的食材钓上来,在太阳落幕的黄昏把做好的点心放下去。

3.那座石头铸成的塔实在太高了,没人知道那位点心匠是如何上去的,也没人知道他是在何时上去的。人们只知道,只要早上把写着想要吃的点心类型的小纸条和食材放在小篮子里,到了傍晚就会吃到可口点心而已。

4.那位孤独的点心匠从未要过什么报酬,但是他总能在篮子里找到一些小礼物。有时是一个还在换牙的小女孩亲手摘下的苹果,有时是暮年的老奶奶做的杏仁巧克力。

5.他拿起赤红的剪刀,剪下一块空气,轻轻地揉成了一朵红花,贴在了送给小女孩的饼干上。

6.他唱起不知名的童谣,最后一个音符停止震动时,一颗星星碎在了送给老奶奶的泡芙上。星星的光芒渐渐暗淡了下去,最后变成了黄澄澄的小点点。

7.把竹篮放下去时,太阳又落了下去。

8.又是一天。

9.那位点心匠就这样,日复一日,每天都在面粉中度过。他指挥着荆棘搅拌鸡蛋,指点着揉着面团的幼龙。鲜花为他绽放,百鸟为他轻吟。偶尔他也会通过巨大的窗口俯瞰脚下的繁华小镇,当他不自觉地留恋起紫阳花盛开的小路时,脚边就会有某只生物抓抓他的斗篷。

10.『我知道的,不会爱上的。』他将猫咪报到怀里,轻轻顺了顺它的毛。

11.麻雀们叽叽喳喳地在石栏上落脚,黑色的猫咪在主人的怀里不安地扭动着。『好啦,我知道了。放你过去就是了。』他将猫咪扔向麻雀群,那些警觉的小家伙飞速地逃向了四周。脸着地的猫咪愤怒地回头看着偷笑的主人。『哈哈…真好玩。』

12.『喂…理理我好吧…我错了…对不起…』最后他还是要对猫咪认错。

13.日子过得很平和,但点心匠似乎并不讨厌这样的平和。

14.然后,有一天,一个男人出现在了他的阳台上。半长的黑发,赤红的眼睛。面容意外的和点心匠很像。

15.“凛月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啊,是挺不错的。”来者看着隐藏在阴影里不愿出来的点心匠,“哥哥我啊,还是更喜欢征战四方呢。”朔间零向前走了几步,最终还是停在了阴影前。“凛月还是不原谅我吗…好吧。”

16.“这次来,是因为很快,天祥院家与我们家就要开战,所以…”

17.『“我们家”?明明只有你而已。我不想和小英战斗。』朔间凛月不爽地摇头,『我不会离开这座塔的。你早就不是我的哥哥了,赶快去准备你的战争吧。』

18.“凛月…我很抱歉…我会马上走的。”
“但是,这次请听哥哥的话,不要对这个小镇太上心。”

19.“就算你再用法力让女孩变漂亮,再为老人使用星星延长寿命,这个小镇迟早有一天也会消失的。人的寿命太过脆弱与短暂,你我都应该熟知这一点。”

20.“我们是龙啊,就算你不承认我们之间的血脉,但事实就是如此。”

21.『快离开这里,我还没沦落到自己的事情要外人来管。』凛月皱起眉头,闭上眼睛,下了逐客令。他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覆上了自己的嘴唇,温热柔软转瞬即逝。措手不及的他略有慌张,睁开眼睛后,发现零已经消失不见了。他原本站立的地方只剩下一瓶闪烁着光芒的星。

22.后来,故事并没有什么变化。幼龙一点点变大,高塔渐渐有点拥挤了。猫咪胖成了球,它连麻雀都懒得扑了。

23.『咕噜咕噜,变小!』长大了的幼龙就又变成了幼龙。

24.『咕咕咕咕噗噗噗噗,变瘦!』胖胖的猫咪却还是那么胖。

25.『喵…喵?!』『抱歉啊!不知道怎么了法术对你没有用啊…』

26.所以几年后,无论凛月怎么去挽留猫咪,那只透明的灵魂都轻飘飘地飞向了天空。它轻盈无比,无拘无束,离开了冰凉的高塔,去向温暖的天空。

27.那只猫咪是凛月小时候,零送给它的。它一直忠诚地守护在他身边,因为凛月已经为它延长了好久的寿命,就到连神都厌烦了那些漫长岁月,祂收回了对猫咪的神眷。

28.那几天,人们发现小篮子里放着纸条,上面写着这几天点心匠生病了,做不了点心了。人们担忧他的身体,于是在篮子里放了很多水果和针织品,希望他能快点好起来。

29.凛月咬着苹果,望着月亮。风很凉,身边却没有那只温暖的毛球了。幼龙早已入眠,它发出窸窸窣窣的眠音让人安心。突然一件斗篷盖在他身上,零出现在了他身边。

30.“吾辈…对此也感到非常悲伤。”

