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零凛】试胆大会与学园祭的特制甜酒 2


*一戳头像
*好热啊 写点吓人的凉快一下
*其实一点也不吓人,写完更热了
*配合冷饮食用更佳√
*其实这鬼屋和试胆没有任何关系,连鬼都是国外的,没有一个日本的鬼,为啥呢,因为我在上数学课懒得查资料只能瞎编了冷漠(拖出去)
*ps这话也没有零凛感情戏 ooc

Part 2

“超级吓人的——这位小哥你好啊,要不要来试胆鬼屋玩呢!两个人一次只要30钻石!”
日向眼睛闪烁着星星,对着朔间凛月开始推销自己部的活动。
“大哥,这位可是朔间部长的弟弟呢!”
因为有前几天的经历,裕太对当时吓到自己的鬼,哦不,是朔间前辈的弟弟,耿耿于怀,“是不是和部长长的超像!他也自称老人家,而且做事静悄悄的,像大哥一样喜欢吓人!”
裕太想起了那天凛月吓他的事情,脸色不自觉的有些发白。

“哦哦,你是那天的那个人啊,上次真的没想到吓你的,只是没想到你反应会那~么大呢。而且,我那个人一点都不像,”凛月摆摆手,有些厌恶地皱皱眉,“只是名义上的兄弟罢了,我和他关系没那么亲近。”
“诶,可是部长每天都提起你啊,感觉他很喜欢你啊...”

“你再多嘴我就不进鬼~屋了呦。”
面前穿着黑红色和服的人笑得一脸纯真。
...
“前辈刚刚我们什么都没说!”

日向看到顾客的表情变得有点奇怪,立马转换了一个话题。
“前辈要一个人进去吗,不找一个人一起吗?同班同学或者组合的成员都不和前辈你一起吗?”
嗯?同班同学啊?柯基不在,真~绪和ts有他们的活动啊...剩下的人都不怎么熟啊。
司酱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他好像被鸣上君拉去买吃的了?
剩下的人...阿濑那家伙...国王去梦里找宇宙人了...
凛月捂嘴打了个哈欠,自己认识的人现在都不能陪自己去鬼屋。
“好像没有人和我去啊,我不能一个人付30钻石吗?”
“额..可以是可以啦,但是找一个人陪自己去不会更安心吗?”
“没关系的,我不怕鬼。”凛月笑笑,他从兜里取出了一袋子钻石,递给了两只狐妖。“给,让我进去吧。”

“哦哦,谢谢!请进吧,希望前辈玩的开心呢!”
橘色头发的两只小狐妖晃了晃毛茸茸的尾巴,在黄昏下露出诡异的笑容。
“要和屋子的大家好好玩哦。”裕太的眼睛闪出绿色的光,他转头有些落寞地看着被地平线吞噬的巨日,那平日里耀眼的光芒如今显得苍白而无力。

教学楼里出奇的寂静。
“啊?装饰的还蛮好的呐。”
朔间凛月看着截然不同的教学楼,从心里发出感叹。
一定写了好多份申请书才让门老师同意的吧,真是有诚意啊。
楼道里撒满了白色的纸屑,窗户上挂好了厚重的黑色幕布,走廊里唯一的光源是一盏黄色的小灯。借着那暧昧的光线,凛月看见在不远处的班门口,好像有一个若隐若现的黑影。
呵,好像还挺有意思的啊,做为老人家的我,好像好久没这么兴奋过了呢。
凛月隐藏了自己的脚步声,睁大眼睛悄悄地接近了门口。
并没有人在门附近。
正当他伸头看教室内部时,突然有一个人将他抱了起来。

大意了啊,果然老人家的警惕性下降了呢。

“什么?当我下来!”凛月感到不妙,便开始挣扎。
“是我,朔间凛月阁下。您是我的贵客,我不会伤害您。”一个熟悉而低沉的声音让凛月停止了无意义的扭动。
“喂,阿~多!你是在蔑视我的身高吗?既然我是你的贵客那就赶紧当我下来啊。”凛月才想起来自己在UNDEAD的试胆鬼屋中,他假装镇定地开口,试图掩饰刚刚被吓人抱起时的害怕。
“什么阿多,我的名字叫谜之占卜师。我想为您占卜一下。”
阿多将凛月抱到了教室里,将他放在一把椅子上,而他则坐在那把椅子对面的桌子后。
他和平常一样,一脸严肃正经,只不过这次还戴着黑色的头纱穿着个异域风情的紫色大袍子。
“哈,你的打扮一点都不像鬼屋里的怪物。”凛月轻轻地笑了笑,“你要为我占卜什么呢?谜之....占卜师?”
“我想先看看您的过去,然后在看看您的现在,最后,我会为您预测您的未来。”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瞎话,凛月有点不忍心再笑了,便开始配合阿多的占卜。

首先请您喝下这杯过去之水。

他低沉的说着,将一个装着鲜红液体的银色杯子递到凛月面前。
凛月接过杯子,小心地摇晃了一下,杯子里的液体很好看,这令他十分感兴趣。
“嗯...是好喝的玫瑰花汁。按理说应该会有比较生涩的口感,但杯的并没有那种感觉。”应该是加什么东西了吧,他想着,随后将杯子里的液体如数饮下,饮料,哦不,是过去之水,不是很多,但令他很满足。
“饮料中加入了一种调料,让它口感变得更加顺滑,而且..”凛月品味着嘴里残留下的味道,“那种调料应该是甜的,我很喜欢这种味道。”
真好喝啊~
趁着坐在桌子那边的阿多正在翻一本小书,凛月开始观察起四周的环境。教室里的桌子和椅子都整齐的码在一角。占卜桌上撒满了好看的红色花瓣,配合上幽暗的环境很让他满意。
这时,阿多终于停止了翻书,他看着其中的某一页,专注的念到:
“你的童年不是很快乐,因为某人的离开,让你失去了庇护所,所以你便不再信任他人,变得独立,性格也更加内向。”
他幽幽地抬头瞪着凛月,“我说的对吗?”
凛月舔了舔尖尖的虎牙,“差不多吧,话说你是在读书上的内容吧,”,他红色的双眼眯了起来,静静地注视着紫发的男人。
“难道说这本书上记录着我的一切吗?”
他笑的一脸纯真。
“不,这是我的魔力告诉我的。”
对面的人还是一脸严肃又认真。
凛月的表情没什么变化,看起来还是很开心的样子。
“继续吧。”
我到要看看混蛋哥哥想要玩什么。

tbc

事实证明晚上写文章肚子会很饿qwqq
没有什么事是请阿多吃一顿肉无法解决的,如果有的话,那就是两顿。

评论(6)

热度(52)

©St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