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

黏着系零凛十年——

零凛 偏纬度九分

“偏执可曾让你窃喜?”
“不置可否。”
BGM:Your Eyes

算是【零凛】永别 1?【零凛】永别 2 的补充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学校的天文台。这天文台隐蔽在教学楼顶的一角,地图上无处搜寻,梦之咲的学生也从来没有踏足过除了天台以外的高处——就连胆小的忍者也未曾注意过这点。
告白之日已停留在深秋,现在的他或许正在北边的公车站处流亡。海风吹拂而过,没有味道的冰凉触感像极了喜爱之人曾经因为阴阳相隔而冻在眼眶的泪。

做的梦杂乱而绵长,有樱花凋落在木质秋千,在那个梦里,死去的人是自己。
窃喜…?
因为背负一切的不是我,多余的情感多余的愤怒都是仍在呼吸的人的特权。
他抚摸着自己的墓碑,好似在微笑。
我很开心,因为可以永远的休息了。
“我一直都在追逐你。”


“我一直,想要跟上你,跟上哥哥。”他再次开口的时候嗓音带上沙哑,“从过去,从未来。”
他的局促不安明显到足以使黑目的旁观者心知肚明。
没有人见过如此慌张如此失态,不气定神闲的朔间凛月。他可是那个Knights的策略家朔间凛月啊?
此时的他也只是左手摩挲着衬衣边角,低垂着头,像做了坏事的小孩承认错误一样。
“我所追寻的,我所仰慕的。”
他低声下气,没有一丝往日的神情与微笑,他屈服了,他忍住了吸气声与喉咙的痉挛,压抑着聚变的情感,死死坚持着。
“我的全部都没有价值了。”
微弱的声响尽数掷地有声,一下一下,他吐出的伤害自己的话语,如血滴一般沉积在地板上。
大理石地板本应该是光滑和洁净的。

朔间凛月被海水包围啦。

他的声音穿不过海洋,他是个十足的失败者。失去了夜与海洋的灯塔就是一块带着小灯的水泥柱——若是失去黑暗与未知的洗礼,光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我的存在。”
“没有任何意义。”


凌晨三点,笼罩在天文台上方的机关被打开。星光如潮水般涌进蔽塞的视线,从九度的那一边,一直到整个圆的中点——以他为中心的这朵银白色之花悄然绽放。

“我的亲人。”
他跪倒在地。
愚昧或者后悔?
“我的前辈。”
眼泪渗透出来,盐分蒸发于干燥的西风。
他想起那天,零站在昙花中心,星光聚集在他身后——他身处半打开的机械倒影之外,一举一动皆为精心排练好的成果。

心跳,属于人类的心跳。
他不自觉地捂住胸口。
只有在坠落那时与告白时刻,他才发觉自己也是人类。有心脏,而且它会痛。

他一字一句完成自己的仪式。
“我的爱人…”
十一天,他们只相差十一天。
“我的…哥哥…”
“我…”
“深爱之人。”

为什么不在那时就说出口呢。
人总是自以为是。

我..
吾辈明白的哦。
他被人拥抱进怀里。
原来魔王也会有温暖的体温啊…在那时,他绽放在月光下,完全没想到这会是一朵真正的昙花。

我还是没能说出口。
一直到他听不见的时候,都是这样。

挣扎着立起上身,他呆呆地看着正挂在他面前的满月。月光安静平和,他脸上的泪痕在月光的抚摸下渐渐干涸。

“Cry for the moon.”
“Dream Lover.”
他提起嘴唇,恰似孩童。
多么简单的答案啊,哥哥。
拥抱着空气,落下一吻。

宛如戛然而止,沐猴而冠的歌剧。



END.
生日快乐 

最后几段也算是对过去的作品的联动,一年啦。

这篇算是是给我的纪念,给凛月的正式生贺十一发

另附联动链接xxxx

【零凛】Cry for the moon

【零凛】Dream Lover

还有我的第一篇...永别

【零凛】永别 1 【黑历史请不要看】

您若喜欢,便是我的荣幸了。

晚安。

评论

热度(25)

©Sti- | Powered by LOFTER