31.听说,朔间零在与天祥院英智的对决中输了,天祥院英智对朔间零进行了处刑,从那之后零就变了性格。

32.凛月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把斗篷系紧了一些,眼睛却还是盯着月亮。他稍稍歪了歪身子,靠在了零身上。

33.“吃点肉吧?光吃星星根本就撑不了多久吧。”

34.『不要,我…』

35.『想当个人类。』

36.“可是人类真的很脆弱啊,猫咪没有你的法力加持,是活不了那么久的。”『但是我的寿命也很短吧…』“你现在过得这么好,并不是因为那些人把你当成人类。如果你现在向他们展示你的翅膀,告诉小女孩和老婆婆,你给他们做的点心里混入了法力,他们会感谢你吗。吾辈不曾管你是否与人类拉开距离,但吾辈真心希望凛月可以开心幸福,而不是被恶意伤害。”

37.幼龙被声音吵醒,它睁开黄金色的瞳,静静注视着来者。

38.『那你离开我那近乎千年的岁月,又何尝不是恶意?』他拽着零黑色礼服的前襟,『那么长的时间,只有猫和龙的陪伴!』
他指着沉浸在月白色的小镇,『连人类都懂得回报,而你呢?』他注视着闪烁着不安的赤瞳,那双曾经让龙望而生畏的赤瞳。

39.『你给予了我伤害,给了我不安。』『你否认了我存活下去的意义。』

40.但是,那只猫,每周一都出现在床头的一罐的星星…

41.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呢,哥哥。当凛月揽住零的脖子,狠狠亲上去的时候,不知在想着什么。

42.巨大的羽翼遮住了月光,巨龙的瞳闪烁着金黄色的光。它悠悠打了个哈欠,百般无聊地守望着夜色中的小镇。麻雀和蔷薇都已安睡,远方的风带着雪花如约而至。它伸出爪子,将一大块巧克力塞入嘴中,一边嚼,一边想着怎么约到自家主人哥哥的那条雌龙。

43.『好痛…嘶…』

44.他的主人似乎在做什么很痛苦的活动,不过既然他让自己在这里吹风,那就证明自己不用管他。『我会狠狠教训我哥哥的,把他弄到抬不起头,但那时候,你就可以和他的那只龙聊天了。』『哼哼…你喜欢那条雌龙啊?对不对~☆』想起主人走进阴影前的信誓旦旦,它就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45.毕竟它只是身体成熟了,跟着凛月的它心里还是条小龙呢。

46.经过那一晚的交流,凛月的身体状况好了很多,朔间零和他弟弟的关系也有了明显的改善。似乎有什么变了,似乎又什么都没变。

————————————————————————

47.在某个遥远而和平的小镇上,有一座石头砌成的高塔。那座高塔上住着一位点心匠,他在太阳初升的清晨通过一只小篮子做点心把需要的食材钓上来,在太阳落幕的黄昏把做好的点心放下去。没人知道那位点心匠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也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人们只知道他可以满足人们所有关于点心上的需求,如此之外,便什么都不清楚了。

48.朔间凛月看着篮子里厚重的围巾,笑了笑便围在了自己身上。以前的小女孩已经变得白发苍苍了,她在每年的冬天都会给自己家的孩子织围巾。当然,她每年也会给那个住在高塔上,不知性别的点心匠织一条厚厚的,可以撑过一整个冬天的羊毛围巾。到了冬至那一天,她会叫来家里最小的孩子,让他把写着感谢的纸条和围巾送到高塔前的篮子里。年复一年,久到她都记不清,这次是送那个人的第几条围巾了。

49.“不知道为什么,每天奶奶的墓碑前都会出现一束花。”“真是奇怪啊…毕竟奶奶去世好久了。”

50.他安静地伫立在浓雾里,注视着眼前的墓碑。
“太阳要升起来了哦。”
『好的。』
他将一束用麻绳束好的白色爱丽丝放在冰凉的墓碑前。

『走吧。天,真的要亮起来了。』





END.



麻雀,多活动在有人类居住的地方,性极活泼,胆大易近人,但警惕却非常高,好奇心较强。
除繁殖、育雏阶段外,麻雀是非常喜欢群居的鸟类。秋季时易形成数百只乃至数千只的大群,称为雀泛,而在冬季它们则多结成十几只或几十只一起活动的小群。这种小生灵非常聪明机警,有较强的记忆力,这和其它许多小型雀不同,如得到人救助的麻雀会对救助过它的人表现出一种亲近,而且会持续很长的时间。

评论

热度(54)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