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约会

王喻向 我记得我曾是坚定的王右党啊´_>`
ooc预警

春假,这个喻文州闻所未闻的假期突然在联盟中流行了起来。
作为豪强战队的蓝雨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松懈,古人说的好,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微草,微草不争春,蓝雨比花俏……
作为队长的喻文州对这件事情并不抱什么希望,他知道微草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这个假,如果蓝雨放了的话,他就要在宿舍里听着黄少天在他耳边说着的三倍废话了。
结束一天的训练,等到喻文州吃完晚饭回到宿舍时,天已经黑透了。正当他喝完酸奶打算上qq跟王杰希说最近种草了什么零食时,只听见隔壁宿舍传来重重的摔门声。
他打开房门,伸头看着从另一个屋里伸头的徐景熙,“刚刚是…少天?”
卢瀚文应声从黄少天屋子里跳出来,“黄少去替咱们争取假期啦!队长你就等着黄少的好消息吧!”
喻文州心里苦,喻文州想咆哮,喻文州沉默、流泪、喻文州想骑上皮皮虾去呼伦贝尔大草原奔腾几十圈。但最后他还是露出了他的招牌微笑,看起来很欣慰。“这样啊…春假啊…休息休息也不错呢。”
其实他心里苦。

他打开冰箱,翻出一根冰棍后坐在床上打开了qq。
“杰希有没有想我啊?”
“什么时候的飞机,要我去接你吗。”
不是,杰希,你怎么这么熟练啊?我只是想给你安利零食啊?
但喻文州还是笑着将行程发给了王杰希。
“杰希果然很懂我啊。微草也放假?”
“大家都想放假,既然联盟里响应热烈,微草也就顺应潮流了。”小别他们一听到放假可开心了。
“哦哦,这样啊。”屏幕前的喻文州叼着冰棍笑得温柔。
在他身旁邀功请赏的黄少天撇撇嘴,队长就知道去北京找王大眼。
少天乖,喻文州眼睛都没转动一下。

实际上,当王杰希领着他走进玉渊潭公园时,喻文州仍像是活在梦里。
北京的天很蓝,风并不像广州那里的那样温和,但据王杰希解释,它已经温柔很多了。
他今天穿了一件棕色长款外套,白色帽衫配上深蓝牛仔裤显得他青春无比。
其实王杰希也只是个青年罢了,只是平常作为微草队长,他需要承担起很多事情。
毕竟还没到他可以潇洒撒手的时候。

他们从门口走向湖边。靠近南边的桃花已经开放了,层层叠叠的花瓣堆叠在一起压低了细长的枝丫。路边的迎春三两片的开放,映着阳光的黄色小花生机勃勃,洗掉了冬日的枯萎沉重。

王杰希步履轻盈,他时不时停下来看看立在路旁的指引地图,一边看一边拉着喻文州认东南西北。
樱花园在北边,北是哪边?
那边?喻文州犹豫了一下,随便一指。
是那边。王杰希握住喻文州的手,轻轻地将手指的朝向移到北边。
他突然笑起来,看起来很开心。
文州还是分不清东西南北啊?
反正认得清的杰希会一直陪着我的,我认不认得请就无所谓了。

风真的很温暖。

他们走到了湖边。王杰希指着一边在挖坑想要植树的工人。你看,他们在挖博多。其实玉渊潭地下隐藏了一个可以随意穿越时空的大阪城。一会石切papa就会从这个坑里飞快地跳出来。
诶?
他们顺着湖边前进,王杰希指着一涌一涌的水纹。你看,像不像饥荒海滩里的海。没准一会咱们就可以用斧头砍黄色的水母来填饱肚子了——得捡草和树枝生火。文州要小心蛇。
哈?

其实不瞒文州,我父母以前就在这里约会的。没想到现在我也还在这个地方约会…果然跟许斌说的一样,是我年纪大了吗?
最后他们并肩坐在湖边的椅子上,王杰希一边吹着泡泡一边跟喻文州聊天。水纹反射阳光闪闪发亮,晃得喻文州好像忘记了当时王杰希为什么笑得那么开心。他只记得他将头靠着王杰希身上,昏昏沉沉地在阳光下睡了过去。

还没到结束的时候。
喻文州隐约听见了这句话。

他被王杰希推醒时,天色已经暗淡了。
然后王杰希就带着迷糊的喻文州走进了军事博物馆……旁边的麦当劳。
喻文州想点奶昔,无奈这家麦当劳并没有。他只好举着甜筒喝着可乐,看着王杰希吃下第三个正在促销的巨无霸汉堡。

电子竞技不需要健康饮食。

他用眼神向喻文州表达着这一点真理。

…但是需要省钱。北京房价越来越贵了。

喻文州突然感觉到了绝望。

什么?

回到公寓时,天已经黑下来了。王杰希洗漱之后就赖在了沙发上。他打开电视,随便找了个美剧看了起来。喻文州则是翻箱倒柜想要找到一些可以吃的东西。这时,他突然在橱柜里发现了一袋零食。那个零食是他以前给王杰希种过草的,口味则是他自己喜欢的。喻文州撕开包装袋,将零食塞进嘴里。嚼着嚼着他突然笑着流下了眼泪。

诶……

属于他们的光辉终要落幕,但无论是在那之前,又或是那之后,他都会一直陪在他身边。大阪城总有挖到100层的时候,饥荒总有结束的那一天,再长久的荣耀也会消失在灰尘中…
但是在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就像指方向时你手心的温暖,不曾温凉下来过。
永远陪在你身边。

他笑得还是那样温柔。


END.

许斌:我没说过队长年纪大啊??
2333

评论(2)

热度(15)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